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6)黑10民终278号

裁判日期: 2016-03-30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委托代理人李洪,黑龙江天也律师事务所律师。

负责人刘汉玉,男,站长。

上诉人白启有因与被上诉人哈尔滨铁路局绥芬河站劳动争议一案,不服黑龙江省绥芬河市人民法院(2015)绥民初字第570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出上诉。

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此案。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在本条例施行之前已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尚未完成工伤认定的,按照本条例的规定执行。

原告所受伤害虽然发生在《工伤保险条例》施行之前,但原告至今未完成工伤认定,故本案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工伤职工有权依据法律规定享受各项工伤待遇。

劳动者是否构成工伤,应由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根据用人单位、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的申请,通过对事故伤害进行调查核实后,依据相关规定最终作出结论。

而对于申请工伤认定的时限,法律作出了严格限制,即用人单位应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起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遇有特殊情况,经报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同意,申请时限可以适当延长。

据此可以看出,申请工伤认定是用人单位的一项法定义务。

但在现实中,用人单位为了推卸责任或出于其他方面考虑,往往都不会及时主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在此情况下,工伤职工的合法权益常常得不到保障。

为此,法律专门赋予工伤职工一项救济途径,即用人单位未在规定时限内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或者近亲属、工会组织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这里的“1年内”,并未规定可以同用人单位申请时限的“30日内”一样在特殊情况下适当延长,故这个“1年内”应当理解为除斥期间。

因用人单位申请工伤认定的时限和工伤职工或者近亲属申请工伤认定的时限最多相差11个月,工伤职工享受工伤待遇的时间最多也可能会晚11个月,对于工伤职工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因此,《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四款规定:“用人单位未在规定的时限内提交工伤认定申请,在此期间发生符合本条例规定的工伤待遇等有关费用由该用人单位负担”。

这也是为了防止用人单位怠于履行义务作出的规定。

但这里的“在此期间”并不是无限期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劳社部函(2004)256号)第六条对此专门予以解释,根据该条规定,用人单位承担工伤待遇及有关费用的期间是指伤害发生之日或职业病确诊之日起到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之日止。

《黑龙江省贯彻﹤工伤保险条例﹥若干规定》第22条规定:“用人单位未按规定要求及时足额缴纳或停缴工伤保险费或未按照规定时限报告工伤、申请工伤认定和核准工伤保险待遇,致使工伤职工或供养亲属未能及时享受工伤保险待遇或造成待遇降低的,由用人单位承担工伤职工的工伤待遇责任”。

这里明确将工伤职工或供养亲属的损失限定在“未及时享受工伤保险待遇或造成待遇降低”这一范畴内,也是为了贯彻前面提到的《工伤保险条例》中所规定的“在此期间发生符合本条例规定的工伤待遇等有关费用”。

故可以得出结论,并不是只要用人单位未在规定时限内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工伤职工此后无限期内发生的的一切工伤待遇都由用人单位承担,因为在用人单位未申请工伤认定的情况下,工伤职工及其近亲属也有权利申请工伤认定。

工伤职工及其近亲属未在规定的期限内申请工伤认定,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其放弃享受工伤待遇的权利。

而职工是否应享受工伤待遇,应以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作出工伤认定为前提条件。

由于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至今亦未受理原告及其近亲属的工伤认定申请,原告如对于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不予受理其工伤认定申请的决定不服,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而不能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

综上,原告的起诉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应予以驳回。

审理结论
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七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参照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条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原告白启有的起诉。

原审原告白启有对裁定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

上诉人白启有上诉称: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可知,用人单位为工伤职工申请工伤认定,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而工伤职工为本人申请工伤认定是其法定权利。

原审法院认为,工伤职工及其近亲属未在规定的期限内申请工伤认定,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其放弃享受工伤待遇的权利,显然是错误的。

现实生活中,不乏有用人单位在职工遭受工伤后,给予工伤职工积极治疗,待工伤职工申请工伤认定的法定期限届满后,再拒绝给予工伤职工的相关待遇,侵害工伤职工的合法权益。

本案中,上诉人在发生事故伤害后,被上诉人单位给予积极治疗,先后承担了两次住院治疗的全部医疗费用,并承诺上诉人享受工伤待遇,上诉人基于此,没有在受伤之日起1年内申请工伤认定,导致超过工伤认定申请时限,没有被社会保障部门认定为工伤。

根据伤情,上诉人的左髋关节需要10-15年更换一次,上诉人因需要更换左髋人工关节要求被上诉人承担医疗费用时,被上诉人却以上诉人未被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为工伤、不能享受工伤保险待遇为由而拒绝承担。

综上,上诉人在工作中遭受人身伤害,本应被认定为工伤,但因被上诉人未在法定期限内为上诉人申请工伤认定,导致上诉人未被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为工伤,上诉人本应享受的工伤待遇,应当由被上诉人单位承担。

请求撤销一审裁定,依法改判被上诉人给付上诉人工伤治疗期间工资40000元、护理费47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350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80000元、鉴定费1500元、左髋关节人工关节更换手术费用150000元,合计278550元。

本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规定:“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全国的工伤保险工作。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

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按照国务院有关规定设立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具体承办工伤保险事务”、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自受理工伤认定申请之日起60日内作出工伤认定的决定……”。

根据上述规定,工伤赔偿应当以工伤认定为要求赔偿的前提和依据,而工伤认定是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的职责,是否构成工伤应当由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

根据审判权与行政权相分离的原则,人民法院不直接进行工伤认定,而是以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的工伤认定为审理工伤案件的前提,本案中,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未对上诉人进行工伤认定,上诉人如对于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不予受理其工伤认定申请的决定不服,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而不能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

故原审裁定驳回上诉人的起诉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白启有上诉的理由不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第一百七十五条、《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十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周晓光代理审判员  李冬梅代理审判员  李慧宇二〇一六年三月三十日书 记 员  李莎莎


案名: 白启有与哈尔滨铁路局绥芬河站劳动争议一案民事裁定书

案号: (2016)黑10民终278号

裁判日期: 2016-03-30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此案。
		
		故原审裁定驳回上诉人的起诉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审原告白启有对裁定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
		
		本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规定:“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全国的工伤保险工作。
		
		上诉人白启有因与被上诉人哈尔滨铁路局绥芬河站劳动争议一案,不服黑龙江省绥芬河市人民法院(2015)绥民初字第570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出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