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6)辽01民终字第2080号

裁判日期: 2016-03-21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法定代表人:代启友,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悦,辽宁大宸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赵海超,辽宁大宸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夏辉,北京(沈阳)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强,北京(沈阳)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沈阳恒成世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王晓鑫因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2015)沈河民六初字第000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

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赵智担任审判长并主审,与审判员谢宏、王耀锋共同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王晓鑫向一审法院起诉称,我系恒成公司员工。

2014年7月25日我入职恒成公司处工作。

然而我在恒成公司处工作期间,恒成公司从来没有与我签订过书面劳动合同也没有给我缴纳过社会保险,并且恒成公司让我每周六正常上班,恒成公司从未向我支付过加班费。

2015年2月28日恒成公司向我发出通知,以公司节约人力资本、辞退为由,将我解雇。

公司违反《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单方解除我的劳动合同,属于违法解除。

综上所述,我请求贵院查清案件事实,判令恒成公司向我支付2014年7月25日至2015年2月28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赔偿21968元;判令恒成公司为我补缴2014年7月25日至2015年2月28日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及生育保险;判令恒成公司向我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6276元;判令恒成公司向我支付休息日加班费工资8656元;判令恒成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被告恒成公司答辩称:对王晓鑫的诉讼请求事实及理由均不清楚。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4年7月25日王晓鑫入职恒成公司处,从事区域人事工作,月工资为3200元,王晓鑫、恒成公司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2015年2月28日恒成公司以“公司节约人力成本”为由解除了与王晓鑫的劳动关系。

王晓鑫向沈阳市沈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该仲裁委员会于2015年5月20日出具沈河劳人仲字(2015)088号仲裁裁决书,现王晓鑫对该仲裁结果不服,起诉至该院。

另查明,王晓鑫离职前的月平均工资为3138元。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仲裁裁决书、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收入证明、银行对账明细等证据,经当庭质证认证,该院予以确认,在卷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应受到法律保护。

关于王晓鑫要求恒成公司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的诉讼请求,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十条规定: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

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两倍的工资。

本案王晓鑫自2014年7月25日入职恒成公司处,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王晓鑫虽在恒成公司人事行政部门担任区域人事职务,但王晓鑫并非人事行政部门的主管,其是否签订劳动合同并不属于王晓鑫的职责范围,故恒成公司应向王晓鑫支付2014年8月26日至2015年2月28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18674元。

关于王晓鑫要求恒成公司补缴社会保险的诉讼请求,根据社会保险法的相关规定,社保机构对于用人单位欠缴费用负有征缴的义务,劳动者、用人单位与社保机构就欠费发生争议,是征收与缴纳之间的纠纷,属于行政管理的范畴,不是单一的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的社保争议,故对王晓鑫的该项诉讼请求,该院不予审理。

关于王晓鑫要求恒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6276元的诉讼请求,本案恒成公司以“公司节约人力成本”为由辞退王晓鑫,没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条件和程序解除与王晓鑫的劳动关系,属于违法解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的规定,恒成公司向王晓鑫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6276元。

关于王晓鑫要求恒成公司支付加班费的诉讼请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除(三)》第九条的相关规定,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

本案王晓鑫在庭审中未提供证据证明存在加班的事实,故对王晓鑫的该项诉讼请求,该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第四十条、第四十七条、第八十二条、第八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除(三)》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六十三条,《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沈阳恒成世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王晓鑫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人民币18674元;二、沈阳恒成世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王晓鑫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人民币6276元;三、驳回王晓鑫、沈阳恒成世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抗辩。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沈阳恒成世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负担。

宣判后,恒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称:1、被上诉人自入职即未履行自身工作职责,从未向上诉人提出要求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被上诉人明知不与用人单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会获得二倍工资差额补偿,因此其失职未与上诉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行为存在恶意获得二倍工资差额补偿的故意。

2、因上诉人公司管理模式调整,上诉人向被上诉人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属于劳动关系建立的客观条件发生重大变化,经上诉人提出、被上诉人同意解约的情形,故不应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

一审法院认定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在查清案件事实的基础之上,依法改判,支持本案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王晓鑫答辩称,同意一审法院判决。

被上诉人在上诉人处担任区域人事,并非人事主管。

上诉人在劳动仲裁阶段否认与被上诉人存在劳动关系,而在一审及二审又承认与被上诉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实属恶意。

上诉人提交的入职登记表并非劳动合同。

上诉人单方面与被上诉人解除劳动关系系违法解除,应承担违法解除的赔偿责任。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

本案中,上诉人自被上诉人入职之日起,除要求被上诉人填写入职登记表外,上诉人一直未与被上诉人订立书面劳动合同,而入职登记表并不能视为书面劳动合同。

虽然被上诉人在上诉人单位从事区域人事工作,但上诉人未能向法院举证证明其向被上诉人提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而被上诉人出于故意拒绝与上诉人单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故上诉人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的规定,向被上诉人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

综上,上诉人提出不同意支付被上诉人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的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赔偿金。

本案中,上诉人以“公司节约人力成本”为由辞退被上诉人,没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的程序和条件解除与被上诉人的劳动关系,属于违法解除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劳动关系,故上诉人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的规定向被上诉人支付经济赔偿金。

综上,上诉人提出的不同意支付被上诉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的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沈阳恒成世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赵 智审判员 谢 宏审判员 王耀锋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书记员 席红跃

?

?

?

?

????????


案名: 沈阳恒成世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与王晓鑫劳动争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6)辽01民终字第2080号

裁判日期: 2016-03-21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综上,上诉人提出的不同意支付被上诉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的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
		
		综上,上诉人提出不同意支付被上诉人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的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沈阳恒成世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王晓鑫因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2015)沈河民六初字第000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
		
		宣判后,恒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称:1、被上诉人自入职即未履行自身工作职责,从未向上诉人提出要求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被上诉人明知不与用人单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会获得二倍工资差额补偿,因此其失职未与上诉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行为存在恶意获得二倍工资差额补偿的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