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浦民一(民)初字第16922号

裁判日期: 2015-07-22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原告山鹰。

委托代理人张月萍,上海九州通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惠普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ROBERTYULANGMAO。

委托代理人罗欣,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孔琪,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山鹰与被告上海惠普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5月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5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山鹰及委托代理人张月萍、被告上海惠普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罗欣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告山鹰诉称,原告于2005年7月11日进入被告处工作,双方签订自2012年2月1日起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约定原告担任HPIT部门软件工程师一职。

2014年8月13日,原告接到公司《岗位变化协商通知书》,称公司为适应市场发展及客观经济情况重大变化而进行业务经营方式的调整,原告所在部门在影响范围之内,故要求原告在公司内部寻找空缺岗位或与公司协商解除劳动合同。

对该通知原告不认可,原告一直在正常工作,甚至应被告要求将自己的知识传授给新同事,原告从事的工作始终存续,并不存在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而影响合同履行之情形。

另外,原告也根据被告的要求,积极在公司内部寻找能胜任并感兴趣的空缺岗位,也多次申请空缺岗位,但被告要么不回复,要么以原告不适合申请岗位而拒绝原告,因此被告实际上没有与原告进行实质意义上的协商,最终被告于2014年10月17日非法解除了与原告的劳动合同。

劳动合同解除后,原告直到2014年11月19日才收到退工单和劳动手册。

现不服仲裁裁决结果,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1、被告支付原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46,281.84元(人民币,下同);2、被告支付延误退工损失20,047.90元。

被告上海惠普有限公司辩称,被告因组织架构精简,与原告订立劳动合同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已发生重大变化,导致劳动合同无法继续履行,被告也妥善安排了变更工作岗位的协商计划及人员安置计划,就原告申请的G11N自动化工程师岗位,被告曾通过邮件、电话等方式通知原告前来面试,但一直无法与原告取得联系,就原告申请的其他岗位,亦存在不符合被告岗位要求之情形,最终因协商未成而解除劳动合同,根据法律规定应系合法解除。

关于退工单及劳动手册,被告曾于2014年10月17日邮寄给原告,但因联系不上原告而被退回,被告不存在扣留之恶意,原告也没有证据证明由此遭受的损失,故不同意原告全部诉请。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05年7月11日进入被告处工作,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自2012年2月1日起变更为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约定原告担任HPIT部门软件工程师一职。

2014年8月13日,被告向原告发出《岗位变化协商通知书》,称被告为适应市场发展及客观经济情况的重大变化,正在进行业务经营方式的调整,原告所在部门在影响范围之内,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自2014年10月18日起因调整而无法继续履行,故要求原告自2014年8月18日起在以后的四周里(至2014年9月12日)可以:1、在公司内部寻找能胜任且感兴趣的空缺岗位,公司将根据原告意愿及能力进一步与原告协商,若符合岗位要求,将被优先考虑;2、也可以与公司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并签订协议。

若原告在2014年8月19日下午15时前未以书面方式就解除方案提交反馈且在2014年8月22日下午15时前签署劳动合同解除协议,或未在“岗位变化协商规划”结束时(2014年9月12日下午18时前)就其他工作机会与公司协商一致,即视为经双方协商未能就劳动合同的变更/解除达成协议,公司将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

后原告多次申请被告空缺岗位,最终未就空缺岗位达成一致意见。

2014年9月12日,被告将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事宜通知所在工会。

2014年9月15日,被告向原告发出《提前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载明双方劳动合同于2014年10月17日解除。

2014年11月19日,被告将退工单和劳动手册交付给了原告。

2015年2月5日,原告向上海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被告:1、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37,169.16元;2、支付未及时办理退工的经济损失20,047.90元。

2015年4月20日,上海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被告支付原告未及时办理退工的损失699.31元,对原告其他请求未予支持。

原告不服上述裁决诉至本院。

审理中,双方一致确认若存在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计算基数为18,225.36元。

另查明,2015年3月4日原告与被告的仲裁庭审笔录载明:  “申:公司发给我的9.22邮件我收到,我觉得面试是形式,就算面试也不会录用,且已经超过9.12的截止时间……”  “被:提供:……2、关于中国区按要求实施2014财年机构精简计划的要求,证明公司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中国区域要解除700人……4、2014.9.22邮件,证明公司通知申请人来面试岗位……”“申:……2、书面的内容认可,解除理由不认可,我应该优先被留用……4、邮件收到了,原因如前陈述……”。

上述事实,由原告提供的沪劳人仲(2015)办字第190号仲裁裁决书、劳动合同、劳动合同更新确认书、提前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退工证明;被告提供的快递面单、岗位协商电子邮件、岗位变化协商通知书、致工会函、仲裁庭审笔录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审理中,被告陈述称:由于全球经济状况及IT行业面临的挑战导致公司近年来连续出现利润下滑的情况,原、被告双方签订劳动合同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导致合同无法继续履行,被告也妥善安排了变更工作岗位的协商计划但最终因原告原因协商未成。

为证明其主张,被告还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惠普中国区董事会主席毛渝南签发的《关于中国区按要求实施2014财年机构精简计划的请求》;  2、《上海惠普公司2014机构精简与工会代表民主协商会议纪要》;  3、《岗位协商变化通知书》;  4、2014年9月22日、23日发送给原告的邮件,并抄送了原告的私人邮箱,证明就原告申请的空缺职位(G11N自动化工程师),被告安排了视频电话面试,并通过手机、座机、工作邮箱、私人邮箱与原告取得联系,但最终因电话无人接听、邮件未回复不得不放弃面试的事实。

原告对证据1、2的真实性均无法确认,称从未看到过,也不知道所谓的机构精简计划,即使有影响也尚未达到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导致合同无法履行的程度。

相反原告在此期间始终应被告要求将自己的知识传授给新加入的同事,说明原告所从事的工作内容和项目始终是存在的。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2014年6月16日向新同事传授知识的往来邮件、2014年8月18日向新同事传授知识的往来邮件。

被告表示无法确认上述邮件的真实性。

原告对证据3、4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表示并未接到被告的面试电话,私人邮箱原告亦无实时关注的义务,且2014年9月14日至10月13日原告工作邮箱被封,无法及时查看,上述邮件其是在事后才知道的。

同时,原告称其积极按照《岗位协商变化通知书》的提示在公司内部寻找空缺岗位,并多次申请,被告或者没有回复,或者经面试无理由告知原告不合格,实际上并没有经过实质意义上的协商。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被告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三款的规定解除劳动合同需同时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继续履行;二是经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

就条件一,被告称客观情况为全球经济及IT行业影响导致的公司利润下滑、公司进行人员精简计划,而原告所在岗位在精简之列,并向本院提交《关于中国区按要求实施2014财年机构精简计划的请求》、《上海惠普公司2014机构精简与工会代表民主协商会议纪要》、《岗位协商变化通知书》及仲裁庭审笔录予以证明。

本院认为,首先,被告向本院提交的《岗位变化协商通知书》,原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且亦为原告方提交使用的证据,该通知书载明“为适应市场发展及客观经济情况的重大变化,公司正在努力进行业务经营方式的调整。

您(即原告)所在的部门因上述变化亦在影响范围之内,而您与公司所签署的劳动合同将于2014年10月18日起因调整的需要而无法继续履行……”,故应视为被告已将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导致合同无法继续履行的情况告知了原告。

其次,就被告提供的两份文件《关于中国区按要求实施2014财年机构精简计划的请求》、《上海惠普公司2014机构精简与工会代表民主协商会议纪要》,原告虽然对真实性无法确认,但在仲裁中却表示对《关于中国区按要求实施2014财年机构精简计划的请求》的“书面的内容认可,解除理由不认可,我应该优先被留用”,原告意见前后不一致,且未对变更后的意见作出合理解释,另外,上述两份文件的真实性已在本院的其他生效判决得到确认,故上述两份文件可以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再次,从原告自身来看,原告在知晓公司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劳动合同无法继续履行的情况下,根据《岗位变化协商通知书》的要求在公司内部积极寻找空缺岗位,实际上以行动认可了公司客观情况确实发生重大变化。

审理中,原告就为何在公司内部另行寻找空缺岗位未向本院说明其他理由,故本院采纳被告观点,即被告公司经营方式调整,原告劳动合同无法继续履行。

就解除劳动合同条件二的诚信磋商程序,被告向本院提交了2014年9月22日、23日发送给原告的邮件和仲裁庭审笔录,证明被告安排了岗位面试,但原告拒绝的事实。

原告对邮件及仲裁庭审笔录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表示其系事后才看到面试邮件的,且2014年9月14日至10月13日期间其工作邮箱被封也无法查看。

本院认为,原告对邮件的真实性无异议,也确认事后看到了面试邮件,故本院对被告曾安排原告岗位面试的事实予以确认。

对于原告系当时看到还是事后看到面试邮件,本院认为,原告在仲裁庭审笔录中表示“公司发给我的9.22邮件我收到,我觉得面试是形式,就算面试也不会录用,且已经超过9.12的截止时间……”、“邮件收到了,原因如前陈述”,而在本次庭审过程中又否认当时收到面试邮件,主张2014年9月14日至10月13日期间工作邮箱被封,因原告在仲裁与诉讼期间意见不一致,且就邮箱被封未向本院提交相关证据,本院认为原告在仲裁中的陈述具有更大的盖然性,故本院采信被告观点,即原告当时收到并看到了面试邮件。

鉴于原告看到了面试邮件,而未能参加面试,又未能说明未参加面试的合理理由,故本院认定未参加面试的责任在原告,应视为被告就岗位变化尽到了诚信协商的义务,且原告在本案审理中亦自认其多次申请被告空缺岗位,被告亦曾安排过其他岗位的面试(只是原告认为经面试无理由告知不合格),故本院认定被告履行了协商程序,最终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协商一致。

综上,被告公司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继续履行,经协商,双方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达成一致,被告据此解除双方的劳动合同,并无不当,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延误退工的损失,根据法律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的劳动关系终止后,应于15日内为劳动者办妥退工手续。

本案中,双方劳动合同于2014年10月17日解除,被告应于2014年11月1日前为原告办妥退工手续,现被告于2014年11月19日将退工单和劳动手册交付给原告,已经超过了法律规定的期限,理应依法向原告支付延误退工损失。

审理中,被告辩称其曾于2014年10月17日向原告邮寄退工单及劳动手册,但因联系不上原告而被退回,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有效证明原告怠于接受退工,本院不予采纳。

审理中,原告主张按照每月18,225.36元的标准计算延误退工损失,因未提供证据,故本院不予采纳。

根据原告工龄及失业保险金支付标准,经计算,原告2014年11月2日至2014年11月19日期间的延误退工损失为760.50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三款、第五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上海惠普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山鹰2014年11月2日至2014年11月19日期间的延误退工损失760.50元;  二、驳回原告山鹰的其余诉讼请求。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计5元,免予收取。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案名: 山鹰与上海惠普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5)浦民一(民)初字第16922号

裁判日期: 2015-07-22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审理中,原告主张按照每月18,225.36元的标准计算延误退工损失,因未提供证据,故本院不予采纳。
		
		就条件一,被告称客观情况为全球经济及IT行业影响导致的公司利润下滑、公司进行人员精简计划,而原告所在岗位在精简之列,并向本院提交《关于中国区按要求实施2014财年机构精简计划的请求》、《上海惠普公司2014机构精简与工会代表民主协商会议纪要》、《岗位协商变化通知书》及仲裁庭审笔录予以证明。
		
		对于原告系当时看到还是事后看到面试邮件,本院认为,原告在仲裁庭审笔录中表示“公司发给我的9.22邮件我收到,我觉得面试是形式,就算面试也不会录用,且已经超过9.12的截止时间……”、“邮件收到了,原因如前陈述”,而在本次庭审过程中又否认当时收到面试邮件,主张2014年9月14日至10月13日期间工作邮箱被封,因原告在仲裁与诉讼期间意见不一致,且就邮箱被封未向本院提交相关证据,本院认为原告在仲裁中的陈述具有更大的盖然性,故本院采信被告观点,即原告当时收到并看到了面试邮件。
		
		鉴于原告看到了面试邮件,而未能参加面试,又未能说明未参加面试的合理理由,故本院认定未参加面试的责任在原告,应视为被告就岗位变化尽到了诚信协商的义务,且原告在本案审理中亦自认其多次申请被告空缺岗位,被告亦曾安排过其他岗位的面试(只是原告认为经面试无理由告知不合格),故本院认定被告履行了协商程序,最终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协商一致。
		
		综上,被告公司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继续履行,经协商,双方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达成一致,被告据此解除双方的劳动合同,并无不当,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