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4)烟民四终字第1318号

裁判日期: 2014-09-17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林宁与烟台市利达木工机械有限公司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基本信息

法定代表人:邹群,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广力。

委托代理人:郝利民,山东广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林宁,无业。

委托代理人:王鹏锐,山东绍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烟台市利达木工机械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林宁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人民法院(2013)烟牟民重字第1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上诉人烟台市利达木工机械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郝利民,被上诉人林宁及其委托代理人王鹏锐到庭参加了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审原告林宁原审诉称:原告于1993年5月份到被告处上班,1995年12月7日,原告在工作期间被机器挤伤左手。

2010年经被告统一认定工伤确定原告左手伤残等级为五级。

原告诉至烟台市牟平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被告支付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该委决定不予受理。

现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39352元,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审被告烟台市利达木工机械有限公司辩称:原告于1993年5月到被告处工作,1995年12月7日上班期间因原告违反劳动纪律串岗闲聊,并违反安全操作规程私戴手套,被液压铣床铣刀造成左手的事故,被告受伤不属于工伤事故。

原告认为自己属于工伤的依据是烟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其进行的劳动能力鉴定报告,但是这个报告不等同于工伤认定,也不等于劳动行政部门认定原告享受工伤待遇。

原告1995年发生事故,应当适用1953年的《劳动保险条例》,一次性工伤保险待遇不应追补。

综上,被告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原告林宁于1993年5月到2011年9月16日间在被告烟台市利达木工机械有限公司工作,被告为原告缴纳了工伤保险金。

1995年12月7日上班期间原告左手被机床切断。

2010年6月,被告填写了《烟台市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申报表》及《烟台市“老工伤”人员纳入工伤保险统筹管理审核确认表》,为原告申报进行劳动能力鉴定。

2010年10月10日,经烟台市牟平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原告劳动功能障碍程度为五级。

2011年9月16日原告将被告申诉至烟台市牟平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被告支付工伤保险待遇,该委以原告未能提交工伤认定书为由,作出(2011)牟劳仲决字第179号决定书,决定不予受理。

原告不服该决定书,诉至原审法院,要求被告赔偿残疾赔偿金239352元。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超过诉讼时效,作出(2011)烟牟民一初字第540号民事判决,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对判决不服,上诉至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院于2013年8月6日作出(2013)烟民四终字第683号民事裁定,裁定:撤销原审法院(2011)烟牟民一初字第540号民事判决,发回法院重审。

案件被发回之后,原审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审庭审中,原告称被告为其填写了《烟台市“老工伤”人员纳入工伤保险统筹管理审核确认表》,并且为原告申请鉴定了劳动能力等级,证实被告认可原告1995年12月7日所受之伤为工伤,被告应当在双方劳动关系解除时支付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

被告否认原告1995年12月7日所受之伤为工伤,称2010年6月其接到烟台市牟平区医疗保险部门口头通知,要对全区以前曾发生事故伤害的企业职工进行摸底调查,被告为配合区医疗保险部门工作,解决员工的后顾之忧,为包括原告在内20多名职工填写了《烟台市“老工伤”人员纳入工伤保险统筹管理审核确认表》。

被告提交了1995年12月原告当时所在车间主任刘传文出具的书面证言、1995年12月原告当时所在的加工车间出具的事故鉴定报告、被告1995年12月作出的《关于林宁同志事故处理意见》、1995年12月牟轻机(95)字第28号《关于林宁违犯劳动纪律致伤的通报》,证实事故发生时被告认为原告之伤不属于工伤,因此未为原告申报工伤。

现原告变更诉讼请求要求被告支付一次性医疗补助金61432.8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00526.40元。

2010年烟台市职工月平均工资为2792.40元。

另查,2010年11月15日烟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发了烟人社发(2010)72号文件《关于老工伤人员纳入工伤保险统筹管理有关问题的处理意见》,该意见规定纳入统筹管理的人员范围包括“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参加烟台市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其在实施工伤保险社会统筹前,受到事故伤害或诊断为职业病,致残程度达到一至十级,目前仍由用人单位承担工伤待遇的人员;……”;纳入统筹管理的待遇项目包括伤残津贴、生活护理费、工伤医疗费、供养亲属抚恤金、辅助器具配置费,老工伤人员纳入统筹管理前的工伤待遇和未纳入统筹管理的待遇项目,仍由原资金渠道支付。

原判所确认的上述事实,有《烟台市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申报表》、《烟台市“老工伤”人员纳入工伤保险统筹管理审核确认表》、烟牟劳鉴(2010)142号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书、(2011)牟劳仲决字第179号决定书、1995年12月原告当时所在车间主任刘传文出具的书面证言、1995年12月原告当时所在的加工车间出具的事故鉴定报告、被告1995年12月作出的《关于林宁同志事故处理意见》、1995年12月牟轻机(95)字第28号《关于林宁违犯劳动纪律致伤的通报》等证据以及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笔录在卷佐证,并经庭审质证,足以认定。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原告林宁于1995年12月7日所受之伤是否工伤。

本案中,2010年烟台市老工伤人员纳入工伤保险统筹管理的人员范围包括按《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参加了烟台市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在实施工伤保险社会统筹前,受到事故伤害,目前仍由用人单位承担工伤待遇的人员等。

虽然现在被告提交了1995年12月原告当时所在车间主任刘传文出具的书面证言、1995年12月原告当时所在的加工车间出具的事故鉴定报告、被告1995年12月作出的《关于林宁同志事故处理意见》、1995年12月牟轻机(95)字第28号《关于林宁违犯劳动纪律致伤的通报》证实被告当时不认为原告之伤构成工伤,但2010年6月被告为原告填写了《烟台市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申报表》及《烟台市“老工伤”人员纳入工伤保险统筹管理审核确认表》,并且针对原告在上班期间所受伤以工伤的名义进行了劳动能力鉴定,证实被告认可原告所受之伤为工伤,故原告请求被告支付相关的工伤保险待遇,符合法律规定。

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五级伤残的,职工本人提出解除劳动关系的,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由用人单位以解除劳动关系时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数,支付36个月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

原告经烟台市牟平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劳动能力障碍程度为五级,双方劳动关系于2011年9月16日解除,被告应向原告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00526.40元(2792.40元/月×36个月)。

被告已为原告缴纳了工伤保险金,原告要求被告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理由不当,法院不予支持。

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六条、《山东省贯彻〈工伤保险条例〉实施办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原审法院于2014年6月5日判决:一、被告烟台市利达木工机械有限公司向原告林宁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00526.40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由被告烟台市利达木工机械有限公司交纳。

宣判后,烟台市利达木工机械有限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判越权审判,程序违法,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错误,侵害法律的实施,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纠正,撤销原判,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理由是:1.原判违反法定程序,超越管辖权限。

本案案由为工伤保险待遇纠纷,属劳动争议案件,有特殊的法律程序和证据规则。

法院无权作出工伤认定。

工伤认定是行政部门的职权,当事人对工伤认定不服,只能申请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

法院只能判决维持或判令工伤部门重新作出工伤认定,但不能代替行政机关作出工伤认定。

2.原判认为上诉人为被上诉人填写《烟台市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申报表》及《烟台市“老工伤”人员纳入工伤保险统筹管理审核确认表》,并且针对被上诉人所受伤以工伤名义进行了劳动能力鉴定,即认可伤者是工伤,故被上诉人请求上诉人支付相关工伤保险待遇,符合法律规定,是毫无根据的。

《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工伤须进行工伤认定,该条例未规定双方认可工伤即具有工伤认定的法律效力。

工伤认定不以双方当事人的意志为转移,而是以行政机关的依法认定为根据,工伤认定是法院司法解决工伤争议的前置程序。

上诉人向社保机构提供报表,只是想通过社保部门统筹方式为伤者争取一些地方性的政策优惠待遇,因被上诉人不符合条件未获批准,并未产生法律效力,上述报表不是被上诉人享有工伤待遇的法定要件,也不能成为民法意义上的债的发生依据。

被上诉人林宁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依法维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同一审。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双方争议在于,原判判令上诉人支付给被上诉人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00526.40元是否正确。

本案工伤发生于1995年,上诉人作为用人单位,在被上诉人因工受伤后,应依法为其申报工伤待遇,上诉人违背工伤保险的相关规定,漠视职工正当权益,以违章事故处理,不为伤者申报工伤保险,导致伤者已经无法依法定期限提起工伤认定、被上诉人于2011年向烟台市牟平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的工伤待遇申请已经被仲裁委以被上诉人未能提交工伤认定书为由驳回。

上诉人于2010年为被上诉人填写了《烟台市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申报表》及《烟台市“老工伤”人员纳入工伤保险统筹管理审核确认表》,为被上诉人申报并进行了劳动能力鉴定,2010年10月10日,经烟台市牟平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伤者劳动功能障碍程度为五级。

《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四条规定,该条例自2004年1月1日起施行,施行前已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尚未完成工伤认定的,按照条例的规定执行。

《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进行治疗,享受工伤医疗待遇。

《山东省贯彻〈工伤保险条例〉实施办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工伤职工被鉴定为五级、六级伤残的,经职工本人提出,可以与用人单位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以其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时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数,分别支付本人22个月、18个月的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36个月、30个月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

故原判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六条、《山东省贯彻〈工伤保险条例〉实施办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判令上诉人支付被上诉人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合法有据。

上诉人主张,伤者必须提供行政部门的工伤认定结论,不能提供即属举证不能,即应驳回伤者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因本案工伤已经超过了行政法规规定的工伤申报期间,不能认定工伤,而没有工伤认定书,则无法启动下一步的工伤保险待遇申报程序,如果仅仅因没有工伤认定书而驳回伤者的诉讼请求,则既与被上诉人已经被纳入工伤保险统筹的事实相悖,也是让伤者承担上诉人不申报工伤认定这一违法行为的后果、处于无处索赔的境地,这不但违背工伤保险的基本原则,严重侵害职工合法权益,也违背法律的公平正义。

此外,原判认定被上诉人系工伤,并非是基于上诉人提供报表及对被上诉人进行劳动能力鉴定,亦非基于推定,而是根据被上诉人工作期间受伤的事实、烟台市工伤保险机构将被上诉人纳入工伤保险统筹管理等事实及有关政策性文件,以及《工伤保险条例》、《山东省贯彻〈工伤保险条例〉实施办法》等法律规定,合法有据。

就本案案情而言,工伤认定书并非被上诉人享有工伤待遇的唯一及必需的条件,法院应根据案件事实及相关规定,合法、合理、公平处理。

人民法院虽然没有认定工伤的权力,但并不影响法院依据事实和法律合理、公平处理本案。

在工伤事实能够确认、上诉人已经根据相关政策为被上诉人申报了工伤待遇的前提下,仍要求被上诉人提交因上诉人过错错过工伤认定期间而无法提交的工伤认定书,并以无法提交工伤认定书而让被上诉人承担上诉人违法行为所导致的后果,既不合法,也与上诉人为被上诉人申报工伤统筹的行为相矛盾。

综上,上诉人烟台市利达木工机械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原审法院所作判决正确,依法应予维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及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烟台市利达木工机械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罗春光审判员  张莉莉审判员  刘海波二〇一四年九月十七日书记员  姜永鑫


案名: 林宁与烟台市利达木工机械有限公司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4)烟民四终字第1318号

裁判日期: 2014-09-17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同一审。
		
		本院认为,因本案工伤已经超过了行政法规规定的工伤申报期间,不能认定工伤,而没有工伤认定书,则无法启动下一步的工伤保险待遇申报程序,如果仅仅因没有工伤认定书而驳回伤者的诉讼请求,则既与被上诉人已经被纳入工伤保险统筹的事实相悖,也是让伤者承担上诉人不申报工伤认定这一违法行为的后果、处于无处索赔的境地,这不但违背工伤保险的基本原则,严重侵害职工合法权益,也违背法律的公平正义。
		
		上诉人烟台市利达木工机械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林宁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人民法院(2013)烟牟民重字第1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宣判后,烟台市利达木工机械有限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判越权审判,程序违法,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错误,侵害法律的实施,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纠正,撤销原判,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双方争议在于,原判判令上诉人支付给被上诉人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00526.40元是否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