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沪二中民三(民)终字第355号

裁判日期: 2015-05-22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WATANABERYOHEI。

委托代理人庄艺。

委托代理人程诤,上海市郑传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赛科斯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JAMESTHOMASHOLDER。

委托代理人谭莉。

上诉人渡边良平因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2014)闸民四(民)初字第19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上诉人渡边良平及其委托代理人庄艺、程诤、被上诉人赛科斯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科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谭莉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3年1月31日向渡边良平签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就业证》,工作单位为赛科斯公司,职业为技术支持工程师,有效期至2014年1月21日。

双方于2009年5月11日订立了期限自当日起至2011年5月10日的劳动合同,约定渡边良平的工作职责为Amex部门的CSR(客户服务代表)。

该份合同期满后,双方订立了期限自2011年5月11日至2014年5月10日的《劳动合同(续)》,合同约定渡边良平在运营担任CSR(客户服务代表)工作。

该合同中关于双方终止、解除劳动合同的权利义务事宜在第3条中约定:“在合同期内,任何一方终止合同,需提前六十天书面通知对方,否则违约方应支付对方相当于二个月的补偿金以取代提前通知期。

在合同期限内,乙方(渡边良平)所在项目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也随之终止或解除,但需提前三十天书面通知乙方(渡边良平)。

”2013年8月中旬,渡边良平与赛科斯公司就项目结束调整工作岗位的事宜进行协商,因双方意见不一,未能达成一致。

2013年9月6日,赛科斯公司向渡边良平发出书面通知写明:“渡边良平,您好!由于您仍然不接受公司为您安排的转组工作,2013年9月6日是您在我公司的最后工作日。

公司已经于2013年9月5日至上海出入境管理局提交申请,根据上海市出入境机构给我们的指示:请您收到此通知后,必须在十个工作日内本人提交就业证及居留许可证至上海出入境管理局办理注销手续。

逾期延误者,上海出入境管理局可能将在十个工作日后自动注销您在中国境内有效期内的就业证和居留许可证,并将影响您出境、再次入境,及下次申请工作签证等。

……”

原审法院又查明,渡边良平离职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为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17,306元,渡边良平在赛科斯公司最后工作至2013年9月6日。

原审法院另查明,渡边良平于2014年2月17日向上海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赛科斯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26,684元、出具离职证明。

该仲裁委员会于2014年4月3日作出沪劳人仲(2014)办字第73号裁决:一、赛科斯公司于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渡边良平出具离职证明;二、对渡边良平的其他请求不予支持。

渡边良平对裁决不服,起诉至原审法院,诉请如其仲裁诉请。

原审法院审理中,赛科斯公司提供转组通知复印件两张及转组通知谈话录像,称渡边良平参加了赛科斯公司组织的转组会议,并在记录上签名,但不同意转组,渡边良平职位、薪资、工作地点均无变化,只是调换部门,属正常工作调配。

且因Amex部门项目结束,赛科斯公司已与渡边良平尽到充分协商义务,根据劳动合同约定,赛科斯公司只需提30天通知渡边良平即可解除劳动合同。

渡边良平则称赛科斯公司无法证明撤销Amex部门的必要性与合理性,亦无法证明赛科斯公司与渡边良平就换组事宜进行充分协商,劳动合同中项目终止劳动合同也即解除的约定违反《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13条,属无效条款。

因双方坚持各自诉辩意见,调解不成。

原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民事活动必须遵守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应当遵守国家政策。

劳动部、公安部、外交部、外经贸部颁布的《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中规定,用人单位支付所聘用外国人的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在中国就业的外国人的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安全卫生以及社会保险按国家有关规定执行。

上海市劳动局《关于贯彻<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的若干意见》中明确,用人单位与获准聘雇的外国人之间有关聘雇期限、岗位、报酬、保险、工作时间、解除聘雇关系条件、违约责任等双方的权利义务,通过劳动合同约定。

本案双方当事人所订立的劳动合同中仅约定了合同终止、解除的条件及提前通知期的天数,并未对终止、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有过相关约定。

因此,渡边良平要求赛科斯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26,684元的诉讼请求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渡边良平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要求赛科斯公司为渡边良平出具离职证明的诉讼请求,已获仲裁委员会的支持,赛科斯公司未对此提出诉讼,应视为其接受该仲裁结果,故对渡边良平该项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原审法院据此作出判决:一、赛科斯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渡边良平出具离职证明;二、渡边良平的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渡边良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赛科斯公司并无证据证明双方签署劳动合同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变化,亦无证据证明该公司与渡边良平就变更劳动合同进行过充分协商,且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续)约定的合同终止情形应确认为无效,故渡边良平被解除劳动合同构成违法解除。

根据相关法律解释,持有外国专家证并取得外国专家来华工作的外国人,与中国境内的用人关系的,可以认定为劳动关系,故无论双方是否就劳动合同的解除、终止是否有约定,赛科斯公司均应按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向渡边良平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

综上,请求维持原审判决第一项,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改判赛科斯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26,684元。

被上诉人赛科斯公司辩称,因美国运通公司项目结束,公司正式向该项目的全体员工开会宣布,将所有员工转至其他项目,保持工作地点、职位、薪资待遇不变。

之后,公司就转岗事宜与渡边良平进行了谈话,但其最终未接受公司的转岗安排。

渡边良平系外籍员工,双方终止、解除劳动合同的权利义务应根据劳动合同的约定来履行。

综上,原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渡边良平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

《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对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的相关权利义务都作出了规定,也对部分的劳动权利义务,明确双方可按双方劳动合同或其他协议予以确定。

本案中,渡边良平、赛科斯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对双方终止、解除劳动合同的权利义务仅作了“在合同期限内,渡边良平所在项目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也随之终止或解除,但需提前三十天书面通知”的规定,并未对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作过相关约定,故渡边良平要求赛科斯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主张缺乏依据,本院难以支持。

本院审理中,双方当事人对原审判决第一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所作判决正确。

渡边良平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上诉人WATANABERYOHEI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案名: 赛科斯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5)沪二中民三(民)终字第355号

裁判日期: 2015-05-22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渡边良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赛科斯公司并无证据证明双方签署劳动合同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变化,亦无证据证明该公司与渡边良平就变更劳动合同进行过充分协商,且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续)约定的合同终止情形应确认为无效,故渡边良平被解除劳动合同构成违法解除。
		
		上诉人渡边良平因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2014)闸民四(民)初字第19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案中,渡边良平、赛科斯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对双方终止、解除劳动合同的权利义务仅作了“在合同期限内,渡边良平所在项目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也随之终止或解除,但需提前三十天书面通知”的规定,并未对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作过相关约定,故渡边良平要求赛科斯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主张缺乏依据,本院难以支持。
		
		本院审理中,双方当事人对原审判决第一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维持。
		
		渡边良平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