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3)雁民初字第03522号

裁判日期: 2014-03-30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西安际华三五一一家纺有限公司与张莹劳动争议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基本信息

法定代表人董宏刚,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小莉,陕西弘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原告)张莹。

委托代理人梁远海,陕西朱西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被告)西安际华三五一一家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际华公司)与被告(原告)张莹劳动争议纠纷一案,张莹向西安市雁塔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仲裁,该仲裁委员会作出雁劳仲案字(2012)754号裁决书,际华公司、张莹对该裁决均不服,际华公司于2013年5月22日向本院提起诉讼,张莹于2013年5月29日亦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对双方的起诉并案,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被告)际华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小莉,被告(原告)张莹、梁远海均到庭参加了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告(被告)际华公司诉称,张莹2006年实习进入际华公司工作,2008年双方建立正式劳动关系。

张莹与际华公司签订书面的劳动合同,并为其缴纳各项社会保险。

2011年6月30日,张莹以孩子太小无法正常上班为由,向际华公司申请休“三期假”。

际华公司同意其申请,双方订立《女职工三期歇工协议书》,并约定了期间的生活费待遇等内容,期限为一年。

2012年5月,际华公司提前一个月向张莹谈话,并发出通知要求解除劳动关系,通知其按照规定到公司办理相关离职手续。

但是,张莹接到上述通知后,拒不来公司办理相关离职手续。

在仲裁庭审中,际华公司已经向法庭提供了相应证据证明上述事实,仲裁庭裁决错误。

现际华公司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1、确认双方劳动合同已经解除。

2、际华公司不予支付张莹2011年3月4日至2012年3月4日期间工资8119.2元及2012年3月5日至2013年3月4日期间生活费5994.7元。

3、际华公司不予为张莹补缴2007年7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及2012年7月1日至今的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保险。

被告(原告)张莹诉称并辩称,2011年3月4日,经张莹申请,际华公司和张莹签订了《女职工“三期”歇工协议书》,该协议书约定“歇工期限自2011年3月4日至婴儿满周岁之日止,协议到期,自行终止。

”2012年3月3日,原告婴儿满周岁,该协议自2012年3月3日已经自行终止。

根据《陕西省国有企业富余职工安置规定实施办法》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孕期或者哺乳期的女职工,经本人申请,企业可以给予不超过二年的假期。

放假期间,第一年发给本人标准工资,第二年发给不低于本人标准工资的60%生活费,物价补贴和取暖费照发。

假期内含产假的,按照国家规定发给工资”之规定,原告与被告签订一年的歇工协议,期满后,不存在雁塔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认定的放假第二年的问题,因此该安置规定实施办法“按照不低于本人标准工资60%”向张莹支付生活费的规定根本不适用,仲裁委员会随意变更张莹的诉讼请求,违背了“不告不理”的原则,应依法予以纠正。

2012年3月4日至今,际华公司无法安排张莹在岗工作并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导致张莹工资受损,因此际华公司应给张莹补发工资并支付赔偿金。

现张莹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际华公司:1、支付违法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9600元。

2、支付拖欠原告产假期间工资10320元。

3、支付拖欠2012年3月5日至2013年6月30日工资22167元。

4、补缴2007年1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和2011年3月5日至2013年6月30日期间的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保险。

原告(被告)际华公司辩称,2007年1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期间,张莹属于利用业余时间勤工俭学,系实习阶段,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不受《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的调整。

2012年3月4日张莹“三期”歇工期限届满后,长期处于旷工状态,严重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际华公司长期处于放假状态,生产经营困难,双方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继续履行,所以际华公司依法解除了与张莹之间的劳动合同。

际华公司已经足额支付了工资、缴纳了社会保险,请求依法驳回张莹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张莹2007年1月入职际华公司,2007年7月1日张莹毕业后正式到际华公司报到。

2008年1月1日,张莹和际华公司签订了一份《劳动合同》,该劳动合同期限从2008年1月1日到2013年6月30日。

在职期间,张莹以孩子太小,无法正常上班为由,向际华公司申请“三期”假。

2011年3月4日,张莹与际华公司签订《女职工“三期”歇工协议书》,该协议书称从2011年3月4日起至婴儿满周岁之日(以有关部门签发的婴儿出生证明做为确定婴儿出生后满一周岁之日的计算依据)止。

协议到期,自行终止。

“三期”歇工期间,公司按照每月156元的标准发给张莹生活费,其中产期待遇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执行。

“三期”歇工期满(婴儿出生后满一周岁之日),张莹应按时返厂,否则按照旷工论处,公司有权予以除名。

2012年6月30日,际华公司作出西针司人字(2012)37号《关于公司与张莹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该决定载明因公司生产经营状况发生变化,公司研究决定提前解除劳动合同,给予支付经济补偿7700元。

庭审中,际华公司提供郭红云、祝亚辉的证人证言二份,证明向张莹及其家属均送达了解除劳动合同决定。

张莹在庭审中亦称其要求到公司上班,但是际华公司口头通知要求解除劳动关系,而后张莹通过私人关系得知该通知。

另查明,2010年12月28日,际华公司下发西针司人字(2010)100号文件《关于公司放假期间生活费发放标准的通知》。

该文件载明由于公司前期出现了严重的不稳定事件,从2010年12月起除包装工序、锅炉房及部分科室外全面放假,生产经营暂时无法正常运行。

经2010年12月22日公司党政联席会研究决定放假时间继续延长。

张莹自该文件下发之日起至2011年3月3日一直在岗上班。

际华公司为证明其公司经营困难,解除劳动合同合法,向法庭还提交了其自行下发的《生产组织结构调整方案》、《关于协议离岗的有关规定》、《关于职工解除劳动合同的具体规定》。

再查明,张莹2011年3月4日剖宫产生子。

根据张莹银行交易清单显示际华公司2011年3月、4月、5月分别向张莹发放产假期间的工资每月505.14元。

从2011年6月起至2012年2月,际华公司每月按照156元的标准向张莹发放生活费。

上述事实,有报到证、劳动合同、《女职工“三期”歇工协议书》、《关于公司与张莹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住院病案首页、银行交易历史明细单、雁劳仲案字(2012)754号裁决书及本院的庭审笔录等证据在卷佐证,并经当庭核实无误。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后,当事人增加诉讼请求的,如该请求与诉争的劳动争议具有不可分性,应当合并审理,如属于独立的劳动争议,应当告知当事人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本案中,张莹在仲裁中曾提出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如无法履行,则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6800元。

此次诉讼中,张莹仅要求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19600元,该纠纷均是因为际华公司作出的解除劳动合同决定引发的,因此该请求与双方争议具有不可分性,故应当合并审理。

际华公司辩称的张莹要求支付违法赔偿金的请求,未经仲裁前置程序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劳动者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继续履行,劳动者不要求继续履行的,用人单位应当依照本法第八十七条规定支付赔偿金。

第八十七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

本案中,2012年6月30日,际华公司因公司生产经营状况发生变化,作出提前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虽际华公司向本院提供了《生产组织结构调整方案》、《关于协议离岗的有关规定》,但不能证明其属于因生产经营困难所致的经济性裁员,且际华公司亦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裁员方案经过工会及劳动行政部门的报告,因此际华公司作出的解除劳动合同决定属于违法解除,应该向张莹支付违法解除合同的经济赔偿金。

关于际华公司在庭审中辩称的其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系张莹旷工,但该原因并未在书面解除决定中表明,故对际华公司的该项辩解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双方劳动关系的起算时间即经济赔偿金的计算年限,张莹2007年1月入职,虽然张莹2007年7月才从学校毕业,但是张莹作为即将毕业的学生具备和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行为能力、责任能力,且际华公司也按月向张莹发放了工资,因此张莹与际华公司的劳动关系应该从2007年1月开始建立。

2012年6月30日,际华公司作出了解除劳动合同决定,审理中张莹也认可公司曾口头通知其解除劳动关系,亦认可通过私人关系获得了该通知,因此张莹和际华公司的劳动关系从2012年6月30日予以解除,际华公司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故应该向张莹支付5.5个月工资的二倍即11个月工资作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

根据张莹离职前的12个月的平均工资计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为7931.7元。

关于张莹要求际华公司支付拖欠原告2011年3月4日至2012年3月4日产假期间工资10320元的请求,根据原《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第八条,女职工产假为九十天,其中产前休假15天,难产的,增加产假15天。

第九条规定,有不满一周岁婴儿的女职工,其所在单位应当在每班劳动时间内给予两次哺乳时间,每次三十分钟。

《劳动部关于女职工生育待遇若干问题的通知》规定产假期间,工资照发。

张莹2010年3月至2011年2月月平均工资为每月832元,际华公司按照每月工资505.14元向张莹发放了三个月的产假工资,因此际华公司应该按照上述标准向张莹补足产假三个月期间的工资982.47元。

根据《陕西省<国有企业富余职工安置规定>实施办法》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孕期或者哺乳期的女职工,经本人申请,企业可以给与不超过额二年的假期,放假期间,第一年发给本人标准工资,第二年发给不低于本人标准工资60%的生活费。

假期内含产假的,按照国家规定发给产假工资。

张莹与际华公司的歇工协议从2011年3月4日起至2012年3月4日止,因此根据上述规定际华公司从应该在此期间按照张莹的本人标准工资向张莹发放,张莹歇工前的平均工资为每月832月,从2011年6月1日起至2012年3月4日止,减去已经按月发放的156元,际华公司还应向张莹补发2011年6月1日至2012年3月4日期间的工资6084元。

关于张莹要求际华公司支付的2012年3月5日至2013年6月30日工资22167元的请求,2012年3月5日至2012年6月30日双方系存在劳动关系,但是张莹并未到岗上班,际华公司应该向张莹支付该期间的生活费,生活费的标准酌情以张莹本人工资的60%计算,因此际华公司应该向张莹支付2012年3月5日至2012年6月30日期间的生活费为1996.8元。

关于张莹要求2013年6月30日之后的工资,因双方劳动关系已经解除,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张莹要求际华公司补缴2007年1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和2011年3月5日至2013年6月30日期间的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保险的请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一百条规定:“用人单位无故不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其限期缴纳;逾期不缴纳的,可以加收滞纳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六十三条规定:“用人单位未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由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责令其限期缴纳或者补足。

用人单位逾期仍未缴纳或者补足社会保险费的,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可以向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查询其存款账户;并可以申请县级以上有关行政部门作出划拨社会保险费的决定,书面通知其开户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划拨社会保险费。

用人单位账户余额少于应当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的,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扣押、查封、拍卖其价值相当于应当缴纳社会保险费的财产,以拍卖所得抵缴社会保险费。

”《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十三条规定:“缴费单位未按照规定缴纳和代扣代缴社会保险费的,由劳动行政部门或者税务机关责令限期缴纳。

”根据上述法律、法规的规定,征缴社会保险费属于社会保险费征缴部门的法定职责,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的范围,因此,原告可向劳动和社保管理部门申请解决,对原告的该项请求本院不予处理。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六十二条、第一百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条、第三十条、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原告(被告)西安际华三五一一家纺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告(原告)张莹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为7931.7元。

二、原告(被告)西安际华三五一一家纺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告(原告)张莹补足产假三个月期间的工资982.47元。

三、原告(被告)西安际华三五一一家纺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告(原告)张莹补发2011年6月1日至2012年3月4日期间的工资6084元。

四、原告(被告)西安际华三五一一家纺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告(原告)张莹支付2012年3月5日至2012年6月30日期间的生活费1996.8元。

五、驳回原告(被告)西安际华三五一一家纺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六、驳回被告(原告)张莹要求原告(被告)西安际华三五一一家纺有限公司支付2012年6月30日至2013年6月30日工资的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0元,由际华公司承担10元,张莹承担1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 茹人民陪审员 何 赫代理审判员 吴 娜二〇一四年三月三十日书 记 员 赵丹丹


案名: 西安际华三五一一家纺有限公司与张莹劳动争议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3)雁民初字第03522号

裁判日期: 2014-03-30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原告(被告)西安际华三五一一家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际华公司)与被告(原告)张莹劳动争议纠纷一案,张莹向西安市雁塔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仲裁,该仲裁委员会作出雁劳仲案字(2012)754号裁决书,际华公司、张莹对该裁决均不服,际华公司于2013年5月22日向本院提起诉讼,张莹于2013年5月29日亦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对双方的起诉并案,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根据上述法律、法规的规定,征缴社会保险费属于社会保险费征缴部门的法定职责,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的范围,因此,原告可向劳动和社保管理部门申请解决,对原告的该项请求本院不予处理。
		
		关于张莹要求2013年6月30日之后的工资,因双方劳动关系已经解除,本院不予支持。
		
		本案中,2012年6月30日,际华公司因公司生产经营状况发生变化,作出提前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虽际华公司向本院提供了《生产组织结构调整方案》、《关于协议离岗的有关规定》,但不能证明其属于因生产经营困难所致的经济性裁员,且际华公司亦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裁员方案经过工会及劳动行政部门的报告,因此际华公司作出的解除劳动合同决定属于违法解除,应该向张莹支付违法解除合同的经济赔偿金。
		
		上述事实,有报到证、劳动合同、《女职工“三期”歇工协议书》、《关于公司与张莹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住院病案首页、银行交易历史明细单、雁劳仲案字(2012)754号裁决书及本院的庭审笔录等证据在卷佐证,并经当庭核实无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