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3)朝民初字第31361号

裁判日期: 2013-12-04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华彬亚盛通用航空(北京)有限公司诉李翔宇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基本信息

法定代表人任炜,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清水,男,1954年10月30日出生,华彬亚盛通用航空(北京)有限公司法律顾问。

委托代理人李旌,男,1970年3月12日出生,华彬亚盛通用航空(北京)有限公司职员。

被告李翔宇,男,1990年12月10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李晓(李翔宇之父亲),1963年1月20日出生。

原告亚盛医疗救护(飞行)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原告)与被告李翔宇(下称被告)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吴岩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刘清水、李旌,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李晓均到庭参加了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告诉称:被告原系我公司飞行员。

2013年3月25日,被告表明由于个人原因提出辞职,我公司多次挽留,其仍坚持离职。

为此,公司于4月12日作出了处理决定,要求对其提前解除劳动合同产生的违约金及其他费用进行赔偿。

被告提起劳动仲裁后,仲裁委认定事实不清、处理不当。

为维护我公司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要求:1、无需向被告支付未休年假补偿11256元;2、无需向被告支付2013年4月工资及25%经济补偿金额25500元;3、被告向我公司支付培训费549300元(100000美元×6.4汇率÷120个月×103个月(剩余服务年限)];4、被告向我公司支付未解除劳动合同违约金1490000元(28932.79元(月工资收入和保险公积金)×103个月(未满服务月数)×50%];5、被告向我公司支付飞行员引进重置费700000元;6、被告向我公司支付2011年10月至2013年3月所获得工资499378.56元。

被告辩称:根据原告的员工管理手册,凡在公司连续工作满一年以上者,每年享有特别假6天。

我工作期间未进行年休假,故原告应当向我支付未休年假工资。

2013年3月29日,原告给我安排了飞行任务,4月2日飞西双版纳,后由于原告原因取消。

我提出辞职后,原告4月12日作出处理决定并要求高额赔偿。

无奈之下,我只能于4月27日提起劳动仲裁,期间我一直在天津待命,属于正常工作,故原告应当支付我4月份工资。

我提前30天解除劳动合同,符合法定程序。

培训合同约定的违约金额数额过高,违反了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应属无效。

我系自费学习飞行并拿到执照,原告要求支付重置费,完全没有依据。

原告所做的相关培训属于用人单位对职工进行的正常职业培训,也是航空公司正常开展业务的法定要求,故其要求返还培训费用,没有依据。

因此,我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被告曾自费前往美国参加FAA飞行员驾驶培训并取得飞行执照,后被告依据原告所发招聘信息应聘。

2011年1月19日,原告(甲方)与被告(乙方)签订了《飞行员培训合同》,约定:1、乙方参加培训的时间从2011年2月1日起至2011年4月30日止;2、乙方在甲方天津运行基地接受公司规章和相关手册的培训,以及针对LEARJET60/60XR机型的熟悉训练,由甲方联系经中国民航总局认可的美国培训机构,送乙方至美国接受增加LEARJET60/60XR型别的等级培训。

在服务期内,乙方以任何理由解除劳动合同的,乙方应赔偿甲方培训费用,具体支付方法是按服务期限等分培训费,以乙方已履行的合同期限递减支付,服务期限不足一年的按实际月份计算。

服务期满解除的可免交培训费用。

因严重违反规章制度被甲方解除劳动合同的,亦照此办理;6、在服务期内,乙方以任何理由违反服务期约定解除劳动合同的,乙方还应支付甲方违约金。

计算方法为违约期限(以未满的服务期月数为单位计算)×月工资收入(飞行员离职前六个月平均月工资收入×50%)。

上述合同签订后,被告实际赴美培训的时间为2011年4月1日至30日。

2011年11月22日,原告(甲方)与被告(乙方)签订了《劳动合同》,约定:1、合同生效日期2011年10月1日,其中试用期1个月,2021年9月30日终止;2、乙方同意根据甲方工作需要,担任飞行部副驾驶员工作,月工资20400元(若非特别说明均为税前应发工资);3、乙方解除本合同,应当提前30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甲方。

甲方不能按照合同规定支付劳动报酬或提供劳动条件的,乙方可以随时通知甲方解除本合同;4、甲方克扣或者无故拖欠乙方工资的,以及拒不支付乙方延长工作时间工资报酬的,除在规定时间内全额支付乙方工资报酬外,还需加发相当于工资报酬百分之二十五的经济补偿金;5、乙方解除本合同的,凡由甲方出资培训和招收接收的人员,应向甲方偿付培训费和招接收费,参考标准为员工培训规章及培训合同。

2011年12月30日,被告获得三个月临时驾驶执照,2012年2月27日获得正式商用驾驶执照。

2012年3月22日起被告正式担任飞行副驾驶员,按照原告飞行排班表执行,工作地点在天津。

原告从2011年10月1日开始向被告支付工资,双方均认可工资标准固定为20400元,无其他费用。

2013年3月25日,被告向原告提出书面辞职,内容大致为:由于我对飞行的渴望和对理想的追逐,近期的工作让我觉得很迷茫。

为此,我进行了长时间的思考,觉得公司目前的状况和我自己之前做的职业规划并不完全一致。

经深思熟虑之后,我决定辞去这份工作。

为尽量减少对现有工作造成的影响,我请求在公司的员工通讯录上保留我的手机号码30日,在此期间如果有同事对我以前的工作有任何疑问,我将及时答复。

30日后,我将到公司办理离职手续。

4月12日,原告作出《关于对李翔宇辞职的处理意见》,内容大致为:原则上公司不同意提前解除劳动合同,但经多次挽留,李翔宇仍坚持辞职,鉴于此,公司决定作出如下处理:自2013年3月25日起停止执行公司的飞行任务;自2013年4月起暂缓发放个人工资,直至离职问题处理完毕;公司将依据培训合同,要求李翔宇对提前解除劳动合同导致的违约责任和其他相关费用进行赔偿,共计3000000元。

被告表示没有人给其书面的通知,上述处理意见是4月18日左右知晓,系原告以电子邮件形式发送的。

关于培训费用,原告提供了明细及相关票据,其中包括:1、广汉民用航空学院培训费与差旅费,2011年3月至9月,共计89125元;2、北京国航培训费、差旅费,2011年1月至11月,共计4298元;3、赴美国培训费、差旅费、机票款、代缴税款、租车费等,其中2011年部分费用为38793.25元,2012年5月份费用为125703.01元。

上述费用包括庞巴迪公司、CAE公司两次的培训费用,原告并就此提供了与两个公司之间的培训协议;4、杂费(如检验费、签证费等等),共计8914.29元。

被告意见为:1、2、4部分费用均认可,但广汉部分有80元退票费不予认可,退票系由原告原因所致;2011年4月1日至30日在美国的培训,大部分时间参加庞巴迪公司的关于LEARJET60/60XR的培训(这部分是飞行培训合同中约定的培训项目,但费用原告没有列出),剩余几天是参加CAE公司的培训(这部分与LEARJET60/60XR培训没有任何关系,原告安排这个培训只是为了适用民航局的要求)。

这期间的费用确实实际发生了,具体数额应该没有问题。

除了2011年去庞巴迪公司培训外,其余都是正常的职业培训,是必须要进行的,否则无法上岗。

关于未休年假,原告员工管理手册载:凡于本公司连续工作满一年以上者,每年享有特别假6天,以后每满一年增加1天,最多不超过15天。

双方均认可上述特别假系指年休假,原告认为按5天计算,被告主张按6天计算。

关于工资,被告工资发放至2013年3月,扣除保险、公积金,被告每月实发工资数额为16000元左右。

关于工作时间,被告称:公司每月都有排班表,排上的时间要在宿舍区待命,有飞行任务再电话通知,没有排上的时间可以自行安排,但是不能离开天津市。

2012年12月后,由于一直无法飞行,我觉得实在不妥,才于2013年3月提出辞职;原告称:按规定,飞行员从到单位再到飞行任务结束不能超过14小时,一般情况下公司都让飞行员在宿舍区待命,有任务就电话通知。

4月份公司通知过被告开会、演练,他都没有到。

3月25日以后,被告就离开天津了。

公司运控中心在不知道被告已经辞职的情况确实于2013年3月29日给被告发过4月2日有任务的短信,后接到被告的电话才知道他已申请辞职。

4月25日,被告将他的飞行服交到公司,但未办理离职交接手续。

另,原告经营许可期限至2012年12月6日止。

后原告涉及股权变更事宜,2013年4月23日获得批复,经营许可期至2016年4月23日。

期间,原告所有飞机停飞,被告工资正常发放。

2013年4月27日,被告向北京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原告提出反申请。

2013年7月,仲裁裁决原告给付被告未休年假补偿11256元、2013年4月工资及25%经济补偿金25500元,驳回了双方的其他请求。

原告收到裁决后,提起本案诉讼。

上述事实有相应证据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双方签订的《飞行员培训合同》、《劳动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是合法有效的,双方均应依约履行。

关于未休年假工资一项。

双方仅对休假天数存在异议,根据员工手册,在原告处工作满一年的,享有6天年假。

因此,被告主张的未休年假天数合理,本院对仲裁裁决的未休年假补偿数额予以确认。

关于4月份工资一项。

综合双方所述的被告工作情况、原告4月12日所作的处理意见等,可以确认,被告4月份确实参加了工作,结合被告提前一个月提出辞职一节,本院对4月25日以前的工资予以判处。

原告虽称被告于3月25日即离开公司,但未能就此举证,故本院对其所述,不予采信。

25%经济补偿金的处理,缺乏法律依据,本院对此不予认定。

关于培训费一项。

《飞行员培训合同》、《劳动合同》中对于在被告解除合同的情况培训费的处理均进行了约定,现被告系主动提出辞职,故其应当按照约定返还相应的培训费用。

具体数额,本院依据查明的培训费用支出数额及被告实际服务期限等因素酌情予以认定。

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提供专项培训费用,对其进行专业技术培训的,可以与该劳动者订立协议,约定服务期。

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用人单位要求支付的违约金不得超过服务期尚未履行部分所应分摊的培训费用。

本案中,本院判处被告返还原告培训费用与上述违约实际系同一笔款项,被告需要返还的培训费已经弥补了原告的损失,再行判处违约金,有背公平原则,故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需要指出的是,双方在合同中对培训费的约定具体、明确,且被告作为飞行员需要进行的培训有其自身特殊性,故被告以所作培训为职业培训为由不同意返还的意见,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飞行员引进重置费一项。

原告在入职被告时即已经具有飞行执照,原告要求其支付此项费用,缺乏依据。

被告之前已经依约提供相应劳动,有权获得相应工资,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已发放的工资没有任何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条、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原告华彬亚盛通用航空(北京)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被告李翔宇未休年休假工资一万一千二百五十六元;二、原告华彬亚盛通用航空(北京)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被告李翔宇二0一三年四月一日至二十五日工资一万六千八百八十三元;三、原告华彬亚盛通用航空(北京)有限公司无需向被告李翔宇支付百分之二十五经济补偿金五千一百元;四、被告李翔宇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返还原告华彬亚盛通用航空(北京)有限公司培训费二十三万七千元;五、驳回原告亚盛医疗救护(飞行)北京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元,由原告华彬亚盛通用航空(北京)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吴 岩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四日书记员 陈思梦


案名: 华彬亚盛通用航空(北京)有限公司诉李翔宇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3)朝民初字第31361号

裁判日期: 2013-12-04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综合双方所述的被告工作情况、原告4月12日所作的处理意见等,可以确认,被告4月份确实参加了工作,结合被告提前一个月提出辞职一节,本院对4月25日以前的工资予以判处。
		
		需要指出的是,双方在合同中对培训费的约定具体、明确,且被告作为飞行员需要进行的培训有其自身特殊性,故被告以所作培训为职业培训为由不同意返还的意见,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原告亚盛医疗救护(飞行)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原告)与被告李翔宇(下称被告)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吴岩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被告之前已经依约提供相应劳动,有权获得相应工资,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已发放的工资没有任何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具体数额,本院依据查明的培训费用支出数额及被告实际服务期限等因素酌情予以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