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4)华民初字第75号

裁判日期: 2014-03-11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甘肃省华亭县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古鹏与甘肃华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法律服务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基本信息

甘肃省华亭县人民法院

古 鹏 与 甘 肃 华 星 煤 业 有 限 责 任 公 司 法 律 服 务 合 同 纠 纷 一 审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华民初字第75号

委托代理人王志林,华亭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被告甘肃华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原华亭县策底河西乡联办煤矿)。

法定代表人秦国梁,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振红,该公司后勤部长。

原告古鹏诉被告甘肃华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星煤业)法律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朱鑫华独任审判,于2014年1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委托代理人王志林,被告委托代理人李振红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告诉称,2011年3月,原告开始为被告公司处理一些劳动争议及合同方面的纠纷,原告提出与被告签订法律顾问协议,但被告以考察原告执业能力为由,一直没有签订,在处理完几起案件之后,2011年9月16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了《聘请法律顾问协议书》,约定原告为被告提供常年法律顾问服务,处理被告所有的诉讼和非诉讼业务,参与被告一些重大合同的谈判等事宜,服务期限一年(2011年9月16日至2012年9月16日),服务费用为人民币20000元,该费用在合同签订后一次性付清,但是被告公司的领导在签订协议时,明确告知原告,该服务费先支付10000元,剩余10000元在服务期满后一次性支付。

协议签订后,原告按照被告公司领导的要求在华亭县地税局开具了10000元的税票,被告向原告支付了10000元的服务费。

2012年4月,原告妻子患先天性腿部静脉曲张无法站立需到广东边防医院(深圳)医治,因需护理,原告便暂时来到深圳工作,但原告在离开华亭时,将在深圳提前办理好的手机号码告知了被告公司行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同时,委托华亭的其他律师代原告处理所有顾问单位的服务事宜。

服务期满后,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剩余的10000元服务费,被告以有一次打电话联系不到原告为由,一直拖欠不付。

为此,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法律顾问服务费10000元,并支付迟延履行期间利息1676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1、聘请法律顾问协议书一份;

2、甘肃省地方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4张。

被告辩称,被告在2012年4月后,通过打电话、在其办公地点寻找等方式均未联系到原告,故不承担下剩服务费的支付义务。

被告为支持其答辩理由,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1、公证书复印件3份;

2、执行裁定书复印件1份;

3、结案通知书复印件1份。

以上证据证明古鹏在2012年4月后再未履行义务。

经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审理结论
原告认为被告提交的证据均为复印件,且其内容不能证明原告是否提供法律服务,而2011年8月8日的公证书中签订地点为古鹏办公室,恰好能证明古鹏提供了法律服务,本院认为,被告提交的证据内容虽都系法律事务范围,但均未要求法律顾问在以上文书上签字,也不能反映原告是否参与以上事务,故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不予采纳。

根据以上有效证据及原、被告庭审陈述,本院确认以下事实:2011年9月16日,华星煤业即原华亭县策底河西乡联办煤矿与古鹏签订《聘请法律顾问协议书》,约定古鹏为华星煤业提供法律顾问服务,处理华星煤业所有的诉讼和非诉讼业务,参与华星煤业一些重大合同的谈判等事宜,服务期限自2011年9月16日起一年,服务费为20000元,工作方式为华星煤业电话联系古鹏后,古鹏根据工作具体内容的不同分别作出电话答复或亲自到单位联系处理。

2012年4月,古鹏因家庭事务,暂时到深圳工作。

同年6月,古鹏委托王志林等律师代其处理所有顾问单位法律事务。

本院认为,被告华星煤业与原告古鹏签订的法律服务合同依法成立,双方均应全面履行,华信煤业应当按照合同约定给付古鹏实际履行义务期间的酬金,现被告仅支付原告半年即一万元的酬金已与合同约定相悖,其辩解的原告古鹏自2012年4月后按照合同确定的联系方式再未能联系上,也再未履行合同义务,因该法律服务合同确定的义务履行方式为电话通知,并未要求原告要主动和被告联系,且被告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原告不能联系的事实,故该辩解不能成立。

关于古鹏实际履行义务期间的确定,该法律服务合同中虽没有约定合同义务是否可以委托他人代为履行,但从合同目的可以看出,本合同是因华星煤业特别信任古鹏个人法律执业能力水平和执业素养而产生的合同关系,具有合同义务不得转让的性质,合同义务应当由古鹏本人亲自履行,而庭审中原告特别代理人陈述“古鹏自2012年6月后委托王志林等代其履行合同义务”,已违背了合同目的,故古鹏符合合同约定的义务履行期间为2011年9月16日至2012年6月1日共8.5个月。

按照合同确定的酬金计算标准华星煤业应支付古鹏20000元÷12月×8.5月共计14166.67元,除华星煤业已支付的10000元,还应支付4166.67元,故对原告第一项诉讼请求中4166.67元的部分予以支持。

对于原告其他的诉讼请求,因无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七十九条(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甘肃华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支付原告古鹏法律服务费4166.67元,限其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付清;

二、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92元,减半收取46元,由被告华星煤业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甘肃省平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朱鑫华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一日

书记员  任 捷


案名: 古鹏与甘肃华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法律服务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4)华民初字第75号

裁判日期: 2014-03-11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甘肃省华亭县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本院认为,被告华星煤业与原告古鹏签订的法律服务合同依法成立,双方均应全面履行,华信煤业应当按照合同约定给付古鹏实际履行义务期间的酬金,现被告仅支付原告半年即一万元的酬金已与合同约定相悖,其辩解的原告古鹏自2012年4月后按照合同确定的联系方式再未能联系上,也再未履行合同义务,因该法律服务合同确定的义务履行方式为电话通知,并未要求原告要主动和被告联系,且被告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原告不能联系的事实,故该辩解不能成立。
		
		根据以上有效证据及原、被告庭审陈述,本院确认以下事实:2011年9月16日,华星煤业即原华亭县策底河西乡联办煤矿与古鹏签订《聘请法律顾问协议书》,约定古鹏为华星煤业提供法律顾问服务,处理华星煤业所有的诉讼和非诉讼业务,参与华星煤业一些重大合同的谈判等事宜,服务期限自2011年9月16日起一年,服务费为20000元,工作方式为华星煤业电话联系古鹏后,古鹏根据工作具体内容的不同分别作出电话答复或亲自到单位联系处理。
		
		原告古鹏诉被告甘肃华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星煤业)法律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朱鑫华独任审判,于2014年1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认为被告提交的证据均为复印件,且其内容不能证明原告是否提供法律服务,而2011年8月8日的公证书中签订地点为古鹏办公室,恰好能证明古鹏提供了法律服务,本院认为,被告提交的证据内容虽都系法律事务范围,但均未要求法律顾问在以上文书上签字,也不能反映原告是否参与以上事务,故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不予采纳。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