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绥民初字第570号

裁判日期: 2016-01-11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绥芬河市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黑龙江省绥芬河市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绥民初字第570号

委托代理人李洪,黑龙江天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哈尔滨铁路局绥芬河站。

负责人刘汉玉,男,站长。

原告白启有为与被告哈尔滨铁路局绥芬河站劳动争议一案,于2015年11月13日向本院提起诉讼。

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姜广峰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12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白启有及其委托代理人李洪,被告哈尔滨铁路局绥芬河站的委托代理人张红霞、朱喜元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告白启有诉称:原告原系绥芬河先行经贸有限责任公司的大货车司机,该公司历经几次重组,现更名为哈尔滨铁路局绥芬河站。

2003年7月23日,原告在工作过程中发生车祸,造成原告受伤。

原告在牡丹江林业中心医院做了全髋人工关节置换手术。

原告所在单位承担了全部医疗费用,但停发了原告因伤治疗期间的八个月工资40000元(每月5000元)。

2015年9月25日,经牡丹江第一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原告所受伤害达伤残六级,需要择期行左髋关节人工关节更换手术,费用约50000元,10至15年更换一次。

原告认为,原告是在工作时间、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应被认定为工伤。

但被告没有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劳动保障部门申请工伤认定,给原告造成很大损失。

被告哈尔滨铁路局绥芬河站辩称:原告原工作单位绥芬河先行经贸有限责任公司是铁路部门下属的企业,后经多次整合重组,先后更名为牡丹江先行集团绥芬河国际物流公司、牡丹江先行瑞威物流集团绥芬河分公司、黑龙江哈铁安技设备有限公司绥芬河分公司、牡丹江铁路物流有限公司绥芬河分公司。

2013年6月,原告所在公司被撤销,原告划归至哈尔滨铁路局绥芬河站。

经被告多次查找人事档案,未发现有关原告工伤的记载。

原告于2003年7月23日发生人身伤害事故,直至2015年11月提起诉讼,原告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

被告系铁路企业,哈尔滨铁路局设有工伤认定的机构,但原告从未申请过工伤认定。

经被告请示,铁路工伤认定部门认为原告的人事档案中没有任何能够证明工伤的证据,无法为原告认定工伤。

如果原告对此答复不服,应该提起行政诉讼。

在无工伤认定的情况下,原告要求享受相应待遇不符合法律规定。

即使原告所受伤害构成工伤,原告起诉要求给付的额数额计算也无依据。

原告受伤前的平均工资为1300.74元,而不是原告所称的5000元。

综上所述,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原系绥芬河先行经贸有限责任公司货运汽车司机,该公司是铁路部门下属的多种经营企业。

后经多次整合重组,先后更名为牡丹江先行集团绥芬河国际物流公司、牡丹江先行瑞威物流集团绥芬河分公司、黑龙江哈铁安技设备有限公司绥芬河分公司、牡丹江铁路物流有限公司绥芬河分公司。

2013年6月,原告所在公司被撤销,原告人事关系划归至哈尔滨铁路局绥芬河站。

2003年7月23日,原告在运输原木过程中因车祸受伤,造成左股骨粗隆间粉碎性骨折、左胫骨骨折。

原告伤后在牡丹江林业医院治疗28天,期间实施了全髋人工关节置换手术。

其所在单位支付了全部医疗费用。

原告出院后在家休养,原告称单位停发了原告治疗休养期间的八个月工资,只给付其300元生活费。

2005年3月29日,原告到哈尔滨第五骨伤医院复查时,医院发现原告左侧股骨头变形移位、左膝关节骨膜腐烂。

医院建议原告到上海长海医院进行救治。

同年4月8日,经上海长海医院检查,认为原告需更换左膝人工关节,左侧股骨头暂时维持。

原告在上海长海医院住院治疗19天,期间做了左侧人工全膝关节置换手术。

绥芬河先行经贸有限责任公司承担了原告此次治疗的全部费用,并且在原告治疗期间,工资照发。

2015年9月25日,经牡丹江第一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原告所受伤害达伤残六级,需要择期行左髋关节人工关节更换手术,费用约50000元,10至15年更换一次。

2015年11月10日,原告向绥芬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享受工伤待遇。

绥芬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原告未提交工伤认定决定书为由,没有受理。

另查明,原告在受伤前,其左侧股骨头即存在病变,只是原告本人没有察觉。

原告受伤后,其所在单位并未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为原告申请工伤认定,原告及其家属也没有申请工伤认定。

原告受伤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为1300.74元。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在本条例施行之前已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尚未完成工伤认定的,按照本条例的规定执行。

原告所受伤害虽然发生在《工伤保险条例》施行之前,但原告至今未完成工伤认定,故本案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工伤职工有权依据法律规定享受各项工伤待遇。

劳动者是否构成工伤,应由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根据用人单位、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的申请,通过对事故伤害进行调查核实后,依据相关规定最终作出结论。

而对于申请工伤认定的时限,法律作出了严格限制,即用人单位应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起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遇有特殊情况,经报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同意,申请时限可以适当延长。

据此可以看出,申请工伤认定是用人单位的一项法定义务。

但在现实中,用人单位为了推卸责任或出于其他方面考虑,往往都不会及时主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在此情况下,工伤职工的合法权益常常得不到保障。

为此,法律专门赋予工伤职工一项救济途径,即用人单位未在规定时限内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或者近亲属、工会组织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这里的“1年内”,并未规定可以同用人单位申请时限的“30日内”一样在特殊情况下适当延长,故这个“1年内”应当理解为除斥期间。

因用人单位申请工伤认定的时限和工伤职工或者近亲属申请工伤认定的时限最多相差11个月,工伤职工享受工伤待遇的时间最多也可能会晚11个月,对于工伤职工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因此,《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四款规定:“用人单位未在规定的时限内提交工伤认定申请,在此期间发生符合本条例规定的工伤待遇等有关费用由该用人单位负担”。

这也是为了防止用人单位怠于履行义务作出的规定。

但这里的“在此期间”并不是无限期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劳社部函(2004)256号)第六条对此专门予以解释,根据该条规定,用人单位承担工伤待遇及有关费用的期间是指伤害发生之日或职业病确诊之日起到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之日止。

《黑龙江省贯彻﹤工伤保险条例﹥若干规定》第22条规定:“用人单位未按规定要求及时足额缴纳或停缴工伤保险费或未按照规定时限报告工伤、申请工伤认定和核准工伤保险待遇,致使工伤职工或供养亲属未能及时享受工伤保险待遇或造成待遇降低的,由用人单位承担工伤职工的工伤待遇责任”。

这里明确将工伤职工或供养亲属的损失限定在“未及时享受工伤保险待遇或造成待遇降低”这一范畴内,也是为了贯彻前面提到的《工伤保险条例》中所规定的“在此期间发生符合本条例规定的工伤待遇等有关费用”。

故可以得出结论,并不是只要用人单位未在规定时限内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工伤职工此后无限期内发生的的一切工伤待遇都由用人单位承担,因为在用人单位未申请工伤认定的情况下,工伤职工及其近亲属也有权利申请工伤认定。

工伤职工及其近亲属未在规定的期限内申请工伤认定,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其放弃享受工伤待遇的权利。

而职工是否应享受工伤待遇,应以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作出工伤认定为前提条件。

由于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至今亦未受理原告及其近亲属的工伤认定申请,原告如对于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不予受理其工伤认定申请的决定不服,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而不能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

综上,原告的起诉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应予以驳回。

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七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参照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白启有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姜广峰

二〇一六年一月十一日

书记员  范欢欢


案名: 原告白启有与被告哈尔滨铁路局绥芬河站劳动争议一案民事裁定书

案号: (2015)绥民初字第570号

裁判日期: 2016-01-11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绥芬河市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原告白启有为与被告哈尔滨铁路局绥芬河站劳动争议一案,于2015年11月13日向本院提起诉讼。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在本条例施行之前已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尚未完成工伤认定的,按照本条例的规定执行。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姜广峰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12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