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渝五中法民终字第00654号

裁判日期: 2015-03-27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吴鹏与重庆康辉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基本信息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5)渝五中法民终字第00654号上诉人(原审原告)吴鹏。

法定代表人马永国,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洪兵,四川迪扬(重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奎,四川迪扬(重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吴鹏与被上诉人重庆康辉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辉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吴鹏不服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2014)九法民初字第0995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吴鹏于2014年3月7日与康辉公司签订了期限从2014年3月7日至2017年3月7日的劳动合同后,在康辉公司担任仓库管理员工作。

双方劳动合同中第二十三条载明:乙方(吴鹏)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甲方(康辉公司)可以单方面随时解除合同,并对乙方不做任何经济补偿:……5、连续旷工三天或者一年内累计旷工五天(含)以上的……。

2014年5月19日,康辉公司向吴鹏出具书面通知,该通知载明:“成品库库管员吴鹏,因你未写辞职申请,不符合公司办理辞职手续制度,公司也未通知你下岗不工作,你是公司成品库管员工你应当在岗位上班,你应遵守公司的出勤考勤制度。

若你坚持个人意见,不到工作岗位正常上班,公司将按考勤管理制度处理。

”庭审中,吴鹏确认收到该通知书,但称是基于部门领导杨忠不准许其再去上班;康辉公司不认可吴鹏陈述,辩称康辉公司已履行通知义务,是基于吴鹏自身原因不愿回单位上班。

经审查,吴鹏自2014年5月15日之后未再到康辉公司上班;吴鹏未举示证据证实其未再到康辉公司上班系康辉公司部门领导不准许所致。

2014年5月28日,康辉公司出具解除劳动合同书解除与吴鹏间的劳动关系,该通知书于2014年5月30日送达吴鹏。

此外,康辉公司于庭审中举示了公司考勤考核管理制度和组织包括吴鹏在内的公司员工进行学习、以及将解除与吴鹏劳动关系的决定通知公司工会的相关依据,拟证明康辉公司解除程序合法。

吴鹏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对相关考勤制度的制定程序无异议,并确认已学习过相关制度,认可该制度对其具有约束力,但称康辉公司的解除仍系违法解除。

经审查,康辉公司考勤考核管理制度第十二条员工出勤奖惩办法内容部分规定:“员工不按请假流程请假,没办请假手续者均视为旷工。

……连续旷工三天或者月累计旷工五天者,旷工一天按六天扣除工资并扣15分,情节严重者开除除名”;康辉公司工会委员会出具证明,证实康辉公司已将解除与吴鹏劳动关系的决定通知工会。

2014年6月6日,吴鹏向重庆市九龙坡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请求裁决康辉公司支付工资1176.92元、误工费1373.07元、违法解除赔偿金2550元、返还服装费138元、返还押金330元、支付社保费1201.2元、个人承担社保金402.6元、体检费55元、加班费196.15元。

该委于同年8月18日作出渝九劳人仲案字(2014)第886号裁决:1、康辉公司支付吴鹏工资1176.92元、加班工资196.15元;2、返还服装费138元、押金330元;3、驳回吴鹏的其他仲裁请求。

后吴鹏不服裁决结果,遂向法院提起诉讼。

庭审过程中,吴鹏、康辉公司一致确认以下事实:双方劳动关系于2014年5月30日解除;康辉公司同意支付吴鹏工资1176.92元、加班工资196.15元、服装费138元、押金330元;双方当事人对仲裁裁决的其他结果均无异议。

吴鹏在一审中诉称,吴鹏于2014年3月8日到康辉公司担任仓库管理员工作。

工作期间,康辉公司违法收取押金及存在拖欠吴鹏工资等违法行为,2014年5月14日,康辉公司部门经理杨忠以吴鹏未完成工作为由要求其辞职未果。

2014年5月30日,康辉公司出具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以吴鹏旷工为由违法解除了双方劳动关系。

为维护合法权益,现向法院起诉请求:要求康辉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2550元。

康辉公司在一审中辩称,认可吴鹏的入职时间、岗位及康辉公司于2014年5月30日解除双方劳动关系的事实,但康辉公司是基于吴鹏存在违反单位相关规章制度的行为而合法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不应支付赔偿金。

因此要求驳回吴鹏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应当主张其合法权益。

关于本案康辉公司于2014年5月28日解除双方劳动关系是否违法的问题,首先,吴鹏主张其从2014年5月15日起未再到康辉公司上班是基于部门主管的原因,但并未举示任何证据证实,其意见缺乏事实依据及证据支撑,不能成立。

其次,康辉公司已于2014年5月19日出具书面通知要求吴鹏遵守单位考勤制度并回到工作岗位上班,吴鹏在知晓该通知的情况下仍未回康辉公司上班,其行为已构成旷工。

第三,依法制定规章制度和按照规章制度进行管理是用人单位的权利,本案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劳动合同及康辉公司考勤考核管理制度中均明确载明用人单位对旷工情形严重的员工可以解除双方劳动关系。

其中劳动合同为双方当事人签订,且考勤制度已由康辉公司组织吴鹏进行学习,两者均对吴鹏具有约束力,在吴鹏违反合同约定及公司相应规章制度的情形时,康辉公司依照相关制度解除与吴鹏劳动关系,符合法律规定及双方合同约定。

再者,康辉公司于2014年5月28日作出的解除决定已于同月30日送达吴鹏知晓,且康辉公司已将该解除决定告知本单位工会,康辉公司解除与吴鹏间劳动关系,其解除的程序合法。

综上所述,吴鹏认为康辉公司系违法解除双方劳动关系,并要求康辉公司支付赔偿金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吴鹏在仲裁时要求康辉公司支付工资1176.92元、加班工资196.15元、服装费138元、押金330元的问题,因重庆市九龙坡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仲裁裁决已支持吴鹏的上述请求,且双方当事人均未就此向一审法院起诉,鉴于庭审中康辉公司同意按照仲裁裁决的结果支付上述费用,对此意见一审法院予以尊重、确认。

关于吴鹏在仲裁时要求康辉公司支付误工费、社会保险费、个人承担社保金、体检费的问题,因仲裁裁决已驳回了吴鹏的上述请求,且双方当事人均对此无异议,对此一审法院不予处理。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五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第四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遂判决:一、重庆康辉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吴鹏工资1176.92元、加班工资196.15元、服装费138元、押金330元,合计人民币1841.07元。

二、驳回吴鹏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5元,一审法院予以免收。

一审宣判后,吴鹏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理由是上诉人没有旷工,是被上诉人不让上诉人上班,其解除劳动关系违法,应当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

康辉公司答辩称:上诉人连续旷工15天,被上诉人也发了通知,被上诉人解除与上诉人劳动关系合法。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驳回吴鹏的上诉请求。

本院另查明,2014年5月23日,吴鹏向重庆市九龙坡区石板镇社会保障服务所投诉康辉公司,称康辉公司与其在2014年5月14日发生纠纷,康辉公司部门经理拒绝安排工作,在5月19日其向九龙坡区劳动监察大队反应后康辉公司向其发了一个通知,没有与其协商的情况下变更了工作岗位。

吴鹏不同意,认为康辉公司想找个理由辞退他,要求公司支付其工资、加班工资、服装费、赔偿金等费用。

重庆市九龙坡区石板镇社会保障服务所于2014年5月26日回复吴鹏,经向康辉公司了结,情况如下:一、你反映的公司违规收取押金的问题。

康辉公司答复:不存在违规收取押金的问题,你所说的押金属于互助金,到时候离职,会返还给你。

四、其他问题,1、要求出具解除劳动合同书:是由投诉人和公司双方协商。

2014年5月28日,康辉公司出具解除劳动合同书解除与吴鹏间的劳动关系,该解除劳动合同书载明,你于康辉公司于2014年3月7日签订的劳动合同,因下列第4项原因,根据《公司劳动合同制实施办法》第八条第三款的规定,决定从2014年5月28日起解除劳动合同。

4、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原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当事人协商不能就变更劳动合同达成协议;该解除劳动合同书于2014年5月30日送达吴鹏。

康辉公司又于2014年6月10日向吴鹏邮寄了一份解除劳动合同通知,该通知以吴鹏旷工为由,依据公司考勤管理制度解除双方劳动关系。

双方当事人一致确认,吴鹏离职前月平均工资2550元。

二审查明的其余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康辉公司解除与吴鹏的劳动合同是否合法,是否应当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根据2014年5月19日,康辉公司向吴鹏出具的书面通知的内容以及2014年5月23日,吴鹏向重庆市九龙坡区石板镇社会保障服务所投诉(举报)处理结果回复表载明的内容并结合2014年5月28日,康辉公司出具的解除劳动合同书内容及吴鹏的陈述,可知,吴鹏与康辉公司因工作岗位发生变动产生了纠纷导致吴鹏未能上班。

康辉公司在未能妥善解决该纠纷时,根据不存在的《公司劳动合同制实施办法》第八条第三款的规定,以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原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当事人协商不能就变更劳动合同达成协议为由,决定从2014年5月28日起解除与吴鹏的劳动合同。

《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三)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

本案中,康辉公司以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为由解除双方劳动合同,既未提供证据证明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也未依照该法条规定的程序办理解除手续。

其依据的公司规章制度《公司劳动合同制实施办法》也是不存在的,故康辉公司解除与吴鹏的劳动关系系违法解除,应当支付吴鹏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根据吴鹏在康辉公司的工作时间及工资标准,康辉公司应当支付吴鹏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550元。

至于康辉公司于2014年6月10日向吴鹏邮寄了一份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因康辉公司已经于2014年5月30日送达吴鹏解除劳动合同书,解除双方劳动关系,其再次解除双方劳动关系已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一审法院未查清事实,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一、维持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2014)九法民初字第0995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2014)九法民初字第09953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三、重庆康辉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吴鹏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55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本院决定予以免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邓方彬代理审判员  何 流代理审判员  刘恋砚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七日书 记 员  刘琳妍


案名: 吴鹏与重庆康辉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5)渝五中法民终字第00654号

裁判日期: 2015-03-27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本院另查明,2014年5月23日,吴鹏向重庆市九龙坡区石板镇社会保障服务所投诉康辉公司,称康辉公司与其在2014年5月14日发生纠纷,康辉公司部门经理拒绝安排工作,在5月19日其向九龙坡区劳动监察大队反应后康辉公司向其发了一个通知,没有与其协商的情况下变更了工作岗位。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本院决定予以免交。
		
		上诉人吴鹏与被上诉人重庆康辉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辉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吴鹏不服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2014)九法民初字第0995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康辉公司解除与吴鹏的劳动合同是否合法,是否应当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一审法院未查清事实,本院依法予以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