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4)三中民终字第4673号

裁判日期: 2014-04-23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北京乐伯餐饮有限公司与李伟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基本信息

法定代表人宋垠暻,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磊,男,1983年3月2日出生,北京乐伯餐饮有限公司劳资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被告)李伟,男,1974年6月5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王铁菊,北京市天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乐伯餐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李伟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3)朝民初字第2589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14年3月1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蒋巍担任审判长,法官李冉、霍思宇组成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李伟在一审中起诉称:李伟于2006年9月7日入职乐伯公司,担任厨师长。

其间乐伯公司一直未与李伟签订劳动合同,并拖欠2011年7月26日至2011年8月27日期间的工资,且未支付休息日及延时加班工资、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

请求判令乐伯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22120元、2008年1月1日至2011年8月27日未休年休假工资9153元、2006年9月7日至2011年8月27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40426元、休息日加班工资131702元、延时加班工资94963元。

乐伯公司在一审中答辩并起诉称:李伟于2011年8月27日擅自离职,给乐伯公司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其岗位不存在加班,加班应由李伟举证证明。

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判决乐伯公司不支付李伟加班费47159.58元、经济补偿金17696元。

此外乐伯公司不同意李伟的诉讼请求。

李伟关于2009年8月27日之前的休假情况已经超过了乐伯公司的举证责任,之后乐伯公司已经安排李伟休年假。

李伟为管理人员,依据相关法律,其不应获得加班费。

李伟在一审中答辩称:不同意乐伯公司的诉讼请求。

之前法院的判决已经认定李伟存在加班的事实。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李伟原系乐伯公司厨师长,2011年8月27日离职。

2011年10月27日,李伟向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乐伯公司支付2009年7月15日至2011年8月27日未缴纳养老保险的赔偿金及未缴纳失业保险赔偿金、2009年8月15日至2010年7月14日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

该仲裁委于2011年12月12日裁决驳回李伟的请求。

李伟不服该裁决诉至一审法院,一审法院于2012年6月判决认定乐伯公司为李伟缴纳了2008年1月至2009年4月的养老、失业、工伤保险及2008年2月至2009年4月的医疗保险,2011年8月27日李伟以乐伯公司未缴纳社会保险费且拖欠工资为由口头通知乐伯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判决确认李伟与乐伯公司于2006年9月26日至2011年8月27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乐伯公司支付李伟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部分及养老保险赔偿金、一次性失业补助费。

乐伯公司不服提出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12月5日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在该案的审理中,乐伯公司曾于2012年4月13日向一审法院陈述李伟每天加班2小时、每周加班1天,加班费已经发了,而且发的是双倍的,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是按三倍发的。

本案中,乐伯公司否认李伟加班,如有加班加班费也已支付,未提供考勤或支付加班费的证据。

乐伯公司称李伟记录整个后厨的考勤,考勤已被李伟离职时拿走。

关于李伟离职前的月工资标准,乐伯公司亦未举证。

李伟主张为乐伯公司给其出具的收入证明中所写的4424元,乐伯公司主张应为李伟工资卡交易明细中显示的实发金额。

关于年休假情况,乐伯公司主张已安排李伟休年假,提交了2010年7月9日至7月13日期间李伟请休年假的请假单传真件予以证明。

李伟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

2012年8月23日,李伟再次向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请求同本案中的诉讼请求。

该仲裁委裁决乐伯公司支付李伟2010年8月24日至2011年8月26日期间的延时加班费19293.78元、休息日加班费21153.6元、法定节假日加班费6712.2元,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17696元,驳回了李伟的其他请求。

李伟及乐伯公司均不服该裁决诉至一审法院。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书、民事判决书、庭审笔录、请假单传真件等证据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乐伯公司在此前的诉讼中认可李伟每周工作6天、每天加班2小时、法定节假日加班费已支付,即认可李伟存在延时、休息日及法定节假日加班的情况。

在本次诉讼中乐伯公司又对此予以否认,因其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证明,一审法院对其关于李伟存在加班的陈述予以采信。

在该次诉讼中,乐伯公司称加班费已经支付,此次诉讼中又称如果有加班加班费已经支付,其应对李伟此次仲裁即2012年8月23日前2年内的加班费支付情况举证证明。

乐伯公司未就此举证,应当向李伟支付2010年8月24日至2011年8月26日期间的延时、休息日及法定节假日的加班费。

关于李伟在上述期间的工资标准,亦应由乐伯公司举证证明。

乐伯公司未就此举证,一审法院对李伟提出的其月平均工资为4424元的主张予以采纳。

乐伯公司应支付李伟延时加班费4424÷21.75÷8×2×253×150%=19293.78元、休息日加班费4424÷21.75÷8×10×52×200%=26442.3元、法定节假日加班费4424÷21.75÷8×10×11×300%=8390.34元。

对于2011年8月26日前的加班费支付情况,已超过了法律法规规定的用人单位应当保存工资支付凭证的期限,乐伯公司无义务举证证明。

因此一审法院对李伟要求支付此前的加班费的请求不予支持。

另一审法院生效判决已认定2011年8月27日李伟以乐伯公司未缴纳社会保险费且拖欠工资为由口头通知乐伯公司解除劳动合同,乐伯公司确实拖欠李伟加班费,应向其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

李伟要求以4424元为基数计算补偿金,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但计算补偿金的年限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应自2008年1月1日起计算,李伟要求自2006年9月7日计算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因此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金额应为4424×4=17696元。

关于李伟主张的2008年至2011年的未休年假工资报酬一节,因李伟系主动与乐伯公司解除劳动关系,一审法院不支持其要求支付2011年年假工资的请求。

乐伯公司主张2008年至2010年李伟已休年假,仅提交了2010年李伟请求年假的请假单传真件,李伟不予认可,一审法院对其真实性无法认定。

但依据相关法律法规,乐伯公司应将工资支付凭证保留至少两年,以此推断乐伯公司亦应将考勤记录等与支付工资相关的材料保留至少两年。

对于2010年8月24日前的考勤记录乐伯公司已无法定义务保留,因此2008年至2010年8月23日期间是否休年假不应由乐伯公司举证证明。

审理中,李伟未举证证明其2008年至2010年未休年假,因此一审法院亦不支持其要求支付2008年至2010年未休年假工资报酬的请求。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八条第二项、第四十六条第一项、第四十七条之规定,判决:一、乐伯公司于判决生效后7日内给付李伟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17696元;二、乐伯公司于判决生效后7日内给付李伟2010年8月24日至2011年8月26日期间的延时加班费19293.78元、休息日加班费26442.3元、法定节假日加班费8390.34元;三、驳回李伟的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乐伯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如果乐伯公司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乐伯公司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其主要上诉理由是: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第一,李伟擅自离职,所以不存在乐伯公司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情形。

第二,李伟为乐伯公司的厨师长,属于管理人员,根据法律规定,不属于支付加班费范畴。

且李伟负责记录扣除加班费的详细资料,后擅自离职,拒不向乐伯公司提供加班费的具体证据。

上诉请求:1.改判乐伯公司无须支付给李伟解除劳动关系的补偿金17696元;2.改判乐伯公司无须支付给李伟延迟加班费19293.78元、休息日加班费26442.3元、法定节假日加班费8390.34元;3.由李伟承担所有诉讼费用。

乐伯公司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李伟服从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其针对乐伯公司的上诉理由答辩称:不同意乐伯公司观点。

一、李伟存在加班事实。

乐伯公司一审中已经承认其有加班事实。

二、2011年8月27日李伟离职原因不属于擅自离职,是因为乐伯公司拖欠工资,在李伟要求下仍未支付,才口头通知公司解除劳动合同,故乐伯公司应支付经济补偿金。

李伟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提交的上述证据和陈述意见在案佐证。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关于李伟在2010年8月24日至2011年8月26日期间的工资标准,应由乐伯公司举证证明,现乐伯公司未就此举证,故对李伟提出的其月平均工资为4424元的主张本院予以采纳。

乐伯公司在此前的诉讼中认可李伟每周工作6天、每天加班2小时、法定节假日加班费已支付,即认可李伟存在延时、休息日及法定节假日加班的情况。

现乐伯公司对此予以否认,因其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证明,且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已向李伟支付加班费的情况,故本院对其此次的主张不予采信。

乐伯公司应当向李伟支付2010年8月24日至2011年8月26日期间的延时、休息日及法定节假日的加班费。

一审法院判定加班费的数额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另一审法院生效判决已认定2011年8月27日李伟以乐伯公司未缴纳社会保险费且拖欠工资为由口头通知乐伯公司解除劳动合同,乐伯公司确实拖欠李伟加班费,应向其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

李伟要求以4424元为基数计算补偿金,本院予以支持,一审法院自2008年1月1日起计算的经济补偿金数额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二十元,由北京乐伯餐饮有限公司负担(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十元,由北京乐伯餐饮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蒋巍代理审判员李冉代理审判员霍思宇二〇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书记员 罗       雅       竺


案名: 北京乐伯餐饮有限公司与李伟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4)三中民终字第4673号

裁判日期: 2014-04-23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现乐伯公司对此予以否认,因其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证明,且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已向李伟支付加班费的情况,故本院对其此次的主张不予采信。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诉人北京乐伯餐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李伟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3)朝民初字第2589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李伟要求以4424元为基数计算补偿金,本院予以支持,一审法院自2008年1月1日起计算的经济补偿金数额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本院认为:关于李伟在2010年8月24日至2011年8月26日期间的工资标准,应由乐伯公司举证证明,现乐伯公司未就此举证,故对李伟提出的其月平均工资为4424元的主张本院予以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