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沪二中民三(民)终字第1523号

裁判日期: 2016-01-27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志军,男,1965年2月6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吕鑫玲,北京市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潘明,北京市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法定代表人ULFOLOFLENNARTSODERSTROM,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赵雄麟,上海保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李志军(ZHIJUNLI)因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2015)闸民四(民)初字第13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上诉人李志军(ZHIJUNLI)的委托代理人吕鑫玲、潘明,被上诉人爱生雅(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生雅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赵雄麟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李志军(ZHIJUNLI)系加拿大国籍,在爱生雅公司担任北亚区供应链总监一职。

李志军(ZHIJUNLI)、爱生雅公司双方于2008年10月15日签订了聘用合同,其中4.1约定:“聘用期限在生效日(即2008年10月15日)开始,聘用终止时间待定……”,4.3约定:“在试用期,雇员可以提前一个月书面通知公司终止合同,公司也可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21条提前一个月通知终止本合同。

正式确认聘用后,雇员可以提前三十(30)天书面通知公司终止合同,公司则可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相关规定终止本合同”,13.3约定:“因正当理由终止合同,‘正当理由’包括但不限于……(vi)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爱生雅公司为李志军(ZHIJUNLI)办理的外国人就业证有效期为2011年6月至2014年12月31日,就业证载明李志军(ZHIJUNLI)职业为供应链总监。

2014年11月20日,爱生雅公司向李志军(ZHIJUNLI)发出通知书,载明:“根据董事会有关决议,公司因业务转移至第三方,已于2014年11月14日撤销北亚区卫生产品供应链部门,您所在的岗位也同时被撤销。

鉴于您持有的《外国人就业证》有效期将于2014年12月23日期满,因此,公司决定在该证有效期届满时不续办,公司与您订立的聘用协议于2014年12月23日终止……”。

2014年12月23日,李志军(ZHIJUNLI)向上海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爱生雅公司与李志军(ZHIJUNLI)恢复劳动关系,并按每月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153,000元标准支付2014年11月24日起至仲裁裁决之日止的工资。

该仲裁委于2015年2月15日裁决对李志军(ZHIJUNLI)的请求均不予支持。

李志军(ZHIJUNLI)不服该裁决,遂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爱生雅公司支付李志军(ZHIJUNLI)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11,512元。

原审法院审理中,爱生雅公司向原审法院提供了交易公告及网页截图以及董事会高管的决定一份,证明爱生雅公司因投资管理方商务变化而导致组织架构调整,李志军(ZHIJUNLI)岗位被撤销,其中交易公告第三页涉及爱生雅公司资产变化,第十二页进一步证明资产变化导致经营业务变化,该变化已经实际发生。

李志军(ZHIJUNLI)对爱生雅公司提供的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称爱生雅公司提供的证据不涉及李志军(ZHIJUNLI),李志军(ZHIJUNLI)负责的不仅仅是中国业务,而是北亚业务,李志军(ZHIJUNLI)的业务依然存在,并提供了证人朱某到庭作证。

另,爱生雅公司向原审法院提供支付凭证,证明其已经依法向李志军(ZHIJUNLI)支付经济补偿金105,756元。

李志军(ZHIJUNLI)称爱生雅公司支付给李志军(ZHIJUNLI)的216,415.67元中包含了年终奖137,981元、年休假34,508.28元、13薪补差228.30元,其余43,698元才是经济补偿金。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爱生雅公司是否属于违法解除与李志军(ZHIJUNLI)的劳动关系。

爱生雅公司称其终止双方劳动合同的理由为爱生雅公司董事会决定撤销李志军(ZHIJUNLI)所在部门和李志军(ZHIJUNLI)所在岗位,且李志军(ZHIJUNLI)的就业证于2014年12月23日期满,并提供了交易公告及网页截图以及董事高管决定的相关文件予以佐证。

对此,原审法院认为,《关于贯彻的若干意见》(沪劳外发[1998]25号)第五条规定:“外国人在本市就业的岗位应当是用人单位必需的,从事技术、管理或需要特殊技能国内缺少适当人选的岗位,且该岗位聘雇外国人不违反国家有关规定。

”;第十六条规定:“用人单位与获准聘雇的外国人之间有关聘雇期限、岗位、报酬、保险、工作时间、解除聘雇关系条件、违约责任等双方的权利义务,通过劳动合同约定。

”本案中,双方对于合同的终止条件进行了约定,爱生雅公司提供的董事高管决定的相关文件以及交易公告网页截图等可证明公司的组织架构发生变化,李志军(ZHIJUNLI)所在的北亚区供应链部门及其有关岗位已被取消,此系用人单位经营自主权的体现。

李志军(ZHIJUNLI)虽对此不予认可,但仅提供了证人朱某到庭作证,然证人并非公司的决策层,其证言不足以推翻有董事签字的书面文件。

故爱生雅公司以李志军(ZHIJUNLI)的岗位已被撤销、不是爱生雅公司所必需为由终止双方劳动合同,并支付经济补偿金并无不当,李志军(ZHIJUNLI)要求爱生雅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11,512元的诉请,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原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关于贯彻<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的若干意见》第五条、第十六条之规定,作出判决:驳回李志军(ZHIJUNLI)的诉讼请求。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李志军(ZHIJUNLI)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李志军(ZHIJUNLI)上诉称,爱生雅公司虽然撤销了其所供职的北亚区供应链部门及其有关岗位,但该部门及岗位的职能却尚未完全停止工作,故双方劳动合同应可以继续履行,爱生雅公司同时应当为李志军(ZHIJUNLI)续办《外国人就业证》。

爱生雅公司在未与李志军(ZHIJUNLI)进行协商的情况下,即解除与李志军(ZHIJUNLI)的聘用合同,其行为违反法律规定,应向其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211,512元。

李志军(ZHIJUNLI)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其原审时的全部诉讼请求。

上诉人爱生雅公司辩称,爱生雅公司因经营需要,撤销北亚区供应链部门及其有关岗位,该行为系企业行使自主经营权,并无不当。

此外,爱生雅公司与李志军(ZHIJUNLI)签订聘用合同,因李志军(ZHIJUNLI)系外国人,需办理《外国人就业证》方可在国内合法就业。

现李志军(ZHIJUNLI)的《外国人就业证》已经于2014年12月23日到期,双方聘用合同系到期终止,而非单方解除,爱生雅公司无义务再为李志军(ZHIJUNLI)续办《外国人就业证》,也无义务向其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

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李志军(ZHIJUNLI)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受到法律保护。

根据《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劳部发〔1996〕29号)的相关规定,用人单位聘用外国人须为该外国人申请就业许可,经获准并取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就业许可证书》后方可聘用。

用人单位与被聘用的外国人应依法订立劳动合同,劳动合同期限届满即行终止。

另据相关规定,就业证期限按照用人单位与被聘雇外国人订立的劳动合同期限或工作任务期限确定。

且《关于贯彻的若干意见》(沪劳外发[1998]25号)第十六条规定:“用人单位与获准聘雇的外国人之间有关聘雇期限、岗位、报酬、保险、工作时间、解除聘雇关系条件、违约责任等双方的权利义务,通过劳动合同约定。

”本案中,双方对于合同的终止条件进行了约定。

本案中,李志军(ZHIJUNLI)与爱生雅公司就聘用合同的期限约定为待定,李志军(ZHIJUNLI)的《外国人就业证》已经于2014年12月23日到期,爱生雅公司不再为李志军(ZHIJUNLI)办理《外国人就业证》、并以该日作为双方聘用合同到期终止之日,并无不当。

故李志军(ZHIJUNLI)与爱生雅公司间聘用合同系到期终止,而非单方解除,爱生雅公司无义务向李志军(ZHIJUNLI)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

李志军(ZHIJUNLI)的上诉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上诉人李志军(ZHIJUNLI)负担。

本判决系终审判决。


案名: 李志军与爱生雅(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5)沪二中民三(民)终字第1523号

裁判日期: 2016-01-27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上诉人李志军(ZHIJUNLI)因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2015)闸民四(民)初字第13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李志军(ZHIJUNLI)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李志军(ZHIJUNLI)的上诉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