案号: (2016)津0116民初80227号

裁判日期: 2016-04-11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6)津0116民初80227号原告初雪。

委托代理人刘鑫岩,天津张盈律师事务所。

委托代理人张磊,天津张盈律师事务所。

法定代表人张杰,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智瑞霞,天津百策律师事务所。

原告初雪诉被告天津金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月12日决定受理。

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张红适用简易程序公开进行了审理。

原告委托代理人刘鑫岩、张磊,被告委托代理人智瑞霞到庭参加了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告诉称,原告于2005年1月进入被告处工作,2015年1月双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原告自2014年8月起因患病无法到岗工作,一直按照被告的要求提交病假手续。

2015年4月后,被告拒绝接受原告提交的假条并停发了原告的工资。

此后,原告委托亲友以特快专递的形式数次向被告寄送医疗机构出具的病假证明。

被告在收到上述请假手续的情况下仍以原告旷工为由停发了原告的病假工资并单方解除了劳动合同。

为此,原告起诉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撤销开劳仲字(2015)第1403号仲裁裁决书;2、被告支付原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88000元;3、被告支付原告2015年5月至2015年11月病假工资8880元;4、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原告为支持其诉请提供了休假证明、快递单据、电话录音及录音文字整理版、工资卡流水单、公积金查询单、工商查询登记作为证据。

被告辩称,原告主张2015年5月至11月为病假,没有事实依据。

被告认为原告该期间连续旷工,严重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被告据此停发工资,并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于法有据。

综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为支持其抗辩提供了劳动合同书、员工考勤管理制度、工资明细、劳动合同管理制度、考勤记录、学习《天津金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管理制度》签字页、旷工通知书、限期到岗通知书、快递单据作为证据。

经审理查明,原告与被告于2013年4月1日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约定原告从事管理岗位工作,实行标准工作时间。

原告自2014年8月开始休病假并向被告提供病假证明至2015年4月8日。

被告为原告发放了2014年8月至2015年5月期间的病假工资。

此后,双方就提交病假手续一节产生争议。

原告称曾通过原告同事向被告转交2015年4月9日至5月22日的病假证明,但原告当庭未明确具体由何人转交,被告亦否认收到该休假证明。

原告另称曾于2015年5月22日向被告邮寄了2015年4月9日至5月21日的休假证明;于2015年7月2日向被告邮寄2015年6月12日至2015年6月25日的病假证明;于2015年7月4日向被告邮寄了2015年6月25日至7月4日的病假证明;于2015年8月12日向被告邮寄了2015年7月5日至8月15日的病假证明;于2015年10月28日向被告邮寄了部分休假证明。

原告提供了上述邮件的投递单据,投递单据上写明的收件人地址均为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新业九街19号,被告认可该地址为其经营地址。

上述邮件中5月22日的邮件,原告未讲明投递结果。

7月2日、7月4日、10月28日的邮件被被告拒收。

8月12日的邮件,原告称由被告公司员工周航签收,被告予以否认。

原告当庭出具的2015年4月9日病假诊断证明书记载的病假事由为“高血压、溃疡病、颈椎病”;2015年4月23日病假诊断证明书记载的病假事由为“高血压、溃疡病”;2015年5月7日病假诊断证明书记载的病假事由为“高血压、胃溃疡”;2015年5月14日病假诊断证明书记载的病假事由为“腰椎肩盘突出”;2015年5月21日病假诊断证明书记载的病假事由为“腰背部筋膜炎”;2015年6月18日病假诊断证明书记载的病假事由为“颈椎肌炎”。

被告于2015年5月15日向原告邮寄《限期到岗通知书》,写明“自2015年4月9日起,无故不到岗工作,至今已超过15天,严重违反公司的考勤制度。

现通知你在接到此通知书起三日内到岗上班”;于2015年6月1日向原告邮寄《旷工通知书》,写明“请你本人务必在接到此通知起三日内,到公司劳动人事部报到,逾期未到,公司将与你解除劳动合同”;于2015年10月26日再次向原告邮寄《旷工通知书》,告知原告到人事部报到,逾期未到,被告将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

2015年11月2日,被告向原告邮寄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写明“你无故旷工已经超过15天,严重违反了公司的考勤制度,公司与你签订的劳动合同已经解除”。

原告收到了上述通知,但未按照通知要求到被告处报到。

被告的《劳动合同管理》制度第4.3.5.4.24条规定“连续旷工10天、当月累计旷工15天,半年内累计旷工20天或一年内累计旷工30天”属于严重违反规章制度的情形,被告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原告在与被告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知晓该《劳动合同管理》制度。

2015年5月至11月,被告为原告缴纳了社会保险费、住房公积金,并承担了社会保险费、住房公积金等个人应缴纳部分的金额。

2015年的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费用标准为每月705元。

以上事实有休假证明、快递单据、工资卡流水单、劳动合同书、员工考勤管理制度、工资明细、劳动合同管理制度、考勤记录、旷工通知书、限期到岗通知书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依法应认定有效,双方均应依法履行该劳动合同。

就被告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是否合法问题。

本院认为,被告的《劳动合同管理》制度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亦告知了原告,可以作为对原告产生约束力的规章制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本案中,原告主张2015年4月9日至5月22日为病假,被告抗辩称该期间为旷工。

原告主张由他人代为转交了病假手续,但原告未向本院明确由何人转交的病假手续,被告亦不认可收到过由他人转交的相关手续,原告关于该期间履行了病假手续,应认定为病假的主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未能提交2015年8月12日以后的休假证明,原告主张2015年8月12日以后为病假并履行了病假手续,证据不足。

被告依据《劳动合同管理》制度第4.3.5.4.24条规定,以连续旷工10天为由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并无不妥。

原告主张认定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被告支付经济赔偿金,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就被告是否应支付2015年5月至11月的病假工资问题。

本院认为原告主张2015年5月至11月期间均系病假,结合本院前述查明的事实,2015年5月22日之前原告虽患病但未履行病假手续,存在旷工情形;2015年8月12日之后,原告并未向本院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其确实存在患病情形,原告主张上述阶段系病假证据不足。

至于2015年5月22日至2015年8月12日之间,原告患病选择通过邮寄方式寄送假条,虽属事后请假,但被告拒收原告假条亦欠妥当。

因原、被告2015年5月至2015年11月2日期间尚存在劳动关系,被告应按照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支付原告该期间生活保障费用。

原告主张该期间的病假工资,因证据不足,本院不再支持。

至于被告为原告垫付的社会保险费及住房公积金个人负担部分,被告可另行主张权利。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原被告劳动关系于2015年11月2日解除;

二、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为原告出具解除劳动关系证明,并办理退工退档手续,原告予以协助;

三、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原告2015年5月至11月2日的最低生活保障费4277元;

四、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5元,由原告承担3元,由被告承担2元,被告承担的部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十日内迳行给付原告。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张 红二〇一六年四月十一日书记员 朱杞鸿

法律释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三十九条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一)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

(二)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

(三)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

(四)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

(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形致使劳动合同无效的;

(六)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案名: 初雪与天津金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6)津0116民初80227号

裁判日期: 2016-04-11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原告初雪诉被告天津金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月12日决定受理。
		
		本院认为原告主张2015年5月至11月期间均系病假,结合本院前述查明的事实,2015年5月22日之前原告虽患病但未履行病假手续,存在旷工情形;
		
		2015年8月12日之后,原告并未向本院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其确实存在患病情形,原告主张上述阶段系病假证据不足。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依法应认定有效,双方均应依法履行该劳动合同。
		
		原告主张认定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被告支付经济赔偿金,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