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宁民终字第7454号

裁判日期: 2016-02-19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宁民终字第7454号

委托代理人王宁,江苏焯燃律师事务所律师。

法定代表人曹治平,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闵婕,北京市惠诚(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斌,北京市惠诚(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章绕柱因与被上诉人江苏四新科技应用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新科技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9月2日作出的(2015)鼓民初字第38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15年12月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6年1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上诉人章绕柱及其委托代理人王宁、被上诉人四新科技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闵婕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以下双方无争议事实:章绕柱系南京造纸厂下岗工人,2008年从南京造纸厂内退,社保由南京造纸厂缴纳。

2005年5月16日,章绕柱进入四新科技公司工作,双方签订劳动合同,最后一期劳动合同期限自2013年5月1日至2015年4月30日,章绕柱岗位为机修工,工作地点在安徽省来安县。

2013年5月1日,四新科技公司与章绕柱签订《内退人员劳动合同补充协议书》,载明双方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时,不要求公司支付经济补偿。

2014年4月30日,因双方劳动合同到期,四新科技公司通知合同终止。

章绕柱离职前12个月的月平均工资为2893.74元,章绕柱2015年4月工资为2825.76元,四新科技公司同意发放。

2015年4月30日,章绕柱向南京市职业病防治院提出书面申请,要求进行职业病鉴定,但在鉴定过程中,章绕柱对四新科技公司提供的产品不认可,职业病鉴定未能进行。

原审审理中,章绕柱陈述其向南京市鼓楼区安监局、南京市安监局投诉,但均被以工厂在安徽省来安县为由不予处理,章绕柱明确其不愿去来安县安监局投诉处理。

2015年6月2日章绕柱向南京市鼓楼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6月9日该委出具仲裁申请时间确认书。

章绕柱遂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四新科技公司:1.支付经济赔偿金59674.8元;2.支付2015年4月工资2825.76元;3.为章绕柱安排离岗体检。

四新科技公司的营业范围为化工(不含危险化学品)、机械、电子、建筑材料的技术开发、转让、咨询服务及产品销售;为技术合同签订方代购有关设备、器材;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和技术的进出扣。

原审审理中,章绕柱主张其从事的工作具有职业病危害,但未经过相关部门认定。

同时,其明确要求公司承担赔偿金的法律依据为《职业病防治法》第三十六的规定,该规定明确:对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国务院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卫生行政部门的规定组织上岗前、在岗期间和离岗时职业健康检查,并将检查结果书面告知劳动者。

职业健康检查费用由用人单位承担。

用人单位不得安排未经上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的劳动者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不得安排有职业禁忌的劳动者从事其所禁忌的作业;对在职业健康检查中发现有与所从事的职业相关的健康损害的劳动者,应当调离原工作岗位,并妥善安置;对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的劳动者不得解除或者终止与其订立的劳动合同。

对双方有争议的事实,原审法院分析认定如下:

(一)章绕柱从事的行业是否属于职业病危害作业

章绕柱主张其工作场所系有毒有害的化工场所,属于职业病危害作业。

章绕柱提供以下证据:证据1.2013年9月8日的疾病诊断证明书。

载明章绕柱患接触性皮炎,与其长期接触有毒有害物质相关联。

证据2.2015年4月27日、5月7日、5月14日、5月21日、5月28日、6月4日出具的疾病诊断证明书。

疾病诊断证明书中载明章绕柱为过敏性皮炎,建议休一周,证明章绕柱因患接触性皮炎自2015年4月27日至今尚在医疗期内。

证据3.劳动合同2份。

分别载明章绕柱工作岗位为制造部包装岗位、机修工岗位,为直接接触有毒有害物质的岗位。

证据4.体检报告2份。

日期分别为2010年6月2日、2013年5月29日。

2010年体检报告中其白细胞已经低于正常值;2013年体检报告中各项指标正常。

证明单位在入职10年内只安排两次体检,其体检结果与其接触有毒有害物质相关。

四新科技公司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2的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疾病诊断证明书无法看出章绕柱患有接触性皮炎真正的发病原因,其所称因为长期接触有毒有害物质只是其单方面想法,并没有相关证据予以证明,且2015年之后的疾病诊断证明书诊断的病情为过敏性皮炎,同样也没有明确过敏源在哪里;证据3的真实性确认,关联性不予确认,章绕柱职务变化并非如其所述,即使其为操作工,工作地点为固化车间,接触不到有毒有害物质;证据4真实性确认,关联性不予确认,从报告中看出章绕柱并不存在接触性皮炎的症状,其陈述从2010年出现白细胞降低,不能证明工作场所为职业病危害工作,2013年体检报告显示其处于健康状态。

四新科技公司主张章绕柱工作场所并无有毒有害物质。

其提供如下证据:证据1.员工调动申请表。

2012年9月21日,章绕柱由生产制造部酯化操作工调入动力设备部机修工。

证据2.2013年5月29日的体检报告。

证明公司为其体检时除了其自身疾病外,其他一切包括皮肤正常。

章绕柱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2012年9月21日是申请和批准调动,正式调动在2013年5月21日。

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但该体检为普通体检,公司应为其安排职业健康体检,而章绕柱已在2013年9月即已经诊断为接触性皮炎。

章绕柱陈述其从事包装、操作工,主要针对消泡剂(包含很多有毒有害物质)进行包装,消泡剂以小麦淀粉为原料,经过硅油加热,加入防腐剂、工业盐、强酸、强碱,烘干后形成。

工作中需要粉碎机粉碎,产生的粉尘导致皮炎。

2013年5月后,在机修车间维修设备时亦经常接触有毒有害物质。

原审法院认证如下:章绕柱提供的疾病诊断证明书载明其患有接触性皮炎,但疾病诊断证明书中并未明确患病原因和过敏源,故其主张系因接触公司工作环境中的有毒有害物质而患有皮肤病证据不足。

根据《职业病防治法》的规定,一行业是否属于职业病危害工作,应由相关行政部门认定,而在本案中,相关部门并未对四新科技公司是否是职业病危害行业做出认定,故章绕柱主张其从事的行业属于职业病危害作业证据不足。

(二)双方劳动合同终止时章绕柱是否在医疗期内

章绕柱陈述其于2015年4月27日将疾病诊断证明书交给单位,载明其患接触性皮炎,医嘱建议休一周,故在双方终止劳动关系时其处于医疗期。

四新科技公司对疾病诊断证明书真实性无异议,但其陈述章绕柱2015年4月27日未向公司提供疾病诊断证明书,也未向公司请假。

四新科技公司提供如下证据:证据1.章绕柱2014年4月考勤记录。

考勤显示章绕柱2015年4月27日未有考勤记录,4月28日、4月29日均正常出勤,4月30日没有考勤记录。

证据2.员工请假申请表。

载明章绕柱2015年4月27日、4月30日请假,事由为“有事调休一天”,请假类别为年休假。

章绕柱对以上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

其辩称4月27日至皮研所看病,28日将病假条交给公司,并要求公司进行职业病鉴定,但公司没有同意,因当时距月底还有两天,为了全勤奖故以年休假方式请了30日的假。

原审法院认证如下:章绕柱主张其在终止劳动合同关系时为医疗期,但根据四新科技公司提供的考勤表和章绕柱的请假申请表,章绕柱在2015年4月28、29日正常出勤,27日、30日休年假,故其主张在4月27日为医疗期,且向公司请假的证据不足。

本案一审的争议焦点为:一、四新科技公司是否违法终止劳动合同;二、四新科技公司是否应当为章绕柱安排离职体检。

关于四新科技公司是否违法终止劳动合同的问题。

原审法院认为,任何劳动都会对人体产生消耗,从而带来职业危害。

《职业病防治法》第三十六条的适用前提为“对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的劳动者”未经离职体检,不得终止双方劳动合同,但该劳动岗位是否属于职业病防治法规定的“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应由相关行政机关或环境监测机构认定。

本案中,章绕柱主张其从事的工作为接触职业病工作,但并未提供相关部门的对其行业的认定,且其明确表示不愿意去工厂所在地的安监部门进行认定,故其主张从事接触职业病工作,证据不足。

2014年4月27日,章绕柱虽有诊断证明书,但其请假方式为“休年假”,未有证据证明其将请假条提供给单位,故其主张4月30日为医疗期证据亦不足。

四新科技公司在劳动合同期满后终止劳动关系,不违反法律规定,章绕柱主张违法终止,要求支付赔偿金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关于四新科技公司是否应当为章绕柱安排离职体检的问题。

原审法院认为,章绕柱主张其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不符合《职业病防治法》第三十六条的适用条件,故其主张四新科技公司应当为其安排离职前体检,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对其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章绕柱主张的2015年4月份工资2825.76元,四新科技公司同意支付,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二条、第四十四条,《职业病防治法》第三十六条,《江苏省劳动合同条例》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一、四新科技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章绕柱2015年4月份工资2825.76元;二、驳回章绕柱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章绕柱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职业病防治法》第十六条规定:国家建立职业病危害项目申报制度。

用人单位工作场所存在职业病目录所列职业病的危害因素的,应当及时、如实向所在地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申报危害项目,接受监督。

因此,对于用人单位工作场所内是否存在职业病危害因素,应当由用人单位向行政部门主动申报接受监管,而不是由行政部门对用人单位的工作场所、上诉人所从事的行业是否为职业病危害岗位进行行政认定。

原审法院认为相关部门未对被上诉人是职业病危害行业作出认定,并据此作出上诉人从事的行业属于职业病危害作业证据不足的认定有误。

上诉人在2013年即确诊为接触性皮炎,而接触性皮炎是职业病目录中载明的职业病病种之一,虽然疾病诊断证明书中并未明确患病原因和过敏源,但也不能排除上诉人在工作过程中因直接接触有毒有害及粉尘而导致此疾病。

至少对上诉人所患的接触性皮炎而言,应当可以认定为疑似职业病。

对于被上诉人生产消泡剂的事实,双方当事人均认可。

消泡剂虽然非危险化学品,但生产过程需添加各种有毒有害的中间产品,包括防腐剂、强酸、强碱等。

生产时还需要粉碎,导致工作场所内产生大量粉尘,因此,上诉人在工作场所内接触有毒有害物质是无法避免的事实。

(二)上诉人在原审中出具了皮研所的病症诊断证明书及休假建议,上诉人为避免病假导致的经济损失,故以未休的年假替代病假,28日、29日正常出勤,为避免扣除全勤奖金,但不能以此否定上诉人在医疗期内就诊治疗的事实。

依据《劳动合同法》的规定,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或疑似职业病病人在诊断或者医学观察期间的,劳动合同应当续延至相应的情形消失时终止。

虽然上诉人的病情未经鉴定确认为职业病,但因其病种属于职业病目录范围,而且在工作场所内接触的有毒有害物质及粉尘是导致其病因之一,因此,上诉人完全应认定为疑似职业病,但目前仍处于就诊期内。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在原审中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四新科技公司辩称:(一)上诉人主张其所患的接触性皮炎是职业病,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本案中,上诉人仅仅凭一张诊断证明书,且没有明确患病原因、过敏源等,上诉人就以此为由主张自己是职业病并要求被上诉人给予职业病的各种待遇,没有法律依据。

(二)双方之间的劳动合同到期终止,在终止的时候,上诉人并不处于医疗期内,被上诉人不存在违法解除的情形。

2015年4月27日和30日,上诉人以年假方式请假,并没有向公司提出病假申请。

上诉人在劳动合同即将到期,被上诉人已经通知其不再续签的情况下到医院开具了病假条,被上诉人并没有收到上诉人任何病假手续。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上诉人认为自己处于医疗期没有任何依据。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审判决。

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对原审认定的“章绕柱的岗位为机修工”有异议,其认为,劳动合同中确实是如此约定,但在2013年5月21日前其是包装工和操作工,此后才调到机修岗位。

上诉人对原审认定的其他事实不持异议。

被上诉人对原审认定的事实没有异议。

本院对原审认定的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审理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1.被上诉人是否应当为上诉人安排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2.劳动合同终止时上诉人是否处于医疗期内。

关于本案的第一个争议焦点。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劳动合同期满,但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或者疑似职业病病人在诊断或者医学观察期间的,劳动合同应当续延至相应的情形消失时终止。

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对上诉人是否属于从事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工种存在争议,上诉人章绕柱主张其从事的工作是接触职业病工作,但并未提供相关职能部门的认定,其也明确表示不愿意去工作实际履行地的职能部门对其从事的行业进行相关认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九条规定:国家实行职业卫生监督制度。

国务院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卫生行政部门、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依照本法和国务院确定的职责,负责全国职业病防治的监督管理工作。

国务院有关部门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负责职业病防治的有关监督管理工作。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卫生行政部门、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依据各自职责,负责本行政区域内职业病防治的监督管理工作。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负责职业病防治的有关监督管理工作。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卫生行政部门、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应当加强沟通,密切配合,按照各自职责分工,依法行使职权,承担责任。

在本案中,上诉人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所从事的工作为接触职业病危害的工作,因此,其主张在劳动合同期满终止前应当对其进行职业健康检查,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关于本案的第二个争议焦点。

本院认为,医疗期制度是法律设定的用于保护患病劳动者的法律制度,其构成要件不仅包括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可以享受医疗期待遇的条件,同时还要求劳动者向用人单位办理相关享受医疗期待遇的手续,如提交因病休假的申请和医疗证明等。

本案中,上诉人在双方合同期满时并未向被上诉人请病假,亦未提交相关就诊证明材料,因此,上诉人主张其处于医疗期内,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在此情况下,被上诉人作出的劳动合同终止决定,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上诉人主张违法终止劳动合同的赔偿金,原审法院未予支持,并无不当。

综上,上诉人章绕柱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本院予以免收。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传胜

代理审判员  吴晓静

代理审判员  刘 懿

二〇一六年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尹 琪


案名: 上诉人章绕柱与被上诉人江苏四新科技应用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案的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5)宁民终字第7454号

裁判日期: 2016-02-19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本院对原审认定的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劳动合同期满,但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或者疑似职业病病人在诊断或者医学观察期间的,劳动合同应当续延至相应的情形消失时终止。
		
		本院认为,医疗期制度是法律设定的用于保护患病劳动者的法律制度,其构成要件不仅包括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可以享受医疗期待遇的条件,同时还要求劳动者向用人单位办理相关享受医疗期待遇的手续,如提交因病休假的申请和医疗证明等。
		
		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对原审认定的“章绕柱的岗位为机修工”有异议,其认为,劳动合同中确实是如此约定,但在2013年5月21日前其是包装工和操作工,此后才调到机修岗位。
		
		上诉人章绕柱因与被上诉人江苏四新科技应用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新科技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9月2日作出的(2015)鼓民初字第38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