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4)鄂民终字第855号

裁判日期: 2014-12-19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王有伟上诉内蒙古鑫旺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其他劳动争议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基本信息

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鄂民终字第855号

委托代理人杜军,内蒙古首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内蒙古鑫旺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组织机构代码56692536-0

法定代表人赵东峰,男,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秦营营,女,系内蒙古鑫旺再生资源有限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张培,女,系内蒙古鑫旺再生资源有限公司职员。

上诉人王有伟与被上诉人内蒙古鑫旺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旺再生资源公司)因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内蒙古达拉特旗人民法院(2014)达民初字第185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黄图雅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程伟、张玉平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上诉人王有伟及其委托代理人杜军,被上诉人鑫旺再生资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秦营营、张培到庭参加了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王有伟与鑫旺再生资源公司于2012年6月20日签订了为期三年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合同第十九条约定,如果乙方(王有伟)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甲方(鑫旺再生资源公司)可以随时解除本合同,不需要提前通知:1、在试用期间,不符合录用条件的;2、严重违反甲方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的;3、无正当理由不服从甲方管理或岗位调整的;4、拒不执行甲方安排工作的;5、严重失职、营私舞弊,对甲方利益造成损害达1000元以上的;6、因乙方个人行为直接或间接给甲方信誉造成恶劣影响的;7、经查实向甲方提供了虚假个人资料证明的;8、从事第二职业的;9、违反甲方工薪保密规定的;10、利用工作之便谋取私利及收取任何形式回扣、红包的;11、被依法进行劳动教养的;12、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或被政府执法部门行政拘留的。

签订协议后,王有伟开始在鑫旺再生资源公司工作,担任沉降车间检修班班长职务。

2014年4月12日,鑫旺再生资源公司按照停车检修计划安排王有伟所在检修班组将1#稀释槽出料溜槽进行密封,并且要求当日完成该项工作,王有伟所在班组接受任务后,由王有伟带领其他三名员工共同进行工作,王有伟等人一直工作到下午17点40分左右,但未完成全部检修工作。

2014年4月14日,王有伟所在沉降车间出具关于沉降车间检修班长王有伟严重违纪的报告一份,申请鑫旺再生资源公司相关部门对王有伟的违纪行为进行调查,并且建议鑫旺再生资源公司解除与王有伟之间的劳动合同,终止劳动关系。

鑫旺再生资源公司指派工作人员王雅仙、张培于2014年4月23日-25日,对王有伟所在沉降车间的员工黄永亮、张文毅、雷斌、姬建涛进行调查,并制作了四份员工违纪情况调查记录,该四份调查记录的内容表明,王有伟在日常工作中存在多次违纪行为。

鑫旺再生资源公司于2014年4月30日在其公司内部A8系统上发布了关于王有伟严重违纪问题的通告,通告内容为因王有伟存在严重违纪行为,拟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并将以上事实予以公示,公示时间为2014年4月30日至5月4日,请广大员工监督。

2014年5月5日,鑫旺再生资源公司人力资源部作出关于王有伟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依据其与王有伟签订的劳动合同书第十九条第3、4款的规定,解除与王有伟的劳动合同。

2014年8月7日,鑫旺再生资源公司申请达拉特旗公证处,对其公司内部A8系统中关于调整作息时间的通知及关于王有伟严重违纪的通告相关材料进行了证据保全公证,达拉特旗公证处于同日作出了(2014)达证内民字第875号公证书一份。

又查明,王有伟于2014年5月6日向达拉特旗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

达拉特旗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4年6月23日作出达劳人仲字(2014)第23号仲裁裁决书,裁决驳回申请人王有伟的仲裁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从双方向法庭出示的证据及经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本院对于鑫旺再生资源公司作出关于王有伟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是否合法,作如下分析认定,第一、对于王有伟在日常工作中是否存在违纪行为的问题。

从鑫旺再生资源公司提供的对王有伟所在沉降车间的四名工作人员所作的调查记录中,可以确定王有伟在日常工作中存在多处违纪行为,对此王有伟不认可,但其并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证明其在工作中不存在违纪行为,故本院对王有伟在日常工作中存在违纪行为的事实予以认定。

第二、对于2014年4月12日,鑫旺再生资源公司按照停车检修计划安排王有伟所在检修班组将1#稀释槽出料溜槽进行密封的检修工作过程中,王有伟是否存在拒绝完成工作的违纪行为的问题。

根据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书,王有伟应当知道,在工作过程中,无正当理由不服从公司管理或岗位调整的和拒不执行公司安排工作的的后果是公司有权单方解除劳动合同。

2014年4月12日鑫旺再生资源公司在给王有伟所在检修班组安排工作时,明确提出要于当天完成检修工作的要求,王有伟作为检修班长,应当带领组员按照公司要求按时完成检修工作,在因客观原因不能完成工作时,应当向其直接领导或者公司上级部门及时汇报,并说明原因,而王有伟在不能按照公司要求的时间内完成工作时,未及时向上级领导汇报,在没有得到上级领导批准的情况下,自行带领班组成员下班,其行为构成违纪。

第三、对于鑫旺再生资源公司是否存在强令王有伟冒险加班作业的问题。

因王有伟未按鑫旺再生资源公司要求的时间完成工作在先,而对于继续完成工作存在的危险的客观原因,王有伟并未在第一时间向上级领导汇报,而是自认为存在冒险作业的风险,就自行下班,因此不能证明鑫旺再生资源公司存在强令王有伟冒险作业的事实。

故本院对于王有伟诉称,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二条劳动者拒绝用人单位管理人员违章指挥、强令冒险作业的,不视违法劳动合同的规定,其拒绝加班的行为不属于严重违反规章制度的情形的意见,不予采纳。

第四、对于鑫旺再生资源公司依据其与王有伟签订的劳动合同书第十九条第3、4款的规定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是否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问题。

王有伟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十三条的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不得在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规定的劳动合同终止情形之外约定其他的劳动合同终止条件,而劳动合同的解除也是劳动合同终止的一种情形,但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书中第十九条的规定是法外约定的终止条件,因此鑫旺再生资源公司据此解除劳动合同,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王有伟混淆了我国劳动合同法中关于劳动合同解除与劳动合同终止的概念,劳动合同解除并不属于劳动合同终止的一种情形,我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六条至第四十三条明确了解除劳动合同的相关规定,其中第三十九条第二款明文规定,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因此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书第十九条第3、4款的规定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综上,本院认为,鑫旺再生资源公司单方解除与王有伟之间劳动合同的行为,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因此对于王有伟要求鑫旺再生资源公司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50000元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王有伟要求由鑫旺再生资源公司支付其2013年年度奖金6000元,因王有伟未提供相应证据,而年终奖金是公司根据职工的表现,再根据自身的经营情况,给职工发的奖励,不是必发的固定奖金,故本院对王有伟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驳回王有伟的诉讼请求。

原审判决宣判后,上诉人王有伟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其上诉理由为:一、一审法院只是根据被上诉人提供的四份员工调查笔录就认定上诉人存在违纪行为是错误的,因被上诉人与员工之间存在利害关系,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在本案中,被上诉人并未提供其公司的规章制度,应该在规章制度的框架下认定上诉人的违纪行为。

一审法院未对上诉人夜间加班的情况属于冒险作业作出认定是错误的。

二、一审法院适用《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据此作出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劳动合同书第十九条第3、4款的规定合法,属适用法律错误。

被上诉人的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不符合《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应当认定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

本院经二审理查明,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王有伟与被上诉人鑫旺再生资源公司于2012年6月20日签订了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成为被上诉人劳动者的事实清楚,予以确认。

本案争议关键点为被上诉人是否可以根据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所约定的内容解除与上诉人王有伟的劳动关系,是否存在违法解除的行为。

在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第十九条约定,如果乙方(王有伟)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甲方(鑫旺再生资源公司)可以随时解除合同:……2、严重违反甲方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的。

3、无正当理由不服从甲方管理或岗位调整的。

4、拒不执行甲方安排工作的。

据此,本院认为,上诉人王有伟应当知道,在工作过程中,无正当理由不服从公司管理或岗位调整的和拒不执行公司安排工作的的后果是公司有权单方解除劳动合同。

被上诉人针对上诉人不听从公司夜间加班的安排,根据合同所约定解除了与上诉人的劳动关系系合法行为。

上诉人上诉称被上诉人员工与被上诉人存在利害关系,所以调查笔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对此,本院认为,该调查笔录只是证据方面的补强,如果没有该证据,被上诉人亦可根据上诉人不服从工作的安排,不服从公司管理做出解除合同的行为;上诉人上诉主张,一审法院未对上诉人夜间加班的情况属于冒险作业作出认定是错误的,经审查,因上诉人王有伟未按鑫旺公司要求的时间完成工作在先,而对于继续完成工作存在的危险的客观原因,上诉人王有伟并未在第一时间向上级领导汇报,而是自认为存在冒险作业的风险,自行下班,拒绝加班。

因此不能确定该作业系危险作业。

综上,被上诉人鑫旺再生资源公司单方解除与上诉人王有伟之间劳动合同的行为,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

故,上诉人王有伟的上诉理由无事实根据及法律依据,予以驳回。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决正确。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王有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黄图雅

代理审判员  程 伟

代理审判员  张玉平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刘景然

法条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案名: 王有伟上诉内蒙古鑫旺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其他劳动争议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4)鄂民终字第855号

裁判日期: 2014-12-19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综上,本院认为,鑫旺再生资源公司单方解除与王有伟之间劳动合同的行为,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因此对于王有伟要求鑫旺再生资源公司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50000元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上诉人王有伟与被上诉人鑫旺再生资源公司于2012年6月20日签订了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成为被上诉人劳动者的事实清楚,予以确认。
		
		据此,本院认为,上诉人王有伟应当知道,在工作过程中,无正当理由不服从公司管理或岗位调整的和拒不执行公司安排工作的的后果是公司有权单方解除劳动合同。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从双方向法庭出示的证据及经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本院对于鑫旺再生资源公司作出关于王有伟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是否合法,作如下分析认定,第一、对于王有伟在日常工作中是否存在违纪行为的问题。
		
		本院认为,王有伟混淆了我国劳动合同法中关于劳动合同解除与劳动合同终止的概念,劳动合同解除并不属于劳动合同终止的一种情形,我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六条至第四十三条明确了解除劳动合同的相关规定,其中第三十九条第二款明文规定,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因此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书第十九条第3、4款的规定并不违反法律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