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沪三中行终字第124号

裁判日期: 2015-09-21

案件类型: 行政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姚于梅。

委托代理人姚于琪。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

法定代表人施家仪。

委托代理人钱莹。

委托代理人方逸翔。

原审第三人上海闸北富业公司。

法定代表人章焯。

委托代理人严文宁。

委托代理人陈国庆。

上诉人姚于梅因劳动和社会保障一案,不服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2015)黄浦行初字第69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15年7月2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审认定:姚于梅的社会保险个人账户内1993年的缴费月数为8个月。

1993年10月8日,上海市闸北区飞乐纸箱厂(以下简称“飞乐纸箱厂”)填写《职工个人账户和养老金支付启封(封存)情况表》,以事假为由封存姚于梅的个人账户,并于1998年6月18日再次填写《职工、养老人员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变更申报表》,启封姚于梅个人账户。

后飞乐纸箱厂于2002年将其在册人员与退休职工关系划归上海三联劳动服务所管理,上海三联劳动服务所又于2008年将在职职工、退休职工划归上海永红仪器厂管理,上海永红仪器厂再于2009年划归上海闸北富业公司(以下简称“富业公司”)管理。

富业公司于2014年6月填写《社会保险业务申报表》(申报1),向上海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以下简称“市社保中心”)下属经办机构申请补缴姚于梅于1993年6月至1998年2月期间的社会保险费,并提交姚于梅的托管材料。

市社保中心于2014年7月受理后,于2014年8月21日作出流水号为BBXXXXXXXXXXX的《办理情况回执》,认定富业公司的申请不符合政策规定,不能办理。

姚于梅收悉后不服,向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行政复议,复议机关于2015年2月12日作出沪人社复决字[2014]第204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被诉办理情况回执。

姚于梅仍不服,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判决撤销市社保中心2014年8月21日作出的流水号为BBXXXXXXXXXXX的不予办理富业公司要求补缴姚于梅1993年6月至1998年2月期间社会保险费申请的行政行为。

原审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以下简称《社会保险法》)、《上海市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办法》(以下简称《本市养老办法》)的相关规定,市社保中心负有办理本市社会保险业务的相关职能。

本案中,根据各方当事人陈述,富业公司于2014年6月向市社保中心提出申请要求补缴姚于梅涉案期间的社会保险费,市社保中心依法于2014年7月受理后,于2014年8月21日作出不予办理第三人上述申请的行政行为,程序合法。

针对富业公司能否在事后为姚于梅补缴涉案期间内的社会保险费险费的争议焦点,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市社保中心提供的姚于梅个人账户信息,姚于梅于1993年的缴费月数为8个月,结合飞乐纸箱厂于1993年10月8日因事假封存姚于梅个人账户并于1998年6月18日启封该账户、姚于梅及第三人均无法提供姚于梅在涉案期间内的工资发放记录等情况,可以印证姚于梅个人账户1993年6月至1993年8月已缴费,1993年9月至1998年2月由飞乐纸箱厂封存的事实。

姚于梅关于其在1993年9月至1998年2月在飞乐纸箱厂工作并实际领取工资收入,主张飞乐纸箱厂的托管单位第三人富业公司应为姚于梅缴纳相关社会保险费的主张,缺乏相应工资发放记录等证据,法院不予采纳。

市社保中心按照《社会保险法》、《本市养老办法》的规定,根据富业公司提供的现有材料,不予办理富业公司补缴姚于梅涉案期间社会保险费,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姚于梅如果认为飞乐纸箱厂当年未依法为姚于梅缴纳社会保险费,导致姚于梅权益受到侵害的,可以寻求其他救济途径。

姚于梅要求撤销被诉办理情况回执的诉讼请求,缺乏依据,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九条、第六十九条的规定,于2015年6月5日判决驳回姚于梅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已预交),由姚于梅负担。

判决后,姚于梅不服,上诉于本院。

上诉人姚于梅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993年10月,飞乐纸箱厂以事假为由擅自封存了上诉人的社会保险费个人帐户,且不通知上诉人本人。

原审判决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社会保险费的计算是根据应发工资来核定,而不是以实发数来核定。

故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其原审诉求。

被上诉人市社保中心辩称:上诉人和原审第三人没有提供要求补缴的时间段内实际发放工资的证明,故被上诉人不予办理补缴社会保险费的事项。

事假不是本案被上诉人不予办理补缴事宜的原因。

飞乐纸箱厂应当告知上诉人个人账户封存及启封的情况。

每年7月,上诉人会有社会保险账户结息单寄给个人,故上诉人也应当知道本人社会保险费缺额的情况。

上诉人1998年缴费共计10个月是指1998年6月至1999年3月。

上诉人1998年3至5月封存账户期间没有缴纳社会保险费。

请求维持原审判决,驳回姚于梅的上诉请求。

原审第三人富业公司述称:飞乐纸箱厂是其托管单位。

姚于梅被飞乐纸箱厂以事假为由封存及启封养老保险账户的具体事宜,第三人并不知情。

要求法院维持原审判决,驳回姚于梅的上诉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审认定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上诉人姚于梅1993年社会保险个人账户内的缴费月数是8月,即1993年1月至8月;1998年社会保险个人账户内的缴费月数是10月,即1998年6月至1999年3月。

飞乐纸箱厂没有为姚于梅缴纳1993年9月至1998年5月的社会保险费,合计57个月。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社会保险法》第八条规定,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提供社会保险服务,负责社会保险登记、个人权益记录、社会保险待遇支付等工作。

被上诉人市社保中心具有办理本案所涉社会保险业务的法定职权。

被上诉人于2014年7月收到原审第三人富业公司提交的为上诉人姚于梅补缴社会保险费的申请后,于2014年8月21日以办理情况回执的形式告知申请人不能办理,行政程序并无违法之处。

本案中,上诉人姚于梅在原审中要求补缴1993年6月至1998年2月的社会保险费,在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又确认姚于梅未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期间是1993年9月至1998年5月。

但对于1993年至1998年间姚于梅在飞乐纸箱厂的工资收入,上诉人和原审第三人均未能提供相应证据加以证明。

《社会保险法》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国家规定的本单位职工工资总额的比例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记入基本养老保险统筹基金。

第二款规定,职工应当按照国家规定的本人工资的比例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记入个人账户。

在上诉人姚于梅工资不确定的情形下,被上诉人市社保中心作出不予办理补缴社会保险费业务的决定,事实认定清楚,法律适用准确。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理由不能成立。

原审判决驳回姚于梅的诉讼请求正确,应予维持。

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姚于梅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案名: 姚于梅与上海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劳动和社会保障二审行政判决书

案号: (2015)沪三中行终字第124号

裁判日期: 2015-09-21

案件类型: 行政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判决后,姚于梅不服,上诉于本院。
		
		经审理查明,原审认定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上诉人姚于梅因劳动和社会保障一案,不服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2015)黄浦行初字第69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15年7月2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认为,《社会保险法》第八条规定,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提供社会保险服务,负责社会保险登记、个人权益记录、社会保险待遇支付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