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沪二中民三(民)终字第1431号

裁判日期: 2016-02-23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法定代表人张惠萍,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马静。

委托代理人张春生,上海毅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常祝黄,上海同甘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五角场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角场汽车公司”)因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2015)杨民一(民)初字第527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蔡跃祥于2012年4月6日入职五角场汽车公司,担任门卫,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并两次续签,约定合同期持续至2015年4月5日,五角场汽车公司以最低工资标准按月发放蔡跃祥工资,直至2015年3月31日。

出院后至合同届满2015年4月5日期间,蔡跃祥陆续向五角场汽车公司递交病假单,请病假休息在家。

2015年3月五角场汽车公司询问蔡跃祥是否续签合同,并告知续签合同的须正常上班,蔡跃祥回复须待2015年8月检查身体后才能确定是否上班,五角场汽车公司遂通知蔡跃祥合同于到期时终止。

蔡跃祥未继续开具2015年4月6日之后的病假单。

2015年4月中旬蔡跃祥至上海市杨浦区殷行街道劳动争议调解办公室,原审审理中该办公室向原审法院出具《情况说明》,主要内容:蔡跃祥投诉称五角场汽车公司只给予其3个月医疗期,并停发病假工资,调解办公室认为蔡跃祥患XXX疾病,且在五角场汽车公司工作已满3年,医疗期应不止3个月,故去电五角场汽车公司,告知蔡跃祥系患癌症,如有劳动能力鉴定的应延长医疗期,五角场汽车公司陈经理认可,并称会和单位管理人员讲明,让蔡跃祥找他即可,为此调解办公室未予立案,并告知蔡跃祥在未有劳动能力鉴定结果之前,应继续开具病假单交于五角场汽车公司。

此后蔡跃祥陆续向五角场汽车公司递交2015年4月20日开始的病假单,并申请劳动能力鉴定。

同时于2015年5月14日向上海市杨浦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恢复与五角场汽车公司的劳动关系至医疗期结束,要求五角场汽车公司支付2015年4月1日至2015年5月14日的病假工资人民币3,232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

2015年6月17日上海市劳动能力鉴定中心出具劳鉴(沪)字1505-0862号《鉴定结论书》,结论为蔡跃祥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五角场汽车公司于仲裁案审理中表示愿意支付蔡跃祥2014年12月的病假工资差额750元及2015年4月1日至2015年4月30日的工资1,616元,2015年7月6日上述仲裁委出具杨劳人仲(2015)办字第452号裁决书,裁决五角场汽车公司支付上述款项,不支持蔡跃祥其他请求。

蔡跃祥不服,诉至原审法院。

蔡跃祥诉称,蔡跃祥于2012年4月6日入职五角场汽车公司工作,合同期连续至2015年4月5日。

2015年3月五角场汽车公司通知蔡跃祥4个月医疗期已满、合同于期满后终止,蔡跃祥遂未再开具2015年4月6日之后的病假单。

2015年4月蔡跃祥至殷行街道劳动争议调解办公室,这才知道自己的医疗期应系5个月,亦在此时蔡跃祥才知道自己得的是XXX疾病。

在该办公室的提醒下蔡跃祥继续开具2015年4月20日之后的病假单,并递交五角场汽车公司,后经鉴定蔡跃祥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蔡跃祥认为,按规定蔡跃祥应享24个月医疗期,医疗期应至2016年12月7日,在此之前五角场汽车公司不得终止劳动合同,五角场汽车公司认为蔡跃祥只有4个月医疗期与法规不符,至于2015年4月6日至19日没有病假单完全系因五角场汽车公司过错导致。

故诉请要求:1、五角场汽车公司恢复与蔡跃祥的劳动关系,至医疗期结束即2016年12月7日止;2、要求五角场汽车公司支付2015年4月1日至2015年5月31日的病假工资3,232元;3、仲裁裁决五角场汽车公司支付蔡跃祥2014年12月病假工资差额750元,对此蔡跃祥没有异议,为便于执行要求一并列入主文。

五角场汽车公司辩称,蔡跃祥于2012年4月6日入职,至2014年12月8日生病时工作满2年,故医疗期应为4个月,即2014年12月8日至2015年4月7日,并且,医疗期的享受应以蔡跃祥限期申请并提供医疗证明为前提,但蔡跃祥未作申请。

2015年3月五角场汽车公司询问蔡跃祥是否续签合同,因蔡跃祥称无法正常上班,五角场汽车公司故才通知合同于到期时终止,当时蔡跃祥、五角场汽车公司均不知道蔡跃祥得的是XXX疾病,直至调解办公室来电时才得知。

五角场汽车公司认为,双方劳动合同于2015年4月5日到期终止,此后蔡跃祥没有病假单,嗣后再有鉴定结论,五角场汽车公司亦无义务继续劳动关系或给予医疗期。

故不同意蔡跃祥诉请,出于蔡跃祥生活困难的考虑,五角场汽车公司愿意按仲裁裁决给付蔡跃祥2014年12月病假工资差额750元及2015年4月1日至2015年4月30日工资1,616元,但并不是认可2015年4月期间双方存续劳动关系。

原审法院认为,一般而言,劳动合同期限届满即终止,但是如果用人单位存在违法终止事由的,劳动者主张恢复,即应获得支持。

医疗期是指劳动者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停止工作治病休息,而用人单位不得因此解除劳动合同的期限。

医疗期按劳动者在本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设置,在本单位工作第1年,医疗期为3个月,以后工作每满1年,医疗期增加1个月,但不超过24个月。

患病需停止工作休息的,以医疗机构出具的病假单或其他证明为证。

蔡跃祥、五角场汽车公司劳动合同于2015年4月5日到期,五角场汽车公司在蔡跃祥确认不能继续上班的情况下决定不续约,故通知蔡跃祥合同到期终止。

然而,蔡跃祥于2014年12月8日因患病持续请病假,直至2015年4月5日合同期满之日仍系有病假单证明的病假休息期间,因蔡跃祥系于2012年4月6日入职,至合同到期之日已满3年,按规定蔡跃祥的医疗期应为5个月,自2014年12月8日起算,故2015年4月5日合同虽已到期,但尚应延续至医疗期满时止。

因此,五角场汽车公司以蔡跃祥4个月医疗期满为由通知合同于2015年4月5日终止不符法律规定,须赘言的是,2015年4月5日亦不足4个月期限。

2015年4月6日之后的病假单未开具未提供,系因五角场汽车公司不正确、不正当的认定与通知所致,即系因五角场汽车公司之故使条件不成就,应视条件已成就。

五角场汽车公司关于4个月医疗期的计算与相关辩称意见,显系对法律法规的误读,不采纳。

综上,五角场汽车公司终止双方的劳动合同存在违法事由,现蔡跃祥主张恢复劳动关系,应予支持,合同应自2015年4月6日起恢复。

在此前提下,蔡跃祥要求五角场汽车公司按最低工资2,020元的80%支付2015年4月1日至2015年5月31日的病假工资3,232元,于法不悖,亦应支持。

此外,仲裁裁决五角场汽车公司支付2014年12月病假工资差额750元,对此蔡跃祥、五角场汽车公司均无异议,予以确认。

至于蔡跃祥要求确认双方劳动合同止于2016年12月7日,因恢复劳动关系后双方或可依照相关规定重新确定权利义务,或可在法律规定范围内协商变更合同的履行,故不宜强行确定合同终止之日。

据此,原审法院判决:一、蔡跃祥与上海五角场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之间的《劳动合同》自2015年4月6日起恢复;二、上海五角场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蔡跃祥2014年12月病假工资差额人民币750元;三、上海五角场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蔡跃祥2015年4月1日至2015年5月31日的病假工资人民币3,232元。

判决后,五角场汽车公司不服,上诉于本院。

五角场汽车公司上诉称,殷行街道劳动争议调解办公室通知五角场汽车公司关于蔡跃祥患癌症的情况和医疗期延长的情况,五角场汽车公司对此并未表示认可,且此时五角场汽车公司才知道蔡跃祥患XXX疾病,但是此时双方劳动关系已经终止,五角场汽车公司终止劳动关系并无违法情形。

蔡跃祥在五角场汽车公司工作不满三年,应当享受4个月的医疗期,原审法院认定5个月医疗期有误。

五角场汽车公司与蔡跃祥终止劳动关系时4个月医疗期已满,并不违法违规,要求撤销原判主文第一项、第三项,不同意恢复劳动关系及支付2015年5月后的病假工资。

蔡跃祥辩称,医疗期按照劳动者在本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设置,每满一年指的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劳动关系存续期间,而不是指劳动者的实际工作时间,故五角场汽车公司认为蔡跃祥只享受4个月的医疗期是对法律法规的误读和曲解。

2015年4月6日之后蔡跃祥未开具病假单,此是五角场汽车公司通知其劳动合同终止所致,原审法院对此所作认定是符合客观事实。

根据相关规定,在规定医疗期内劳动合同到期的是应顺延,且蔡跃祥患癌症,医疗期应不得低于24个月,故五角场汽车公司不得终止劳动合同,应顺延双方的劳动合同至医疗期满,要求维持原判。

经本院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属实。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蔡跃祥于2012年4月6日入职五角场汽车公司,双方签有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至2015年4月5日,在双方劳动关系存续三年期间,蔡跃祥可享受的医疗期随工作年限增加而增加,至劳动合同期满终止时蔡跃祥可享受5个月医疗期,五角场汽车公司称蔡跃祥只能享受4个月医疗期系对法律认识有误,本院不予采纳。

蔡跃祥于2014年12月8日开具病假证明至劳动合同终止日2015年4月5日,蔡跃祥享受的医疗期亦未满4个月,而根据相关规定,劳动者患病在规定医疗期内的,劳动合同应当续延至相应的情形消失时终止。

五角场汽车公司通知蔡跃祥合同到期不再续签劳动合同,致使蔡跃祥2015年4月6日起未再开具病假证明,由此产生的责任应由五角场汽车公司承担。

由于五角场汽车公司与蔡跃祥终止劳动合同不符合法律规定,故蔡跃祥要求与五角场汽车公司恢复劳动关系应予支持。

五角场汽车公司不同意恢复劳动关系及支付之后的病假工资,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上海五角场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系终审判决。


案名: 上海五角场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与蔡跃祥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5)沪二中民三(民)终字第1431号

裁判日期: 2016-02-23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上诉人上海五角场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角场汽车公司”)因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2015)杨民一(民)初字第527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判决后,五角场汽车公司不服,上诉于本院。
		
		经本院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属实。
		
		本院认为,蔡跃祥于2012年4月6日入职五角场汽车公司,双方签有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至2015年4月5日,在双方劳动关系存续三年期间,蔡跃祥可享受的医疗期随工作年限增加而增加,至劳动合同期满终止时蔡跃祥可享受5个月医疗期,五角场汽车公司称蔡跃祥只能享受4个月医疗期系对法律认识有误,本院不予采纳。
		
		五角场汽车公司不同意恢复劳动关系及支付之后的病假工资,本院不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