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徐民终字第05184号

裁判日期: 2016-01-18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徐民终字第05184号

法定代表人孙杰,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孙杰,该公司法务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另案被告)董秀明。

委托代理人王培峰,江苏金朝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徐州杰瑞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瑞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董秀明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2015)铜民初字第50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

本院于2015年12月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上诉人杰瑞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孙杰,被上诉人董秀明的委托代理人王培峰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经审理查明,2009年2月,杰瑞公司将承包的徐州华鼎钢结构有限公司7000平方米的厂房施工转包给案外人徐新明个人进行施工。

在施工过程中,徐新明再次将承包的厂房工程安排另一案外人王元君找人施工。

2009年3月8日董秀明来到工地参与施工,劳动报酬80元每天按天支付。

3月10日11时左右,董秀明在钢结构厂房架上施工时,不慎从高处掉下。

出院后一直在家自然康复,期间进行过多次复查,所有医疗费除徐新明支付外,董秀明自己支付了3475.14元。

2009年9月27日,原铜山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认定董秀明为杰瑞公司的工伤职工;2014年8月27日经徐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董秀明为六级伤残无护理依赖。

2014年12月3日董秀明向杰瑞公司邮寄送达《劳动关系解除通知书》,杰瑞公司于2014年12月4日收到该通知。

董秀明在杰瑞公司承包的工地工作期间,杰瑞公司没有为董秀明参加工伤保险。

后董秀明申请劳动仲裁,铜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制作了铜劳人仲案字(2015)第11号仲裁裁决书,董秀明不服该裁决,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决杰瑞公司支付各项工伤保险待遇合计407547.9元。

2、本案诉讼费由杰瑞公司承担。

杰瑞公司在一审中辩称,1、双方之间无劳动关系,公司也从不知道有董秀明的存在;2、公司也从未承建过董秀明陈述的徐州华鼎钢结构厂房工程;3、董秀明所述其受伤后,有具体责任人为其支付医疗费及赔偿金,可见董秀明受伤一事与我公司无关而是有案外第三人作为负责人为其承担责任,董秀明应向其已知的责任人主张权利,而不是向杰瑞公司主张;4、受伤是否是其所述的受伤过程及受伤事实,杰瑞公司并不知情;5、董秀明所述其受伤时间2009年,已超过主张权利的时效,综上请依法驳回董秀明的诉讼请求。

杰瑞公司在一审中诉称,董秀明也承认有责任人为其承担医疗费用,责任人的名字叫徐新明。

董秀明自述其是徐新明的雇工,与徐新明有劳动关系。

综上请依法确认我公司与董秀明之间无劳动关系;杰瑞公司不承担董秀明伤残赔偿责任。

由董秀明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董秀明在一审中辩称,劳动行政机关出具了工伤认定书和劳动能力鉴定书,能够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并且能证明是为杰瑞公司干活发生的工伤,应当依法按照工伤保险条例支付工伤待遇,请法院驳回杰瑞公司对董秀明的诉讼请求。

一审争议焦点为:1、双方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2、如果存在劳动关系的前提下,董秀明的诉请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原审法院认为,1、关于双方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问题。

《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实行承包经营,使用劳动者的承包人不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由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发包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

苏高法审委(2011)14号《关于审理劳动人事争议案件的指导意见(二)》第十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其他组织或自然人,劳动者起诉请求确认与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存在劳动关系的,不予支持;但劳动者依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作出的因工伤亡或××确认结论和劳动能力鉴定结论请求赔偿工伤保险待遇,并要求发包人与承包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应予支持。

本案中,通过杰瑞公司作为申请人因不服工伤认定而提起的行政复议决定书的内容可以看出,是杰瑞公司作为发包方将相关工程交由个人施工,故其辩称从未承建过董秀明陈述的徐州华鼎钢结构厂房工程的主张不能成立。

故根据上述规定,董秀明在该工地受伤,并被认定为工伤,董秀明的工伤保险待遇应由杰瑞公司承担。

2、董秀明的诉请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为一年。

董秀明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出具的时间为2014年8月27日,未超过一年仲裁时效,杰瑞公司相应抗辩原审法院不予采信。

3、关于杰瑞公司赔偿董秀明工伤保险待遇损失。

关于一次性伤残补助金。

《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六条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五级、六级伤残的,享受以下待遇:(一)从工伤保险基金按伤残等级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标准为:五级伤残为18个月的本人工资,六级伤残为16个月的本人工资;本案中原告的伤残等级为6级,按照月平均工资为80元*21.75天=1740元,16个月本人工资为27840元。

另法律规定,经工伤职工本人提出,该职工可以与用人单位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

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具体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

本案中,董秀明申请与杰瑞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同时杰瑞公司未为董秀明参加工伤保险待遇。

故由杰瑞公司承担上述赔偿责任。

对于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二十四条规定,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按照统计部门最近一次公布的当地人口平均预期寿命与解除、终止劳动关系时的年龄之差计算,六级伤残的,每满一年发给1.2个月的当地职工平均工资。

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

以当地职工平均工资为基数,按照伤残等级和解除、终止劳动关系时的年龄,分别发给1-36个月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

依照上述规定,董秀明劳动合同终止时,年满47周岁,徐州市人口预期寿命为男性74.35岁,董秀明应享有28个月的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按本地区3918元基数标准,其主张128588.76元,不违反法律规定,予以支持;15个月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58770元。

关于医疗费、停工留薪工资待遇和护理费、伙食补助费、交通费。

《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进行治疗,享受工伤医疗待遇。

《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二十条,劳动能力鉴定费以及鉴定过程中进行必要医疗检查的费用,参加工伤保险的,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由用人单位支付。

本案中,董秀明为治疗伤情支出医疗费3475.14元、为确定伤情支出鉴定费400元及鉴定检查费565元,合计4440.14元,应由杰瑞公司承担。

《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

停工留薪期一般不超过12个月。

伤情严重或者情况特殊,经设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适当延长,但延长不得超过12个月。

工伤保险条例所称本人工资,是指工伤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前12个月平均月缴费工资。

本人工资高于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300%的,按照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的300%计算;本人工资低于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60%的,按照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的60%计算。

本案中,董秀明所称工资数额为80元/天,杰瑞公司不予认可。

根据法律规定,应由杰瑞公司承担举证责任,否则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停工留薪期一般不超过12个月。

伤情严重或者情况特殊,经设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适当延长,但延长不得超过12个月。

故董秀明要求5年的停工留薪待遇,没有法律依据及事实依据。

仅认定停工留薪期为12个月。

停工留薪期工资为1740元/月*12月=20880元。

生活不能自理的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需要护理的,由所在单位负责。

本案中,董秀明住院及停工留薪期期间,伤情较重,生活需要人员护理,杰瑞公司没有安排人员进行护理,在原铜山县中医院住院期间,医生建议需要2名人员进行护理,由其妻子和另外一名亲属护理,2名亲属在家务农,均无固定收入。

在徐州市中心医院住院期间,董秀明未提供医生建议护理人员数,由其妻进行护理。

出院后自然康复的停工留薪期内,一直由其妻护理。

董秀明要求停工留薪期期间的护理费8004元,不违反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

职工住院治疗工伤的伙食补助费,根据法律规定,该费用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基金支付的具体标准由统筹地区人民政府规定。

酌定18元/天,支持住院期间的伙食补助费1530元。

另,董秀明要求杰瑞公司支付其交通费2000元,《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规定,经医疗机构出具证明,报经办机构同意,工伤职工到统筹地区以外就医的,所需交通、食宿费用由所在单位按照本单位职工因公出差标准报销。

董秀明此项请求不符合上述法律规定的支付条件,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遂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六条,《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四条、第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判决如下:(一)杰瑞公司支付董秀明医疗费3475.14元、鉴定费400元、鉴定检查费565元、停工留薪期工资20880元、停工留薪期期间的护理费8004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为27840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128588.76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58770元、住院期间的伙食补助费1530元,上述费用合计250052.9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二)驳回董秀明其余诉讼请求。

上诉人杰瑞公司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请求依法撤销(2015)铜民初字第506号民事判决书,依法驳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起诉,支持上诉人一审请求。

2、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无劳动关系,上诉人也未承建过被上诉人所述的徐州华鼎钢结构有限公司厂房工程。

上诉人自称其于2009年受伤之后一直在治疗,已经花费了数万元,但是其从未向上诉人主张过医疗费,上诉人也从不知道有被上诉人的存在,被上诉人也承认有责任人为其承担医疗费用,责任人名字叫徐新明。

被上诉人自述其是徐新明的雇工,与徐新明有劳动关系。

上诉人与徐新明无任何关系,因此,被上诉人应向有关责任人主张权利。

综上所述,为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特向贵院提起诉讼,请求贵院依法作出公正裁决,以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被上诉人董秀明答辩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劳动关系已经劳动局劳动行政部门及行政诉讼一、二审生效的法律文书所确认,上诉人说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是不成立的。

既然双方存在劳动关系,被上诉人属于工伤,被上诉人的各项赔偿就应当由上诉人负担,请法庭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经双方当事人确认,本案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为:上诉人应否向被上诉人支付各项工伤保险待遇损失250052.9元。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证据。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实行承包经营,使用劳动者的承包人不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由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发包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

苏高法审委(2011)14号《关于审理劳动人事争议案件的指导意见(二)》第十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其他组织或自然人,劳动者起诉请求确认与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存在劳动关系的,不予支持;但劳动者依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作出的因工伤亡或××确认结论和劳动能力鉴定结论请求赔偿工伤保险待遇,并要求发包人与承包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应予支持。

本案中上诉人确实将工程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符合上述规定,应当就被上诉人主张的各项工伤保险待遇承担赔付责任,一审判决被上诉人各项费用由上诉人承担并无不当。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 琳

审 判 员  史善军

代理审判员  吴 丹

二〇一六年一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周 密


案名: 另案被告)董秀明与另案原告)徐州杰瑞钢结构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5)徐民终字第05184号

裁判日期: 2016-01-18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本院认为,《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实行承包经营,使用劳动者的承包人不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由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发包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
		
		上诉人杰瑞公司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请求依法撤销(2015)铜民初字第506号民事判决书,依法驳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起诉,支持上诉人一审请求。
		
		上诉人徐州杰瑞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瑞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董秀明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2015)铜民初字第50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
		
		本院于2015年12月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