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3)浙甬民一终字第682号

裁判日期: 2013-09-23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浙江天鸿钢结构有限公司与何兆兵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基本信息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3)浙甬民一终字第682号上诉人(原审原告):浙江天鸿钢结构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甘明根。

委托代理人:童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何兆兵。

委托代理人:蒋应光。

上诉人浙江天鸿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鸿公司)因劳动争议一案,不服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于2013年6月24日作出的(2013)甬慈民初字第4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13年8月1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

经过阅卷和询问当事人,事实已核对清楚,决定径行判决。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审法院审理认定:何兆兵于2009年7月到天鸿公司工作。

2011年12月19日,何兆兵在工作中受伤。

2012年2月7日,慈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何兆兵的此次伤害事故为工伤。

2013年1月17日,慈溪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何兆兵构成九级伤残。

何兆兵在仲裁裁决后再行申请仲裁,要求天鸿公司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

天鸿公司不服宁波杭州湾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甬新劳人仲案字(2013)第16号仲裁裁决,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称:何兆兵系天鸿公司的员工,从天鸿公司为何兆兵办理社会保险的参保记录来看,双方建立事实劳动关系的时间应自2009年7月起。

2011年12月19日,何兆兵因工作受伤,2012年2月7日,何兆兵的该起伤害事故被认定为工伤,2013年1月17日,何兆兵的伤残等级被鉴定为九级。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七级至十级伤残的,从工伤保险基金按伤残等级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

《宁波市企业职工工伤保险待遇结算办法》第五条规定“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的伤残津贴、生活护理费、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丧葬补助金等工伤保险待遇,由用人单位代为领取。

用人单位收到经办机构支付给工伤职工的工伤保险待遇后,应在十个工作日内连同回执单一起交给工伤职工或其直系亲属……”。

天鸿公司已依法为何兆兵办理工伤保险,依法应由工伤保险基金向何兆兵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

虽然宁波市有关规定明确天鸿公司可以到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帮助何兆兵代为领取,但该规定已经明确了天鸿公司的义务是“用人单位收到经办机构支付给工伤职工的工伤保险待遇后,应在十个工作日内连同回执单一起交给工伤职工或其直系亲属”。

从法律规定来看,天鸿公司仅有代为领取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并转交给何兆兵的义务,而没有直接支付或先行垫付的义务。

仲裁裁决在没有查清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实际支付给何兆兵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的情况下直接裁决天鸿公司支付相应数额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没有法律依据。

现天鸿公司要求判决无需支付何兆兵一次性伤残补助金27732.78元。

何兆兵在原审中答辩称:1.双方建立事实劳动关系的时间是2011年2月,并非是天鸿公司所称的2009年7月;2.天鸿公司是否为何兆兵办理了工伤保险,何兆兵对此不知晓。

何兆兵依法享有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应该由天鸿公司先行支付,标准按何兆兵的工资标准计算,之后天鸿公司再向社保经办机构申请;3.仲裁委员会认定的事实清楚,裁决的工伤保险待遇款项计算错误。

何兆兵的工资每月为4236元,应以此标准计算何兆兵的有关伤残待遇;4.仲裁委员会对何兆兵当庭解除劳动关系的请求不予支持,存在错误,导致天鸿公司、何兆兵之间的劳动关系不能解除,致使何兆兵依法享有的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就业补助金得不到有效保护,天鸿公司、何兆兵之间没有签订书面的劳动合同,按照有关法律规定,何兆兵可以随时解除劳动关系,也可以当庭提出解除劳动关系的请求。

按照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只有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的,劳动者才需提前30日通知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

5.何兆兵的停工留薪期过短,何兆兵的伤非常严重且一年零一个月才取出内固定,持续误工应当计算至2012年3月。

何兆兵的二倍工资,仲裁裁决认为超过诉讼时效错误,二倍工资的仲裁时效自何兆兵受伤时终止,到第二次出院的2012年11月11日恢复继续计算,期间何兆兵因伤势过重不能行走,无法行使权利。

2013年1月27日,何兆兵找天鸿公司协商解决赔偿(二倍工资、解除劳动关系)的问题,故仲裁时效应当从2013年1月28日重新计算,何兆兵在2013年3月1日申请仲裁,完全是在仲裁时效期内申请的,仲裁委员会不予支持是错误的。

综上,何兆兵请求判决天鸿公司赔偿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8124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12716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2716元、停工留薪期工资50832元、护理费39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950元、鉴定费280元、交通费1398元、二倍工资38124元,合计160040元。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何兆兵发生工伤事故后,天鸿公司作为用人单位虽为何兆兵办理了工伤保险,但仍负有直接给付何兆兵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的义务,现天鸿公司主张无需支付何兆兵一次性伤残补助金27732.78元,原审法院不予准许。

从天鸿公司在庭审中认可的何兆兵的平均工资来看,仲裁裁决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的数额并未损害天鸿公司的权利。

何兆兵在收到仲裁裁决后,未在法定期限内向原审法院起诉,现何兆兵在天鸿公司起诉后的应诉答辩中要求天鸿公司赔偿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8124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12716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2716元、停工留薪期工资50832元、护理费39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950元、鉴定费280元、交通费1398元、二倍工资38124元,合计160040元,原审法院不予审理。

据此,原审法院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驳回浙江天鸿钢结构有限公司不支付何兆兵一次性伤残补助金27732.78元的诉讼请求;二、浙江天鸿钢结构有限公司支付何兆兵一次性伤残补助金27732.78元、停工留薪期工资18488.52元、住院期间护理费3759.0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95元、交通费10元、鉴定费280元,合计50465.38元,扣除天鸿公司已支付的2900元后,尚须支付何兆兵47565.38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履行。

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计5元,由浙江天鸿钢结构有限公司负担。

宣判后,原审原告天鸿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上诉人认为本案判决上诉人支付被上诉人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没有法律依据。

上诉人为被上诉人参加工伤保险,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应由工伤保险基金向被上诉人支付。

虽然宁波市有关规定明确上诉人可以到社会保险机构帮助被上诉人代为领取,但规定已经明确了上诉人的义务是“用人单位收到经办机构支付给工伤职工的工伤保险待遇后,应在十个工作日内连同回执单一起交给工伤职工或其直系亲属。

”从法律的规定中明确可见上诉人的义务仅限于代为领取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并转交被上诉人,而没有直接支付或先行垫付的义务,而且在没有查清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实际支付给被上诉人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的情况下就裁决或判决上诉人直接给付而不是转付相应数额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没有法律依据。

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就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有直接给付被上诉人的义务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而在上诉人未代为领取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的情况下,就直接判决上诉人支付,实际是强行要求上诉人代为垫付本该由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的费用,损害了上诉人的权利。

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改判上诉人无需支付被上诉人一次性伤残补助金27732.78元。

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何兆兵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实体判决正确。

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对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何兆兵的伤经慈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经慈溪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九级伤残。

被上诉人可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现上诉人天鸿公司认为原审法院判决上诉人直接支付被上诉人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没有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改判上诉人无需支付被上诉人一次性伤残补助金27732.78元。

本院经审理认为,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是工伤保险待遇的一种,是对因工伤致残的劳动者给予的一次性职业伤害补偿。

工伤保险制度的目的之一是为了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并非以工伤保险基金完全替代用人单位在职工工作过程中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时应承担的经营风险。

《工伤保险条例》中对部分工伤待遇项目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部分由用人单位支付的规定,是对用人单位与工伤保险基金的权利义务界定,不影响工伤职工直接向用人单位主张各项工伤待遇。

实际上,工伤保险基金也是与用人单位结算而非直接由工伤职工领取相关赔付款项。

因此,上诉人认为其无需向被上诉人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实体判决得当。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浙江天鸿钢结构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曹 炜审 判 员  陈士涛审 判 员  周 娜二〇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代书记员  许玲儿


案名: 浙江天鸿钢结构有限公司与何兆兵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3)浙甬民一终字第682号

裁判日期: 2013-09-23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上诉人浙江天鸿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鸿公司)因劳动争议一案,不服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于2013年6月24日作出的(2013)甬慈民初字第4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宣判后,原审原告天鸿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上诉人认为本案判决上诉人支付被上诉人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没有法律依据。
		
		因此,上诉人认为其无需向被上诉人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对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何兆兵的伤经慈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经慈溪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九级伤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