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6)辽01民终3857号

裁判日期: 2016-03-30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6)辽01民终3857号上诉人(原审原告):吴汉忠。

委托代理人:赵红星,辽宁欣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法定代表人:吴维胜,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永明,该公司职员。

上诉人吴汉忠因与被上诉人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2015)大东民五初字第0079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赵智担任审判长,审判员谢宏、代理审判员李元旬(主审)参加评议的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

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吴汉忠向原审法院诉称:一、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是原国企沈阳齿轮厂改制后的企业,1999年5月完成公司制改造;二、吴汉忠与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三、2003年9月,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隐瞒国企改制事实,用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欺诈手段,以已经不具备有事实劳动关系的沈阳齿轮厂名义,违法解除了吴汉忠的劳动合同。

四、因为2003年9月利用一套人马两块牌子,操作欺诈吴汉忠的具体负责人是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董事会成员吴维胜、朱纪、绍传巨;五、根据地方法规《辽宁工资支付规定》第36条:“用人单位应当支付违法解除合同期间的工资,其标准为本市同期在岗职工平均工资”。

根据(2011)大东民二初字第3165号判决书认定的违法解除合同期间(2003年9月-2005年10月)和区养老保险局查询的本市同期社保平均缴费工资,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应当依法支付37649元。

故请求法院:1、判令撤销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违法中止养老保险合同的行为,补缴中止合同期间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欠的养老保险费。

2、判令撤销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行为,支付期间的工资37649元。

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向原审法院辩称:一、吴汉忠是沈阳齿轮厂职工,对于吴汉忠与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劳动关系问题,已经大东区人民法院(2013)大东民二初字第2516民事判决书认定吴汉忠与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

二、沈阳齿轮厂和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的领导班子,是经沈阳农机总公司任命的双重任职,是市政府规定的。

三、吴汉忠在2003年经沈阳齿轮厂买断并轨是按当时的政策执行,一般情况都是经过本人认可签字的,买断之后可以享受领取2年的失业金及医保待遇。

四、根据上述理由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不承担吴汉忠的任何劳动关系责任。

五、关于工伤的认定也是由沈阳齿轮厂出具的证明,与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无关。

六、吴维胜购买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的股份,当时按照规定是不承担原沈阳齿轮厂的债务关系。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5月26日,其中沈阳齿轮厂出资3600万,占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注册资金90%。

吴汉忠退休前缴纳养老保险费的企业编号为0213192,企业名称为沈阳齿轮厂。

吴汉忠原系沈阳齿轮厂职工。

沈阳齿轮厂系全民所有制企业,成立于1979年11月1日。

2006年因沈阳齿轮厂需要破产还债安排职工,为此沈阳齿轮厂将投资到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的股权进行出售,用于偿还职工内债和安置职工。

吴维胜通过沈阳联合产权交易所购买沈阳齿轮厂的股权,2006年8月17日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将股东沈阳齿轮厂变更为吴维胜。

吴汉忠曾因与沈阳齿轮厂之间的劳动争议纠纷多次向法院起诉。

2003年9月,沈阳齿轮厂对吴汉忠按相关政策并轨,与吴汉忠解除了劳动合同关系,沈阳齿轮厂按其工龄向吴汉忠支付了经济补偿金。

2005年10月,吴汉忠退休。

2005年11月30日,原审法院作出(2005)大民(2)权初字第13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沈阳齿轮厂为吴汉忠如实提供进行职业病诊断的有关职业卫生和健康监护资料,相关费用由沈阳齿轮厂承担;沈阳齿轮厂一次性返还吴汉忠500元。

2011年3月23日,吴汉忠诉至原审法院,要求沈阳齿轮厂给付助听器费用、基本养老金保险待遇低于伤残津贴的差额款、伤残补助金款、旧病复发医疗费、补缴医疗保险费用。

2011年9月20日,原审法院作出(2011)大东民二初字第119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沈阳齿轮厂给付吴汉忠助听器费用36800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18320元。

2011年10月17日,吴汉忠诉至原审法院,请求法院判令2003年沈阳齿轮厂与吴汉忠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无效、判令沈阳齿轮厂为吴汉忠补充2年工龄、补偿医疗保险费88506元、判令沈阳齿轮厂给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期间的工资27476元。

原审法院经审理于2012年4月1日作出(2011)大东民二初字第316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撤销沈阳齿轮厂与吴汉忠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沈阳齿轮厂给付吴汉忠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期间(2003年9月至2005年10月)的工资8960元。

宣判后吴汉忠不服上诉,二审期间撤回上诉。

2013年4月19日吴汉忠起诉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诉讼请求判令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支付吴汉忠职业病诊断费用1138元、煤气管网费1600元、增加面积款3019元和采暖费2650元,本院于2013年11月14日作出(2013)大东民二初字第2516号判决,认为吴汉忠即未与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亦非是沈阳齿轮厂改造后的企业,吴汉忠的主张于法无据,判决驳回吴汉忠的诉讼请求。

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另查,2015年10月26日,吴汉忠因要求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撤销违法解除吴汉忠劳动关系的行为、撤销违法中止吴汉忠养老保险的行为、支付2003年9月至2005年10月解除劳动合同期间的工资,向沈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沈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5年10月28日作出不予受理的通知。

上述事实,有吴汉忠、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当庭陈述,吴汉忠提供的不予受理通知书、养老保险变动通知单,已经当事人质证,原审法院予以确认,在卷佐证。

原审法院认为: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2013)大东民二初字第2516号民事判决书,已认定吴汉忠与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单位亦非是沈阳齿轮厂改造后的企业。

吴汉忠仅依据养老保险变动通知单上有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的单位名称、职工借款单上有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的领导签字,就认为与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显然不能成立。

该养老保险变动通知单上的企业编号为0213192,而该编号的企业名称为沈阳齿轮厂,且填报单位加盖的公章亦为沈阳齿轮厂。

因此吴汉忠要求撤销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违法中止养老保险合同的行为、补缴中止合同期间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欠的养老保险费、撤销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行为、支付期间的工资37649元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吴汉忠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吴汉忠负担。

宣判后,吴汉忠不服原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1、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2、判令撤销被上诉人违法终止养老保险合同的行为,补缴保险;3、判令被上诉人支付违法解除合同期间(2003年9月至2005年10月)工资37649元。

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答辩称:同意原审判决,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关于上诉人提出撤销被上诉人违法终止养老保险合同的行为,补缴保险及判令被上诉人支付违法解除合同期间(2003年9月至2005年10月)工资37649元的问题。

上诉人原系沈阳齿轮厂职工,2003年沈阳齿轮厂与上诉人解除劳动关系,沈阳齿轮厂按照其工龄向上诉人支付了经济补偿金。

被上诉人成立于1999年5月,沈阳齿轮厂是被上诉人的股东之一。

2006年沈阳齿轮厂申请破产,吴维胜通过沈阳联合产权交易所购买了沈阳齿轮厂在被上诉人单位的股份。

沈阳齿轮厂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关系为沈阳齿轮厂原系被上诉人的股东之一,被上诉人并非沈阳齿轮厂改制后的企业。

上诉人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在被上诉人单位工作。

且(2013)大东民二初字第2516号民事判决书,已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不存在劳动关系,被上诉人亦非是沈阳齿轮厂改造后的企业。

故对上诉人的此项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吴汉忠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赵 智审 判 员  谢 宏代理审判员  李元旬二〇一六年三月三十日书 记 员  席红跃


案名: 吴汉忠与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6)辽01民终3857号

裁判日期: 2016-03-30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关于上诉人提出撤销被上诉人违法终止养老保险合同的行为,补缴保险及判令被上诉人支付违法解除合同期间(2003年9月至2005年10月)工资37649元的问题。
		
		2013年4月19日吴汉忠起诉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诉讼请求判令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支付吴汉忠职业病诊断费用1138元、煤气管网费1600元、增加面积款3019元和采暖费2650元,本院于2013年11月14日作出(2013)大东民二初字第2516号判决,认为吴汉忠即未与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亦非是沈阳齿轮厂改造后的企业,吴汉忠的主张于法无据,判决驳回吴汉忠的诉讼请求。
		
		因此吴汉忠要求撤销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违法中止养老保险合同的行为、补缴中止合同期间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欠的养老保险费、撤销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行为、支付期间的工资37649元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吴汉忠因与被上诉人沈阳富桑齿轮制造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2015)大东民五初字第0079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