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沪一中民三(民)终字第1496号

裁判日期: 2015-11-25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俞雄。

委托代理人杨少翔,上海瑞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鲍姆氟塑料(上海)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基达,上海市荣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方以矩,上海市荣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俞雄因与被上诉人鲍姆氟塑料(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鲍姆氟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2015)金民四(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15年7月2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8月31日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审理。

上诉人俞雄及其委托代理人杨少翔,被上诉人鲍姆氟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基达、方以矩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审查明:俞雄自2013年5月6日起进鲍姆氟公司工作,双方签订了一份期限自2013年5月6日起至2016年5月5日止的劳动合同。

2014年7月31日,鲍姆氟公司以经济性裁员为由,解除了与俞雄的劳动合同。

2014年7月23日,上海市金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受理用人单位裁减人员情况报告回执。

2014年8月4日,鲍姆氟公司向俞雄出具“提前终止劳动合同的补偿和工作移交”,内容载明“本公司于7月31日以‘经济性裁员’为由,通知你解除公司与你的《劳动合同》,并承诺,公司将依照相关法条,给你支付提前终止《劳动合同》的补偿……方案如下:1、你自2013年5月6日-2014年7月31日在本公司工作,共计15个月,视为1.5年,按一年补偿前12个月的税前平均月工资的一个月的规定,补偿你1.5个月的税前工资;2、按照你8月1日提出的5月26日至7月25日期间的加班记录,你提出去除7月份3天事假,折算加班为26天,有待核实后,予以确认……”。

俞雄未予同意。

2013年8月至2014年4月期间,俞雄每月基本工资8,500元、奖金3,500元;2014年5月至同年7月期间,俞雄每月基本工资9,300元、奖金3,850元。

2014年9月15日,鲍姆氟公司申请劳动仲裁,要求俞雄返还:1、员工宿舍钥匙1枚、移动硬盘1只(品牌:Seagate,容量1T);2、预支款696.80元。

俞雄于同年10月9日提出反申请,要求鲍姆氟公司:1、恢复劳动关系;2、自2014年8月1日起按13,150元/月的标准支付工资;3、支付2014年5月1日至同年7月31日加班工资14,450.57元。

上海市金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同年12月7日作出裁决:1、俞雄返还鲍姆氟公司移动硬盘1只(品牌:Seagate,容量:1T);2、俞雄返还鲍姆氟公司预支款696.80元;3、对俞雄要求恢复与鲍姆氟公司劳动关系的请求,予以支持;4、鲍姆氟公司支付俞雄2014年10月9日至同年12月7日期间的工资24,010.06元;5、鲍姆氟公司支付俞雄2014年5月1日至同年7月31日加班工资14,450.57元;5、对俞雄、鲍姆氟公司的其他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裁决后,俞雄、鲍姆氟公司均不服,分别提起了民事诉讼。

俞雄的原审诉请为:1、维持仲裁裁决第一、二、三、五项;2、鲍姆氟公司支付其2014年8月1日至双方实际恢复劳动关系之日期间的工资[以12个月税前平均工资15,382.85元作为计算标准]。

鲍姆氟公司的原审诉请为:1、不予恢复其公司与俞雄之间的劳动关系;2、不支付俞雄2014年10月9日至同年12月7日期间的工资24,010.06元;3、不支付俞雄2014年5月1日至同年7月31日期间加班工资14,450.57元;4、俞雄返还移动硬盘一只(品牌Seagate,容量1T);5、俞雄返还预支款696.80元。

原审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在于鲍姆氟公司解除与俞雄的劳动合同的行为是否违法。

根据规定,企业符合经济性裁员的相关情形,需要裁减人员二十人以上或者裁减不足二十人但占企业职工总数百分之十以上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向工会或者全体职工说明情况,听取工会或者职工的意见后,裁减人员方案经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可以裁减人员。

本案中,鲍姆氟公司共有员工11名,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的经济性裁员人数为2人,占到该公司职工总数百分之十以上,属于经济性裁员的人数范围。

鲍姆氟公司因经营困难决定进行经济性裁员,召开了职工大会,且审议通过了裁减人员方案,并报告了劳动行政部门,故已经履行相关的经济性裁员的程序,该公司经济性裁员符合法律规定。

另该公司同意按照法律规定支付俞雄代通金及经济补偿。

由此,鲍姆氟公司根据经济性裁员方案解除与俞雄的劳动合同的行为,系合法解除。

对俞雄主张鲍姆氟公司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意见,不予采纳。

对鲍姆氟公司要求不予恢复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及不支付俞雄2014年10月9日至同月12月7日期间的工资24,010.06元的诉讼请求,可予支持。

对俞雄要求鲍姆氟公司支付2014年8月1日至实际恢复劳动关系之日期间工资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由于合法解除之后产生的经济补偿等相关事宜,因俞雄不要求在本案中作出处理,而鲍姆氟公司虽同意支付,但未在本案中提出相应的诉讼请求,双方尚未对此产生纠纷,故本案中对此不作处理,如双方对此发生争议,可另行主张权利。

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二在于2014年5月1日至同年7月31日期间俞雄是否存在加班或者约定折算加班的事实。

根据规定,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初步举证责任。

根据俞雄提供的相关证据及其陈述,其主张该期间的加班均系其认为按照双方的约定进行的折算,实际并不一定存在双休日工作的情况;俞雄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存在加班的事实或者双方就约定加班达成一致意见,也未提供证据证明鲍姆氟公司认可其折算的加班时间。

鲍姆氟公司出具的“提前终止劳动合同的补偿和工作移交”中第2条记载“按照你8月1日提出的5月26日至7月25日期间的加班记录,你提出去除7月份3天事假,折算加班为26天,有待核实后,予以确认”,该证据中鲍姆氟公司明确要核实以后予以确认,但事后该公司并未认可俞雄折算的加班天数。

故对鲍姆氟公司要求不支付俞雄2014年5月1日至同年7月31日期间加班工资14,450.57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对于鲍姆氟公司要求俞雄返还鲍姆氟公司移动硬盘一只(品牌Seagate,容量1T)及预支款696.80元的诉讼请求,鉴于俞雄予以同意,故予以确认。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原审于2015年6月24日判决:1、驳回俞雄的诉讼请求;2、俞雄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鲍姆氟塑料(上海)有限公司移动硬盘一只(品牌:Seagate,容量:1T);3、俞雄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鲍姆氟塑料(上海)有限公司预支款696.80元;4、鲍姆氟塑料(上海)有限公司不恢复与俞雄的劳动关系;5、鲍姆氟塑料(上海)有限公司不支付俞雄2014年10月9日至同年12月7日期间的工资24,010.06元;6、鲍姆氟塑料(上海)有限公司不支付俞雄俞雄2014年5月1日至同年7月31日期间加班工资14,450.57元。

如果俞雄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俞雄负担。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俞雄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2012年1月1日至2014年7月31日期间,被上诉人鲍姆氟公司生产经营并未发生严重困难。

鲍姆氟公司在对其实施经济性裁员之前未采取过停止招聘、减少工作时间、降低工资性收入等措施;亦未对其提前三十日通知。

鲍姆氟公司在报送裁员方案时未提前三十日向全体职工说明情况,且实际裁减人数不符合经济性裁员的人数比例的规定。

其职务具有特殊性,且属于应优先留用的人员。

故鲍姆氟公司系违法解除双方劳动合同,且未足额支付加班费。

由此,俞雄诉请撤销原判第一、四、五、六项,改判:1、其与鲍姆氟公司自2014年8月1日起恢复劳动关系;2、鲍姆氟公司支付其2014年8月1日至判决劳动关系恢复之日止的工资(以每月15,382.85元为基数);3、鲍姆氟公司支付其2014年5月1日至同年7月31日期间加班工资14,450.57元。

被上诉人鲍姆氟公司辩称:其公司因生产经营发生严重困难而依法实施经济性裁员;裁员方案实施前已召开职工大会听取意见,且经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并获批复;其公司亦愿意向上诉人俞雄支付经济补偿及代通金,故其公司解除与俞雄之间劳动合同并无不当。

由此,鲍姆氟公司请求驳回俞雄之上诉。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案涉裁减人员事宜期间,被上诉人鲍姆氟公司所属员工共11人,拟裁减包括上诉人俞雄在内2名员工。

鲍姆氟公司在向上海市金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送交裁减人员报告材料前,曾召开职工大会审议通过裁减人员草案。

以上事实,由原审时俞雄提交的“裁员备案资料”、鲍姆氟公司提交的“关于审议通过裁减人员草案的决议”等证据及双方一、二审陈述予以佐证。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根据查明事实,被上诉人鲍姆氟公司已将裁减人员方案报告劳动行政部门并获回执,且该方案在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前亦经鲍姆氟公司召开的职工大会审议通过,鲍姆氟公司已经履行相关的经济性裁员程序;另上诉人俞雄所提供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其属家庭无其他就业人员,有需要扶养的老人或者未成年人的等法定应予优先留用人员,故本院认定鲍姆氟公司根据上述裁减人员方案于2014年7月31日与上诉人俞雄解除劳动合同难称失当。

由此,对俞雄要求与鲍姆氟公司自2014年8月1日起恢复劳动关系及该公司支付相关期间工资的诉请,本院均难以支持。

根据原审时上诉人俞雄所提供的电子邮件、录音等证据及其陈述,其主张相关期间的加班系其按照与被上诉人鲍姆氟公司的约定进行的工作任务的折算等。

然所涉约定在鲍姆氟公司否认的情况下,俞雄提供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该约定及相关可被认定为加班事实的存在。

在此情况下,对俞雄要求鲍姆氟公司支付其2014年5月1日至同年7月31日期间加班工资的诉请,本院亦难支持。

关于本案其他问题,原审已详细阐述判决理由,该理由正确,本院予以认同,不再赘述。

综上,上诉人俞雄的上诉请求,理由难以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院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俞雄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案名: 俞雄诉鲍姆氟塑料(上海)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

案号: (2015)沪一中民三(民)终字第1496号

裁判日期: 2015-11-25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俞雄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2012年1月1日至2014年7月31日期间,被上诉人鲍姆氟公司生产经营并未发生严重困难。
		
		本院认为:根据查明事实,被上诉人鲍姆氟公司已将裁减人员方案报告劳动行政部门并获回执,且该方案在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前亦经鲍姆氟公司召开的职工大会审议通过,鲍姆氟公司已经履行相关的经济性裁员程序;
		
		另上诉人俞雄所提供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其属家庭无其他就业人员,有需要扶养的老人或者未成年人的等法定应予优先留用人员,故本院认定鲍姆氟公司根据上述裁减人员方案于2014年7月31日与上诉人俞雄解除劳动合同难称失当。
		
		由此,对俞雄要求与鲍姆氟公司自2014年8月1日起恢复劳动关系及该公司支付相关期间工资的诉请,本院均难以支持。
		
		在此情况下,对俞雄要求鲍姆氟公司支付其2014年5月1日至同年7月31日期间加班工资的诉请,本院亦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