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宁民终字第7459号

裁判日期: 2016-02-18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宁民终字第7459号

法定代表人沈春雷,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韩龙,江苏蓝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濮少华因与被上诉人南京汇仁恒安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仁恒安物业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19日作出的(2015)鼓民初字第35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15年12月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以下双方无争议事实:濮少华于2012年7月进入汇仁恒安物业公司从事保洁工作,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期限自2012年7月10日至2015年6月30日,月基本工资为1320元。

汇仁恒安物业公司为濮少华缴纳了社会保险费。

濮少华实际参加工作年限已满十年。

2014年5月20日,濮少华因病至江苏省人民医院治疗,该院出具的疾病诊断证明书载明其患有“烟雾病”,并建议其休息半个月。

2014年6月4日,濮少华再次至江苏省人民医院就诊,该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载明其患有“慢性丙型肝炎”,建议休息三个月。

2014年7月2日,江苏省人民医院又出具了一份诊断证明书,载明其患有慢性病毒性丙肝,并建议其休息一个月。

2014年11月7日,濮少华又至江苏省人民医院治疗,该院以“烟雾病伴动脉瘤”收治入院。

2014年11月20日,濮少华出院。

当日,江苏省人民医院出具的疾病诊断证明书载明:“烟雾病伴动脉瘤、右侧颞叶区脑出血、蛛网膜下脑出血,并建议休息三个月,继续康复治疗”。

2015年2月3日,江苏省人民医院又出具一份诊断证明书,载明“病毒性肝炎,慢性、丙型、轻度,建议休息一个月。

”2015年3月18日,该院又出具一份门诊疾病诊断证明书,载明“烟雾病伴脑出血”,建议行血管搭桥术,该院在参保职工转外地就诊申请表上出具意见,同意濮少华至北京协和医院治疗。

2015年5月21日,该院又出具一份门诊疾病诊断证明书,载明“烟雾病、脑出血”,建议休一个月。

濮少华曾在2007年至南京鼓楼医院治疗,该院于2007年9月23日出具的疾病诊断证明书载明其患有“宫颈癌”。

原审庭审中,濮少华陈述已经通过手术将宫颈切除,目前没有复发。

2014年5月濮少华出勤14天,5月18日后濮少华未到岗上班。

濮少华在2014年10月出勤24天,其中10月2日出勤,10月21日、22日也均被计作出勤。

2014年11月濮少华出勤6天,11月8日起,其考勤状态为“病假”。

2014年12月起,汇仁恒安物业公司未对濮少华的考勤做标记,该考勤栏为空白。

2014年11月8日起,濮少华未再到汇仁恒安物业公司上班。

2015年5月18日,汇仁恒安物业公司向濮少华寄出劳动合同终止通知书,内容为:“您与单位签订的劳动合同将于2015年6月30日到期,经单位研究决定不再续签,双方的劳动关系将于2015年6月30日起解除”。

濮少华收到通知书后,于2015年5月20日向南京市鼓楼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委于同月27日以未在法定期限内作出受理决定为由出具仲裁申请时间确认书,濮少华遂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确认汇仁恒安物业公司作出的于2015年6月30日起与濮少华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书无效并予以撤销,双方恢复劳动关系。

对双方有争议的事实,原审法院分析认定如下:

(一)劳动合同书的效力问题

濮少华认为,双方签订的自2012年7月10日起2015年6月30日止的劳动合同书因没有合同签订日期等,属于无效合同。

原审法院认证如下:因(2015)宁民终字第2854号案件中,已经认定该劳动合同书的落款处“濮少华”系其本人所签,劳动合同书的效力也已经被该生效民事判决书确认有效,故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二)濮少华医疗期的问题

濮少华认为其目前还在医疗期内,其在第一次庭审中陈述其医疗期应当是24个月;第二次庭审中陈述其医疗期是6个月,从2014年11月7日开始计算,应当享受到2015年12月底。

汇仁恒安物业公司认为,濮少华的医疗期最长为6个月,濮少华自2014年5月起休病假已经超过6个月,医疗期已经届满。

原审法院认证如下:根据劳动部发布的《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需要停止工作医疗时,根据本人实际参加工作年限和在本单位工作年限,给予三个月至二十四个月的医疗期。

其中,实际工作年限在十年以上,在本单位工作年限五年以下的,医疗期为六个月。

第四条规定,医疗期六个月的按十二个月内累计病休时间计算。

1995年劳动部又发布了《关于贯彻﹤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的通知》,该通知第二条规定,对某些特殊疾病(如癌症、精神病、瘫痪等)的职工,在24个月内尚不能痊愈的,经企业和劳动主管部门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医疗期。

本案中,濮少华虽提供了其患有宫颈癌的证据,但其诊断时间为2007年,其在本案中也陈述宫颈癌已经经过手术切除,并未提供宫颈癌需要继续治疗的证据,亦未提供相关部门批准其延长医疗期的证据,故对其主张24个月医疗期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结合濮少华实际工作年限和在汇仁恒安物业公司工作的年限,濮少华的医疗期应当确定为6个月。

本案一审的争议焦点为:汇仁恒安物业公司终止与濮少华的劳动合同是否合法。

原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因截止2015年6月30日劳动合同期满,濮少华享受的医疗期已经超过6个月,其主张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公司不能与其终止劳动合同不符合法律规定,而其又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存在其他劳动合同期满不得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故濮少华要求确认汇仁恒安物业公司于2015年6月30日作出的与其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无效并予以撤销、恢复劳动关系的诉讼请求不符合事实和法律规定,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劳动部关于发布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的规定》第三条、第四条,《关于贯彻﹤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的通知》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驳回濮少华的诉讼请求。

原审案件受理费10元,予以免收。

宣判后,濮少华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上诉人于2012年7月10日至2015年6月30日工作期间患病毒性丙肝、阴道下垂、脑出血、烟雾病等多种难以治疗的疾病。

2014年上诉人患丙肝需休息治疗,被上诉人不让休息,从2014年10月22日让上诉人上班、代班、加班,直至同年11月7日因工作劳累过度身体支持不住,于工作时间发生脑出血。

依据法律规定,上诉人起码享有六个月的医疗期,该医疗期应从2014年11月8日开始计算,但因患丙肝期间被上诉人没有付给病休工资,法院判决给付2014年10月22日至12月的两个月病休工资,该判决于2015年4月生效,但被上诉人至今仍未给付。

医疗期是从实际享受带薪休息治疗开始计算,又因法律规定享受六个月医疗期按十二个月内累计病休时间计算,上诉人要求医疗期至2015年12月止。

至于医疗期满是否需要延期治疗,南京市人社局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已于2015年11月份受理鉴定,最终鉴定结果若能够达到符合终止劳动关系时,被上诉人方可与上诉人终止劳动关系,否则,被上诉人不得与上诉人终止劳动关系。

总而言之,依照劳动法第二十九条第(二)项和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二条第(三)项、第四十五条的规定,被上诉人是不可以终止劳动关系的,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确认被上诉人作出的于2015年6月30日起与上诉人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违法并予以撤销,双方恢复劳动关系。

被上诉人汇仁恒安物业公司未发表答辩意见。

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濮少华未提交新的证据,且对原审法院查明的无异议事实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二条第(三)项的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合同期满时,劳动者存在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的情形,则该劳动合同应当延续至规定的医疗期期满时才能终止。

而劳动者所享受的医疗期一般与其本人实际参加工作年限以及在本单位工作年限直接相关。

按照《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第三条、第四条的规定:实际工作年限十年以上的,在本单位工作年限五年以下的,医疗期为六个月。

医疗期为六个月的按十二个月内累计病休时间计算。

本案中,上诉人濮少华于2012年7月进入被上诉人汇仁恒安物业公司工作,原审法院结合其实际工作年限和在被上诉人汇仁恒安物业公司的工作年限,认定濮少华的医疗期为六个月,具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2014年5月18日后濮少华未到岗上班,后多次赴医院就诊,其中2014年5月20日医院建议休息半个月,6月4日医院建议休息三个月,7月2日医院建议休息一个月。

濮少华在2014年10月份出勤24天、11月份出勤6天。

2014年11月8日起,上诉人濮少华未再到汇仁恒安物业公司上班。

直到2015年6月30日双方所签订的劳动合同期满前,上诉人濮少华已享受的医疗期超过了六个月,因此,被上诉人汇仁恒安物业公司依法有权在该劳动合同期满时行使终止权限。

上诉人濮少华主张应自2014年11月8日起算医疗期,缺乏事实依据。

上诉人濮少华要求计算其医疗期至2015年12月,没有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上诉人濮少华关于被上诉人汇仁恒安物业公司终止劳动合同违法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其要求恢复劳动关系的上诉主张亦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本案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本院予以免收。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传胜

代理审判员  吴晓静

代理审判员  刘 懿

二〇一六年二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尹 琪


案名: 上诉人濮少华与被上诉人南京汇仁恒安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案的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5)宁民终字第7459号

裁判日期: 2016-02-18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宣判后,濮少华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上诉人于2012年7月10日至2015年6月30日工作期间患病毒性丙肝、阴道下垂、脑出血、烟雾病等多种难以治疗的疾病。
		
		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濮少华未提交新的证据,且对原审法院查明的无异议事实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二条第(三)项的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合同期满时,劳动者存在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的情形,则该劳动合同应当延续至规定的医疗期期满时才能终止。
		
		上诉人濮少华因与被上诉人南京汇仁恒安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仁恒安物业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19日作出的(2015)鼓民初字第35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15年12月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