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虹民四(民)初字第1506号

裁判日期: 2016-01-08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委托代理人刘杰,上海金能律师事务所律师。

法定代表人邢昆山,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骆平,上海君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斌,上海君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陈仙与被告上海四通仪表股份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陈仙及委托代理人刘杰律师、被告上海四通仪表股份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骆平律师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告陈仙诉称:1、原告于2005年4月1日起入职被告处(上海四通仪表厂),2012年初被告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后,双方于2013年1月1日签订了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原告担任技术部设计师。

2013年起原告工资标准为年薪6.7万元。

2014年5月8日起原告因患病(右手腕腱鞘炎)向被告请病假,但被告没有按规定标准发放原告病假工资及疾病救济费,具体发放工资为5月份2,845.10元,6月至9月每月1,820元,10月份416.70元+3,212.40元,11月份2,655.06,共计16,409.26元,2014年12月起未发放工资,故原告现要求被告支付2014年5月1日至11月30日期间病假工资差额9,385.74元(应发6.7万÷12×0.7×6+6.7万÷12×0.7×0.6×1-已发16,409.26元)、2014年12月1日至2015年2月28日期间的疾病救济费7,035元(6.7万÷12×0.7×0.6×3);2、原告自2014年5月8日起请病假,至2014年12月27日均有病假证明邮寄给被告(其中9月20日后的均为复印件),2014年12月28日开具的病假单原告于1月11日邮寄,但被告拒收,1月16日开具的病假单原告于1月19日寄,被告又拒收,2月26日起因被告拒收原告就没有再寄给被告。

2015年2月12日原告得知被告于2014年12月19日已与原告解除了劳动合同,因原告向被告递交2015年2月病假单,故原告认为劳动合同解除日期为2015年2月28日,被告系违法解除,故现要求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11,666.67元(6.7万÷12×20个月)。

被告上海四通仪表股份有限公司辩称:2014年5月1日至11月11日期间被告系根据员工手册相关规定按原告基本工资3,230元的标准支付了原告病假工资;2014年11月12日至29日期间原告亦未上班,但原告于12月1日才提交了病假单的复印件,不符合公司规定,由于原告一直延交病假单、拒交就诊记录、挂号单据、发票、检查报告等证明材料,被告以邮政快递、短信方式多次催告原告,但原告却拒收邮件,2014年11月29日后被告没有收到原告的病假单,原告也没有和被告有过联系说明,故2014年12月1日至19日原告属于旷工,不能发放工资,但被告现同意按3,230元的标准支付原告2014年11月12日至29日期间病假工资;被告于2014年12月19日对原告作了违纪解除并无不当,不存在违法情形,故不同意支付原告解除后工资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05年4月1日至被告处工作(原为上海四通仪表厂,后经改制变更为被告),2013年1月1日原、被告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原告担任设计师一职。

原告每月工资由基本工资加绩效工资组成,每月15日发放上月工资。

2014年4月起原告就有请病假情况,5月8日起原告以患疾病为由向被告请病假而未再上班,至2014年12月底原告分别至数家医院就诊(右腕外伤、关节痛、腱鞘炎),医院均出具有病假证明,原告以邮政快递形式向被告邮寄过病假单的原件和复印件(2014年9月20日后均为复印件),邮寄时间存在比开具的时间晚数天至数周不等的情况。

2014年12月19日被告以原告未按照员工手册规定履行请假手续,违反员工请假管理制度为由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次日分别向原告两处地址送达了通知,均被退回(其中按劳动合同地址送达退回日期为2015年12月23日)。

2015年4月29日,原告向上海市虹口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被告支付2014年5月1日至11月30日期间的病假工资差额9,385.66元、2014年12月1日至2015年2月28日期间的疾病救济费7,035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11,666.67元。

同年6月12日,仲裁委作出裁决:1、被告支付原告2014年5月1日至11月29日期间工资差额1,090.53元;2、原告的其余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现原告不服该委裁决遂诉至本院。

审理中原告提供证据有:劳动合同、职位层级表、工资明细表、银行交易明细、就诊记录、病假单、快递单、员工手册(2012版)、复查通知、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等,对此,被告对职位层级表、被退回的快递单不认可外,其余真实性均认可,认为被告病假单的邮寄是延后的,从快递单上也可以看出原告的快递是从松江九亭寄出的,而非原告所述其在温州养病。

被告提供如下证据:工资表、员工手册(2014版)、员工手册(2014修订版)、会议通知及员工手册(2014版)修订(征求意见稿)、会议会签表、文件分发回收记录、病假工资差额补发结算表、记账凭证、客户借记通知单、EMS邮寄汇总表、邮寄凭证及邮寄通知、微信往来记录、四通仪表通讯录、房地产基本信息表、收入证明申请、EMS邮寄投送记录,对此,原告对工资表、病假工资差额补发结算表、记账凭证、客户借记通知单、四通仪表通讯录、房地产基本信息表、收入证明申请、EMS邮寄投送记录真实性认可,微信往来记录真实性不认可,其余真实性无法确认,并认为员工手册(2014修订版)原告不知晓,对原告不产生效力,2014年7月被告曾要求签收员工手册但其拒绝,9月20日开始邮寄单位的是病假单复印件,2015年的病假单被告拒收,邮寄病假单有延迟,未提交整套就诊材料单位也同意上班的时候补交,这些在员工手册(2012版)都不属于重大违纪,单位解除劳动合同构成违法。

上述员工手册(2012版)规定:无故不办理请假手续,擅自不上班,按旷工处理;…职工患病或非因公负伤凭就诊后所得的病假证明,向部门主管或综合管理部提交病假证明单(病假证明单必须当地区级以上医院开具),在申请单上附注医生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办理相关手续后方可休假;假期的审批权限:职工请假1天以内(含1天)部门负责人审批,两天由分管副总审批、三天及以上报总经理批示。

中层及以上管理人员请假或调休等,必须提前到综合管理部办理手续,一天以内由分管副总批准,一天以上报总经理批示,否则,按旷工处罚;累计旷工两天以上,降职使用或按严重违纪解除合同处理。

员工手册(2014版,2014年6月3日)规定:员工请假一天以内(含一天)部门负责人审批,两天由分管领导审批、三天及以上报总经理批示。

中层及以上管理人员请假或调休等,必须提前到综合管理部办理手续,一天以内由分管领导批准,一天以上报总经理批示;员工请休假审批手续须亲自办理,不得无故委托他人或事后补办请假审批手续;…除法定节假日休假和带薪年休假外,其他所有假期间的工资以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为计算基数,按国家法定和当地政府规定标准计算执行,请假期间无绩效工资、考核奖、津贴等。

员工手册(2014修订版)规定:员工申请病假,需向公司综合管理部提交就诊当天的挂号单、就诊记录、医嘱、检查记录及付费凭证(如有)、药物处方单及付费凭证(如有)、病假证明单(需由接诊医生亲自开具,清楚载明病假起始及结束日期),前述文件均需同时提供原件及复印件;员工因患病或非因公负伤,需利用工作时间前往医院就诊时,应于当天就诊前以通讯方式(包括短信、电话、邮件等形式)通知部门负责人,并于完成就诊的当日将申请病假所需全部文件及相关证明送达公司综合管理部。

如遇特殊情形或时间紧迫的,至迟应当于完成就诊的次日送达公司,并回到工作岗位后的首个工作日向综合管理部补办病假审批手续。

无法在前述时间内提供符合公司要求的相关文件及证明的,一律按照无薪事假处理;员工申请病假时,需按照上述条款的规定,连续、完整、及时地提供病假证明单及相关证明文件。

未按上述规定办理相关请假申请而擅自缺勤的,除本制度有特别规定或提供公司可以接受的正当理由,否则一律视为旷工,无论事后是否补办相关手续,缺勤三小时以内的按半天计,三小时以上的按一天计,并扣发相应工资;基本工资作为病假工资计发基数。

另经查:被告正常支付原告工资至2014年4月份,2014年5月1日至11月11日期间被告共计发放原告病假工资16,409.33元(实发)。

原告2014年5月社会保险费及公积金个人承担部分为584.90元、2014年6月起调整为606.90元,病假前十二个月的月平均工资为5,293.43元。

原告2013年2月前的基本工资为每月3,025元,之后调整为每月3,230元。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及仲裁裁决书、劳动合同、工资表、银行交易明细、就诊记录、病假单、快递单、员工手册、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会议通知、会议会签表、文件分发回收记录、病假工资差额补发结算表、记账凭证、客户借记通知单、EMS邮寄汇总表、邮寄凭证及邮寄通知、微信往来记录、四通仪表通讯录、房地产基本信息表、收入证明申请、EMS邮寄投送记录等证据佐证。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一、用人单位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规定,有权根据自身管理需要,在履行相应的民主程序后自主制定规章制度。

本案中被告于2014年6月3日发布的员工手册(2014版)、2014年11月10日发布的员工手册(2014修正版),原告辩解不知悉、未收到,对原告没有效力,但原告无有效证据证明其当时已告知被告变更地址,且庭审中原告自认2014年7月被告要求签收员工手册其拒绝,也自认知悉被告要求提供病假的整套材料,故员工手册(2014版)、员工手册(2014修正版)同样适用于原告。

而根据规定,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原告自2014年5月8日起开始请病假单,但存在延迟提交病假单及未提交完整病假材料情况,在单位多次提醒的情况下,仍未改正,被告据此依据员工手册规定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并无不当,被告于2014年12月19日作出解除决定,于次日向原告发送通知,虽未送达,但同上所述,被告无过错,通知退回之日(2015年12月23日)视为送达,双方于该日解除劳动合同。

综上,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11,666.67元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二、被告正常支付原告工资至2014年4月份,2014年5月8日至11月29日期间原告均有医院开具的病假单,被告也表示愿意支付该期间工资,被告于2014年6月3日起实行的员工手册明确有病假工资计算基数,被告现同意按基本工资计并无不当,故被告应支付数额为:按原告正常出勤月工资(病假前十二个月月平均工资5,293.43元)的70%标准支付原告2014年5月8日至6月2日期间病假工资3,066.54元,6月3日至11月7日期间病假工资16,744.02元,11月8日至29日期间疾病救济费1,336.55元,另有2014年5月1日至7日工资1,216.88元,共计22,363.99元,扣除已支付16,409.33元(实发,应发为20,635.63元),应再支付1,728.36元,至于原告主张的6.7万元年薪没有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2014年11月30日至12月23日期间,原告虽有医院开具的病假单,但未按员工手册规定提交被告病假单及就诊材料并办理请假手续,被告按照“无薪事假”处理不支付工资并无不当。

再,因双方于2014年12月23日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解除后疾病救济费没有依据。

故对于原告要求被告支付2014年11月30日至2015年2月28日期间病假工资差额及疾病救济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被告上海四通仪表股份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陈仙2014年5月1日至11月29日期间病假工资差额及疾病救济费共计1,728.36元;  二、原告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0元,由原、被告各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案名: 陈仙与上海四通仪表股份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5)虹民四(民)初字第1506号

裁判日期: 2016-01-08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二、被告正常支付原告工资至2014年4月份,2014年5月8日至11月29日期间原告均有医院开具的病假单,被告也表示愿意支付该期间工资,被告于2014年6月3日起实行的员工手册明确有病假工资计算基数,被告现同意按基本工资计并无不当,故被告应支付数额为:按原告正常出勤月工资(病假前十二个月月平均工资5,293.43元)的70%标准支付原告2014年5月8日至6月2日期间病假工资3,066.54元,6月3日至11月7日期间病假工资16,744.02元,11月8日至29日期间疾病救济费1,336.55元,另有2014年5月1日至7日工资1,216.88元,共计22,363.99元,扣除已支付16,409.33元(实发,应发为20,635.63元),应再支付1,728.36元,至于原告主张的6.7万元年薪没有依据本院不予采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