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沪一中行终字第444号

裁判日期: 2015-09-24

案件类型: 行政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王昆。

委托代理人温志维,上海上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市浦东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法定代表人**,局长。

委托代理人***。

委托代理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佐必林木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

委托代理人***。

上诉人王昆因工伤认定行政行为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5)浦行初字第290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15年9月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9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上诉人王昆的委托代理人温志维,被上诉人上海市浦东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浦东人保局)的委托代理人***、***,被上诉人上海佐必林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佐必林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了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审查明,2015年1月28日王昆至浦东人保局处,提供了加盖佐必林公司公章的工伤认定申请表、委托书、劳动关系确认表等材料,以佐必林公司为申请人,要求对王昆于2014年10月9日所受事故伤害依法进行工伤认定。

浦东人保局收取了相关材料,当场向王昆送达了两份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并于当日向王昆制作了工伤认定调查记录。

2015年3月6日,浦东人保局对申请人佐必林公司、从业人员王昆作出浦东人社认(2015)字第892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调查核实情况如下:佐必林公司员工王昆于2014年10月9日,在工作时,不慎被机器碰伤左拇指;于2014年10月9日经解放军第八五医院治疗,诊断为左拇指缺失切割伤。

浦东人保局认为王昆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上海市工伤保险实施办法》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为工伤。

并向王昆邮寄送达了两份决定书。

佐必林公司不服,诉至原审法院,请求撤销上述认定工伤决定。

原审认为,浦东人保局是本案适格被告,其提供的职权依据充分。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佐必林公司有无委托王昆以该公司的名义申请工伤认定。

对此,浦东人保局当庭表示王昆提供的佐必林公司的申请材料形式上均符合法律规定,也加盖了单位公章,实践中对于一些单位规模小、受伤无争议的工伤认定案件,也常有用人单位委托受伤职工以单位名义申请工伤认定,且法律也未禁止用人单位在申请工伤认定时委托受伤职工。

佐必林公司坚持认为王昆偷盖公章伪造材料,而王昆表示系佐必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加盖了公章。

对此,原审认为,《工伤认定办法》第九条至第十五条均规定了在工伤认定中,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有进行调查核实的法定职责。

本案之所以有上述争议正是在于浦东人保局接受王昆递交的以佐必林公司名义提起的工伤认定申请后,没有向佐必林公司进行过相关情况的核实,既没有核实过是否委托过王昆代表佐必林公司来申请工伤认定,也没有核实过王昆所受伤害的基本情况。

浦东人保局提供的证据只能证明受理决定书及被诉认定工伤决定都是送达给王昆的,由于浦东人保局没有向佐必林公司进行任何调查核实,屏蔽了佐必林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在整个工伤认定过程中的知情权、陈述及举证的权利,遂引发本案诉讼。

综上,浦东人保局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没有依法进行调查核实,程序违法,遂判决一、撤销浦东人保局2015年3月6日作出的浦东人社认(2015)字第892号认定工伤决定;二、浦东人保局于本判决生效后60日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判决后,王昆不服,上诉于本院。

上诉人王昆上诉称,原审查明事实有误,上诉人系被上诉人佐必林公司员工,该公司委托了上诉人办理相应工伤认定申请,也知晓工伤事由。

佐必林公司还给上诉人购买过商业险,并向保险公司提供了认定工伤决定书等材料办理理赔,由此也可以说明佐必林公司知晓工伤的情况。

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判决驳回原审原告佐必林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辩称,被上诉人佐必林公司委派上诉人本人办理工伤认定申请,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对工伤认定申请材料进行了书面审核,申请材料加盖了公司公章,浦东人保局也通过电话与公司联系人王*进行了确认,申请工伤认定系佐必林公司真实意思表示。

浦东人保局根据上诉人提交的材料,与单位联系人电话沟通,也对上诉人进行调查核实,作出被诉认定工伤决定正确。

浦东人保局向佐必林公司委托的上诉人进行询问和送达,程序合法。

同意上诉人的上诉意见,原审判决错误,请求予以撤销。

被上诉人佐必林公司辩称,上诉人不是被上诉人佐必林公司员工,该公司没有委托上诉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没有出具工伤事故报告,申请材料中王*签名系伪造,公司也没有盖章。

对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认定的事实均不认可,浦东人保局在调查过程中没有向佐必林公司进行送达。

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开庭审理中,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以向原审法院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表、授权委托书、身份证;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认定工伤决定书》及邮寄查询记录;劳动关系确认表、佐必林公司营业执照副本;工伤事故报告及门诊病历;对上诉人所作的工伤认定调查记录等证据,证明其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行政行为合法。

二审中,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又提交了上海市工伤劳动能力鉴定申请表及附件、鉴定结论书,进一步证明被上诉人佐必林公司知道工伤认定申请,在工伤劳动能力鉴定申请表中也加盖了公司公章。

上诉人对浦东人保局二审中提交的证据予以认可。

被上诉人佐必林公司认为,浦东人保局二审提交的证据超过法定举证期限,也不认可证据的真实性。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二审提交的证据系该局在作出行政行为后自行收集,亦超过法定的举证期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第一条、第六十条第(一)项的规定,本院不予采纳。

被上诉人佐必林公司在二审中提供了***、王*的证言证词,证明公司法定代表人未委托上诉人代表公司提出工伤认定申请,也未加盖公章;公司联系人王*从未见过劳动关系确认表,也未签名。

上诉人和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对上述证据均有异议。

本院认为,根据《证据规定》第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对佐必林公司在第一审程序中无正当事由未提供而在第二审程序中提供的上述证据,不予采纳。

上诉人委托代理人在二审中申请法院开具调查令,调查上诉人在商业保险中办理工伤理赔伤残赔偿金和医药费时所提供的所有材料,以证明上诉人所述事实。

本院认为,上述调查内容与本案被诉认定工伤决定行政行为合法性审查无关,故对该申请不予准许。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无误,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等规定,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作为本区域内工伤保险工作的负责部门,依法具有作出工伤认定的职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证据规定》第一条的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根据审核需要可以对事故伤害进行调查核实。

本案中,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认定上诉人系受伤害从业人员,又认定上诉人系佐必林公司办理工伤认定相关事务的委托代理人,在上诉人与佐必林公司之间就认定工伤事宜存在利害关系的情况下,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应当向佐必林公司进行核实。

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现向法院提供的作出认定工伤决定的事实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在整个认定工伤的行政程序过程中,向佐必林公司核实过授权委托及上诉人所受伤害情况并向该公司进行依法送达的事实。

庭审中,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亦确认,仅上诉人本人至该局办理工伤认定申请,因该局认定上诉人系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故仅对上诉人制作了调查记录并将相关文书均送达给上诉人。

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辩称,其通过电话与公司联系人王*进行过确认,王*表示佐必林公司委托了上诉人办理工伤认定申请。

但该局未提供相应的事实依据,佐必林公司对该事实亦不予认可,本院难以采信。

综上,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以现有证据作出被诉认定工伤决定行政行为,主要证据不足,违反法定程序。

原审判决撤销被诉认定工伤决定并判令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并无不当。

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本院难以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王昆负担(已付)。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案名: 王昆诉上海佐必林木业有限公司等劳动和社会保障一案

案号: (2015)沪一中行终字第444号

裁判日期: 2015-09-24

案件类型: 行政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上诉人王昆因工伤认定行政行为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5)浦行初字第290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认为,根据《证据规定》第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对佐必林公司在第一审程序中无正当事由未提供而在第二审程序中提供的上述证据,不予采纳。
		
		但该局未提供相应的事实依据,佐必林公司对该事实亦不予认可,本院难以采信。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浦东人保局二审提交的证据系该局在作出行政行为后自行收集,亦超过法定的举证期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第一条、第六十条第(一)项的规定,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于2015年9月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9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