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4)青民四(民)初字第2197号

裁判日期: 2015-03-13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法定代表人打越昌次,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俞春苗,女,在上海服良时装有限公司工作。

委托代理人姜勋,男,在上海服良时装有限公司工作。

原告胡惠英诉被告上海服良时装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1月1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李建军独任审判。

本案于2015年1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胡惠英及其委托代理人陈永奎、被告委托代理人俞春苗、姜勋到庭参加诉讼。

审理中,原、被告双方一致同意本案继续适用简易程序延长一个月审理。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告胡惠英诉称:原告于2004年3月进入被告处工作至2014年4月退休。

一、公司从2012年至2014年给的工资低于上海市平均工资:2011年最低工资人民币1,280元,2012年最低工资1,450元,2013年最低工资1,620元,2014年最低工资是1,820元;以上工资所指的是扣除个人社保和公积金部分,应不包含加班、计件工资等福利,而公司实行的是工时计时制,却采用的是岗位计件工资形式(劳动法规定计时制是怎样做的?

计件制是怎样做的?

)而原告的工资收入却未按此规定支付。

而这个“计件工资”是指完成已定产量以后的计件额,又是不固定的收入,是我们一分劳力一分钱辛辛苦苦得来的,因此这“计件工制”不可放在标准工资内,因公司未满市最低工资,是过错方,签订的合同无效。

二、2012年1月至2014年4月加班费未按劳动法规标准计算,由于原告的第一项申请“工资低于市平工资标准”那么同样公司在支付原告加班费由于计算基数差别,导致原告每个月的加班费受到非常大的影响,加班费应按正常出勤作为计算加班费的基数,也就是工资单上记载的在没有扣除社保和公积金前的各项工资之合计来核算加班费。

(公司为了算满基本工资把各项工资都加进去,算加班费了把某一项给去掉,这是不合法的)三、病假工资未按《劳动合同法》规定支付病假工资。

因为原告在该公司工作10年,按劳动法病假工资计算标准满8年以上是不需要扣病假工资的,按国家规定的病假是不需要扣工资,但公司却在原告病假期间扣了400元。

综上所述,原告所请求的这三项按劳动法公司都有问题的,所签的合同:1、之前原告也是在不懂劳动法的情况下;2、大家都在签,原告不签公司会让你吃饭吗?

3、公司已经是违反了劳动法,所以是无效的。

故原告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1、支付原告2012年1月至2014年4月的最低工资差额9,627.50元、平时加班工资差额2,361.94元、休息日加班工资差额3,613.19元;2、支付原告2014年2月的病假工资400元。

被告上海服良时装有限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请。

原告的工资高于上海市最低工资金额,加班工资已经足额支付,2014年2月的病假工资已经支付。

被告已经按照裁决结果在2014年11月1日通过银行转账支付给原告相关款项2,344.83元。

经开庭审理查明:原告于2004年3月起至被告公司从事裁剪工作,双方签订过书面劳动合同,其中期限为2012年4月1日至2014年4月6日的劳动合同中约定:原告实行综合工时制(经劳动行政部门批准);工资标准不低于地区最低工资标准,固定工资部分为1,280元/月;加班工资的基数为基础工资、岗位工资、评价工资、表彰工资、全勤工资之合计。

原告在被告处工作至2014年4月6日。

被告公司的裁剪等岗位经劳动行政部门批准于2011年12月1日至2014年8月31日期间实行以季为周期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

另查明:原告是计时工资。

被告通过银行代为支付原告工资,并给原告工资清单。

根据原告2012年1月至2014年4月的工资清单显示:原告的月工资由基础工资、岗位工资、评价工资、表彰工资、全勤工资、工龄工资、计件工资及加班工资组成,扣除社保费、公积金,以及缴会费后是实发金额;工资清单上还记载了平时加班时间、休息日加班时间。

上述工资清单记载的基础工资、岗位工资、评价工资、表彰工资、全勤工资、工龄工资、计件工资的合计数,以及社保费和公积金扣款合计数分别如下:2012年1月为1,657.47元、70.40元,2月为1,634.41元、70.40元,3月为1,426.30元、70.40元,4月为2,001.52元、433元,5月为1,885.20元、433元,6月为1,900.51元、433元,7月为2,334.44元、467元,8月为2,098.78元、467元,9月为2,019.41元、467元,10月为2,043.45元、467元,11月为1,970.67元、467元,12月为1,948.90元、467元;2013年1月为1,933元、686元,2月为1,690.76元、467元,3月为1,915.23元、467元,4月为2,066.78元、490.70元,5月为2,144.85元、490.70元,6月为2,116.30元、704.60元、7月为1,949.17元、529.70元,8月为2,178.58元、529.70元,9月为2,310.30元、529.70元,10月为2,271.34元、515.60元,11月为2,111.05元、515.60元,12月为1,971.14元、515.60元;2014年1月为1,842.14元、515.60元,2月为1,765元、739元,3月为1,968.45元、515.60元,4月为457.35元、343.90元。

另外,2013年6月工资清单中记载原告病假32小时及其被扣病假工资163.90元、全勤工资50元,2013年7月工资清单中则有一项支付项目“备发”及其金额213.90元;2014年2月份原告病假72小时,被扣病假工资173.40元、全勤工资50元。

上述工资清单记载的平时加班时间及其加班费、休息日加班时间及其加班费分别如下:2012年1月平时加班20小时、加班费236.21元、休息日加班16小时、加班费251.95元,2月平时加班4小时、加班费47.24元、休息日加班24小时、加班费377.93元,3月无平时加班及加班费、休息日加班24小时、加班费377.93元,4月平时加班20小时、加班费265.52元、休息日加班32小时、加班费566.44元,5月平时加班20小时、加班费265.52元、休息日加班32小时、加班费566.44元,6月平时加班28小时、加班费371.72元、休息日加班40小时、加班费708.05元,7月平时加班40小时、加班费531.03元、休息日加班32小时、加班费566.44元,8月平时加班48.50小时、加班费643.88元、休息日加班32小时、加班费566.44元,9月平时加班32小时、加班费424.83元、休息日加班32小时、加班费566.44元,10月平时加班40小时、加班费534.48元、休息日加班48小时、加班费855.17元,11月平时加班48小时、加班费641.38元、休息日加班24小时、加班费427.59元,12月平时加班48小时、加班费641.38元、休息日加班56小时、加班费997.70元;2013年1月平时加班40小时、加班费534元、休息日加班28小时、加班费499元,2月平时加班4小时、加班费53.45元、休息日加班8小时、加班费142.53元,3月平时加班20小时、加班费267.24元、休息日加班40小时、加班费712.64元,4月平时加班12小时、加班费177.93元、休息日加班24小时、加班费474.48元,5月平时加班36小时、加班费533.79元、休息日加班32小时、加班费632.64元,6月平时加班12小时、加班费177.93元、休息日加班32小时、加班费632.64元,7月平时加班56小时、加班费830.34元、休息日加班32小时、加班费632.64元,8月平时加班52小时、加班费771.03元、休息日加班36小时、加班费711.72元,9月平时加班36小时、加班费533.79元、休息日加班40小时、加班费790.80元,10月平时加班24小时、加班费355.86元、休息日加班24小时、加班费474.48元,11月平时加班20小时、加班费296.55元、休息日加班40小时、加班费790.80元,12月平时加班20小时、加班费296.55元、休息日加班32小时、加班费632.64元;2014年1月平时加班20小时、加班费296.55元、休息日加班24小时、加班费474.48元,2月平时加班4小时、加班费59.31元、休息日加班8小时、加班费158.16元,3月无平时加班及加班费、休息日加班36小时、加班费711.72元,4月无平时加班和休息日加班及其加班费。

双方对于工资清单上记载的加班时间均无异议。

经核算,即以上述工资清单上所记载的平时加班时间、休息日加班时间,按照劳动合同约定的加班工资计算基数(即基础工资、岗位工资、评价工资、表彰工资、全勤工资的合计金额,该合计金额均超过了当月的最低工资标准),分别按照法律规定的150%和200%标准计算得出的平时加班工资、休息日加班工资金额,与工资清单上记载的已付平时加班工资、休息日加班工资金额相等。

又查明:2014年8月25日,原告申请劳动仲裁,要求被告支付2012年1月至2014年4月的最低工资差额9,627.50元、平时加班工资差额2,360.94元、休息日加班工资差额3,613.19元、2014年2月病假工资差额400元。

被告辩称同意支付未满最低工资标准差额1,163.29元,已经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支付了加班费,不存在差额。

在第一次仲裁庭审中,被告称2013年6月误扣的病假工资已经在2013年7月工资中的“备发”栏内补发了,而原告确认2013年6月被扣的病假工资在2013年7月份工资中补发了。

在第二次仲裁庭审中,原告当庭撤回了要求被告支付2014年2月份病假工资差额400元的请求。

另外,在第二次仲裁庭审中,原告表示其主张的最低工资差额是按照基础工资、岗位工资、评价工资、表彰工资、全勤工资、工龄工资之和减去社保费、公积金和工会费计算得出的差额,计件工资是原告在工作时间内超额完成产量的奖励,不应作为最低工资的组成部分;被告是按照基础工资、岗位工资、评价工资、表彰工资、全勤工资之和减去社保费、公积金后作为计算加班工资基数,现原告要求按照最低工资为标准计算加班工资。

被告称则:加班工资是以基础工资、岗位工资、评价工资、表彰工资、全勤工资之和作为计算基数,合同中有约定;计件工资是按照每月的指标,如超额完成就给予一定的奖励。

2014年10月29日,上海市青浦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青劳人仲(2014)办字第2009号裁决,裁决被告应支付原告2012年1月至2014年4月最低工资差额2,344.83元,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2012年1月至2014年4月平时加班工资差额2,360.94元、休息日加班工资差额3,613.19元的请求不予支持。

2014年11月1日,被告通过网银转账向原告支付了上述裁决金额2,344.83元。

以上查明的事实,由原、被告的陈述、裁决书、劳动合同、工资清单、银行交易明细、准予企业实行其他工作时间制度决定书、银行账户明细查询清单、仲裁庭审笔录佐证,上述证据并经庭审质证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审理中,原告主张:工资清单中的计件工资是原告在完成固定工作量之外额外做的产量所得到的工资,不应该作为计算当月最低工资标准的项目。

最低工资就是基本工资,原告的基本工资就是工资清单中除超产奖和加班费之外的工资。

补工资差额9,627.50元,就是基础工资、岗位工资、评价工资、表彰工资、全勤工资、工龄工资这六项固定金额扣除个人城保缴费、公积金和缴会费之后,与当月最低工资标准的差额。

原告主张的加班工资是以上述六项固定金额再加上补工资差额作为计算基数。

被告称计件工资也是工资的一部分,劳动合同中已经约定了加班工资的计算基数,不存在原告主张的的差额。

审理结论
根据庭审确认的事实,本院认为:首先,根据《最低工资规定》的规定:最低工资标准是指劳动者在法定工作时间或依法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作时间内提供了正常劳动的前提下,用人单位依法应支付的最低劳动报酬。

在劳动者提供正常劳动的情况下,用人单位应支付给劳动者的工资在剔除下列各项以后,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一)延长工作时间工资;(二)中班、夜班、高温、低温、井下、有毒有害等特殊工作环境、条件下的津贴;(三)法律、法规和国家规定的劳动者福利待遇等。

实行计件工资或提成工资等工资形式的用人单位,在科学合理的劳动定额基础上,其支付劳动者的工资不得低于相应的最低工资标准。

劳动者由于本人原因造成在法定工作时间内或依法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作时间内未提供正常劳动的,不适用于本条规定。

因此根据上述规定,本案所涉的工资项目“计件工资”不属于剔除项目,应作为当月工资是否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工资构成项目计算在工资金额中。

而原告有关“计件工资”不作为计算最低工资标准的主张,没有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因此,按照本市规定的各时间段的最低工资标准进行计算,被告应支付原告2012年1月至2014年4月期间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工资差额为2,344.83元。

现被告已经在仲裁裁决之后支付了该工资差额,所以已经不存在被告支付的工资低于最低工资标准差额的事实。

因此原告要求被告支付最低工资标准差额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其次,对于是否存在平时及休息日加班工资差额的争议。

根据《工资支付暂行办法》及《上海市企业工资支付办法》的规定,经劳动行政部门批准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劳动者综合计算工作时间超过法定标准工作时间的部分,应当视为延长工作时间,并按照不低于劳动者本人小时工资标准的150%支付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工资;用人单位在法定休假节日安排劳动者工作的,按照不低于劳动者本人小时工资标准的300%支付劳动者工资。

因原告所在的裁剪岗位经劳动行政部门批准实行以季为周期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故2012年1月至2014年4月期间均应以季为周期综合计算原告的工作时间,从而确定是否超过法定标准工作时间而存在加班,并且除了法定节假日加班按300%的标准计算加班工资外,其他超过法定标准工作时间的部分均按照150%的标准计算加班工资。

所以,本案中已不存在工资清单上的平时加班与休息日加班的区分,对于这两项加班时间均应以150%的标准计算加班工资,而不应当对其中的休息日加班时间以200%标准计算加班工资。

现根据原、被告签订的劳动合同来看,不存在合同无效的情形,故原告诉称该合同无效的主张,没有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而合同约定的加班工资计算基数并无不当,故本院予以确认。

现经核算,被告支付原告加班工资的计算基数,就是合同上约定的各项工资的合计金额,而且该金额均超过了最低工资标准,并不存在原告所称计算加班工资时该合计金额被扣去了社保费、公积金的事实。

所以,被告已经按照约定的加班工资计算基数,并对其中一部分加班时间以150%的标准、对另一部分加班时间以200%的标准支付了加班工资,而不是全部按照规定的150%的标准支付加班工资,明显是超额支付了加班工资。

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2012年1月至2014年4月平时与休息日加班工资差额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第三,原告要求被告支付2014年2月的病假工资400元的诉讼请求,因为原告在仲裁审理中撤回了此项请求,故该项诉讼请求没有经过仲裁前置程序,因此本院不作处理。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四条、第四十八条、第五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胡惠英要求被告上海服良时装有限公司支付2012年1月至2014年4月最低工资差额9,627.50元的诉讼请求;  二、驳回原告胡惠英要求被告上海服良时装有限公司支付2012年1月至2014年4月平时加班工资差额2,360.94元、休息日加班工资差额3,613.19元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计5元,由原告胡惠英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案名: 胡惠英与上海服良时装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4)青民四(民)初字第2197号

裁判日期: 2015-03-13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根据庭审确认的事实,本院认为:首先,根据《最低工资规定》的规定:最低工资标准是指劳动者在法定工作时间或依法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作时间内提供了正常劳动的前提下,用人单位依法应支付的最低劳动报酬。
		
		原告胡惠英诉被告上海服良时装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1月1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李建军独任审判。
		
		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2012年1月至2014年4月平时与休息日加班工资差额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第三,原告要求被告支付2014年2月的病假工资400元的诉讼请求,因为原告在仲裁审理中撤回了此项请求,故该项诉讼请求没有经过仲裁前置程序,因此本院不作处理。
		
		而原告有关“计件工资”不作为计算最低工资标准的主张,没有依据,本院不予采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