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6)京03民终4047号

裁判日期: 2016-03-16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基本信息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京03民终4047号

法定代表人吴健民,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孔方圆,女,1988年10月11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张彦珍,女,1985年1月7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延桃,女,1982年3月4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白如静,北京市景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市风入松时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风入松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张延桃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5)朝民初字5105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16年3月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张丽新担任审判长,法官高娜、法官田璐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

上诉人风入松公司之委托代理人孔方圆、张彦珍,被上诉人张延桃之委托代理人白如静均到庭参加了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风入松公司在一审中起诉称:张延桃自2014年9月4日通过快递向风入松公司申请休假,日期为2014年11月9日和11月15日的两张病假条,系通过×快递于11月16日邮寄。

但是张延桃未提供邮寄11月9日病假条的快递证据。

风入松公司认为张延桃自2014年11月9日病假到期后,至11月16日均未申请病假,系旷工,风入松公司依据公司制度与张延桃解除劳动关系合法有效。

综上,风入松公司不服仲裁裁决,请求一审法院判决:1.风入松公司不支付张延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2765元。

2.风入松公司不支付张延桃2014年9月4日至9月30日、11月10日至11月18日病假工资1492.1元。

3.风入松公司不支付张延桃未休年假工资1412元。

张延桃在一审中辩称:不同意风入松公司的请求。

张延桃因生病向风入松公司请假,风入松公司认可张延桃的请假方式和病假条的真实性,张延桃因腰扭伤、腰椎间盘突出于2014年9月4日请假。

张延桃按时向风入松公司邮递8张病假条,病假时间2014年9月4日至11月29日。

从风入松公司连续接收张延桃的病假条看,风入松公司认可张延桃的请假方式,风入松公司在仲裁阶段认可病假条真实性,因此张延桃2014年11月17日签收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时,尚处于法定医疗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者在医疗期内用人单位不得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关系,因此风入松公司是违法解除,根据法律规定,应支付违法解除的赔偿金。

张延桃2014年9月开始请假,提交的病假条截至时间是2014年11月29日,而风入松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时间是2014年11月18日,根据法律规定,员工的病假期间是3个月到2年,风入松公司在仲裁阶段认可未支付病假工资。

风入松公司应支付2014年9月4日至11月18日期间的病假工资。

风入松公司未安排张延桃休年假。

仲裁裁决作出后,张延桃没有起诉,同意仲裁结果。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张延桃原系风入松公司的员工,从事店面经理工作。

张延桃主张其工作期间一直从事店面经理工作,风入松公司则主张入职时张延桃的岗位为导购,自2012年11月开始从事店面经理工作。

张延桃出勤工作至2014年9月3日。

关于入职时间,张延桃主张其于2007年8月14日入职山东×有限公司北京办事处(以下简称×公司北京办事处),后来转入风入松公司工作,工作地点、岗位没有变化,就此主张其提供医保手册及银行转账记录予以佐证。

医保手册中显示2008年5月l日开始张延桃的工作单位为×公司北京办事处,自2010年5月l日张延桃的工作单位显示为风入松公司;银行转账记录显示最早2007年10月有汇款转账记录(未显示转账付款单位名称或个人姓名)。

张延桃称风入松公司为山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其工作时间应当自×公司北京办事处的入职时间起算。

风入松公司认可张延桃的工作时间从其入职×公司北京办事处开始起算。

风入松公司和张延桃双方签有2010年5月1日至2013年4月30日的劳动合同,后双方曾于2013年5月1日及2014年5月1日两次续订劳动合同,劳动合同最终截止时间为2017年4月30日,该合同中未明确约定张延桃的月工资标准,亦未约定病假工资标准。

张延桃主张,其在2014年9月4日开始因腰椎管狭窄症而向风入松公司请病假,并以快递形式将房山区×医院开具的病假条交由风入松公司,病假条共计8张,其中2014年10月27日病假条中显示建议休2周,2014年11月9日病假条中显示建议休1周,2014年11月15日病假条中显示建议休2周。

针对其主张,张延桃提交了8张诊断证明书及6张快递单予以佐证。

风入松公司对病假条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张延桃关于2014年9月4日开始请病假的主张予以认可,但表示2014年11月9日、2014年11月15日病假条其公司是在2014年11月17日才收到(11月16日寄出),因此是无效的,而在2014年11月9日后公司曾多次与张延桃联系,但均联系不上,截止至2014年11月15日其行为已经构成旷工,根据公司人事管理制度中的规定,张延桃的旷工行为已经达到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标准,因此2014年11月16日风入松公司以张延桃旷工违纪为由向张延桃邮寄送达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告知其双方劳动合同自2014年11月18日起解除。

针对2014年11月17日才收到2014年11月9日及11月15日病假条的主张,风入松公司提交了快递单号为×××的运单记录网页件予以佐证,而张延桃所提交的相同快递单号的单据显示寄出物品数量为“1”。

张延桃认可收到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但主张其并未旷工,其2014年11月9日及2014年11月15日的病假单是分别寄出的,公司也从未在2014年11月9日左右与其进行沟通。

风入松公司则主张其公司是用座机与张延桃联系的,但因没有产生通话故无法查询到。

关于解除的制度依据,风入松公司提交了《终端店铺人事管理制度》予以佐证。

该制度中规定,严重病假(病假5天以上)提前3天申请,填写请假申请单,得到区域经理批准后方可休假;未见书面申请,可视为旷工;连续旷工2日(含)以上或月累计旷工3次(含)以上,可即时予以解除劳动关系并不予任何经济补偿等。

该制度尾页写有“我已详细阅读,并无任何异议,并愿意遵守该制度”等字样,并有张延桃的签字字样。

张延桃认可该《终端店铺人事管理制度》的真实性。

庭审中,风入松公司认可尚未向张延桃支付病假期间的工资。

张延桃对该工资表上所显示的实发工资数额予以认可,但不认可工资的具体构成。

举证期限内,张延桃未就该工资表的具体构成提交证据予以反驳。

经核算,张延桃离职前12个月的月应发工资数额不低于张延桃所主张的月平均工资标准4851元,扣除加班费后,其离职前12个月的月平均工资为3838元。

关于年休假。

风入松公司提交了2012年11月至2014年8月期间的考勤表,其上显示张延桃已休2011年至2014年的年休假(每年5天,其中2013年只休了4天)。

张延桃仅认可2014年8月考勤表的真实性。

另查,×公司为风入松公司的唯一出资人(法人独资)。

张延桃就病假工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和未休年假工资等向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下称朝阳仲裁委)申请仲裁,朝阳仲裁委于2015年8月18日作出裁决:1.风入松公司支付张延桃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72765元;2.风入松公司支付张延桃2014年9月4日至2014年11月18日期间的病假工资3027元;3.风入松公司支付张延桃未休年假工资1412元;4.驳回张延桃的其他仲裁请求。

风入松公司不服仲裁结果,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定: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与争议事项有关的证据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单位应当提供,用人单位不提供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从张延桃提交的证据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来看,自2014年9月4日张延桃请病假以来,其一直通过邮寄病假条的方式向风入松公司请病假。

风入松公司对此并未提出异议,风入松公司本身并不否认张延桃所提交最后两张病假条(分别为2014年11月9日及2014年11月15日开具)的真实性,其虽主张最后两张病假条均是在2014年11月16日寄出而11月17日才收到,但从张延桃所提交的对应的快递单来看,其在当日只是寄出l份材料,并无证据表明2014年11月9日的病假条在2014年11月16日寄出,风入松公司亦无证据证明其在2014年11月9日之后曾与张延桃联系催促张延桃及时履行请假手续。

综上,风入松公司以旷工为由与张延桃解除劳动合同缺乏充分的事实依据,应属违法解除。

×公司为风入松公司的唯一出资人,风入松公司认可张延桃的工作年限从2007年8月14日起算,该院不持异议。

经该院核算,仲裁裁决风入松公司支付张延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72765元并无不当,该院不持异议。

因双方在劳动合同中未对病假工资标准进行约定,根据《北京市工资支付规定》第二十一条“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的,在病休期间,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合同或集体合同的约定支付病假工资。

用人单位支付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本市最低工资标准的80%”的规定,仲裁裁决风入松公司支付张延桃2014年9月4日至2014年11月18日期间的病假工资3027元并无不当,该院不持异议。

张延桃虽不认可风入松公司所提交考勤表的真实性(2014年8月除外),但未提交充分的证据予以反驳,该院对该考勤表的真实性予以采信。

依据相关法律规定,2012年之前张延桃享受年假的情况不属于用人单位的备案范围,应由张延桃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张延桃未举出充分的证据,相应的未举证的不利法律后果由张延桃自行承担。

风入松公司提交的证据显示张延桃2013年休4天年假,故风入松公司应支付张延桃2013年度1天未休年假工资352.92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十条、《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之规定,判决:一、风入松公司于判决生效后7日内给付张延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72765元。

二、风入松公司于判决生效后7日内给付张延桃2014年9月4日至2014年11月18日期间的病假工资3027元。

三、风入松公司于判决生效后7日内给付张延桃2013年度未休年假工资352.92元。

四、驳回风入松公司之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风入松公司不服一审法院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风入松公司上诉称:一审法院认定风入松公司系违法解除与张延桃的劳动关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张延桃在2014年11月9日病假结束后,未及时向风入松公司递交新的病假条。

张延桃主张其已及时向风入松公司递交了假条,应当举证。

根据张延桃所提供的快递单,2014年11月9日后张延桃仅在2014年11月16日向风入松公司递交了假条。

张延桃未申请病假,且未出勤已构成旷工。

风入松公司多次与张延桃联系,始终未能联系上。

故风入松公司依据公司相关制度与张延桃解除劳动关系是合法解除。

综上,请求二审法院判令: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风入松公司系依法解除其与张延桃的劳动关系,无需支付张延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72765元;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张延桃负担。

张延桃服从一审法院判决,针对风入松公司的上诉请求答辩称:张延桃因腰部扭伤,腰椎间盘突出,于2014年9月2日请假,并先后邮寄了8次病假条,病假时间为2014年9月4日至11月29日。

风入松公司认可了张延桃病假条的真实性。

张延桃属于病假期,风入松公司不得与张延桃解除劳动关系,风入松公司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其应当支付违法解除赔偿金。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仲裁裁决书、劳动合同、病假条、快递单、终端店铺人事管理制度、工资表和考勤表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及本院查明之事实,本案二审中双方争议焦点是风入松公司与张延桃解除劳动关系是否构成违法解除。

风入松公司主张张延桃因未及时将病假条递交给公司,其已构成旷工,其依据公司相关规章制度与张延桃合法解除劳动关系。

对此,本院认为,在2014年11月9日之前,张延桃因病持续通过邮寄假条的方式向风入松公司请病假,风入松公司对此并未提出异议,风入松公司对张延桃休病假的情形是明知的。

风入松公司亦未举证证明其在2014年11月9日未收到张延桃假条时,与张延桃联系并催促张延桃及时履行请假手续。

同时,张延桃提交的快递单据显示其持续向风入松公司履行请假手续,已完成初步的证明义务;现风入松公司主张其于2014年11月17日同时收到张延桃2014年11月9日、2014年11月15日2张病假条,但其主张与快递单号为×××上载明的快递信息不符,本院难以采信。

综上,风入松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5元,由北京市风入松时装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北京市风入松时装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丽新代理审判员高娜代理审判员田璐

二〇一六年三月十六日

书记员 郭 莹 书 记   员 张 晓 华


案名: 北京市风入松时装有限公司与张延桃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6)京03民终4047号

裁判日期: 2016-03-16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上诉人北京市风入松时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风入松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张延桃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5)朝民初字5105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及本院查明之事实,本案二审中双方争议焦点是风入松公司与张延桃解除劳动关系是否构成违法解除。
		
		风入松公司不服一审法院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对此,本院认为,在2014年11月9日之前,张延桃因病持续通过邮寄假条的方式向风入松公司请病假,风入松公司对此并未提出异议,风入松公司对张延桃休病假的情形是明知的。
		
		现风入松公司主张其于2014年11月17日同时收到张延桃2014年11月9日、2014年11月15日2张病假条,但其主张与快递单号为×××上载明的快递信息不符,本院难以采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