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渝一中法行终字第00081号

裁判日期: 2015-03-13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重庆君华建筑机具租赁有限公司与渝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二审行政判决书

基本信息

法定代表人曹光君,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文彦,重庆江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法定代表人张攀龙,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亚清,重庆恒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重庆君华建筑机具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君华租赁公司)因诉被上诉人重庆市渝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渝北区人社局)工伤认定一案,不服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渝北法行初字第0029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15年1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重庆君华租赁公司是依法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

2010年9月、11月,该公司与首钢二建司签订租赁合同,约定重庆君华租赁公司出租塔吊起重机给首钢二建司,施工地点重庆首金美利山二期工程等。

后重庆君华租赁公司业务经理张某某介绍张某某到美利山工地担任塔机司机,因张某某工作一段时间未领到钱,就叫李琼芬去开。

2011年1月9日16时许,李琼芬在下塔吊起重机时受伤,其妹李某某等人将李琼芬送去医院治疗,并以李某某的名字为李琼芬办理入院手续。

2011年9月27日,李琼芬以首钢二建司为用人单位,提出工伤认定申请,重庆北部新区管理委员会于同年11月24日作出李琼芬受伤性质属于工伤的《工伤认定决定书》。

2012年3月12日,重庆北部新区管理委员会认定李琼芬受伤性质属工伤,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撤销工伤认定结论决定书》,撤销工伤认定结论。

2012年4月25日,李琼芬向重庆北部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确认其与首钢二建司自2011年1月至申请仲裁时具有劳动关系,该委于同年5月7日作出未予立案的函。

李琼芬不服裁决向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一审法院认定李琼芬与首钢二建司之间不具有劳动法上的权利义务关系,不具有劳动关系。

后李琼芬不服,提起上诉。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李琼芬与首钢二建司间不符合劳动关系成立的实质要件,首钢二建司与李琼芬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于2012年12月17日维持了一审判决结果。

2013年1月9日,李琼芬又以重庆君华租赁公司为用人单位,向重庆北部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要求确认与重庆君华租赁公司从2010年11月20日至申请仲裁时存在劳动关系,该委裁决李琼芬与重庆君华租赁公司从2010年11月20日至今,存在劳动关系。

重庆君华租赁公司不服裁决提起民事诉讼。

李琼芬庭审中称因其系张某某喊到工地工作,故其原来不知与谁建立的劳动关系。

一审法院经过审理,于2013年7月3日判决重庆君华租赁公司与李琼芬从2010年11月20日起至今存在劳动关系。

后重庆君华租赁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重庆君华租赁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于2014年3月24日维持了一审判决结果。

其间,李琼芬于2013年4月18日以重庆君华租赁公司为用人单位,向渝北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渝北区人社局受理后,于同月23日向重庆君华租赁公司作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并予以送达。

2013年4月27日,渝北区人社局作出《工伤认定中止通知》,决定中止工伤认定。

后渝北区人社局根据李琼芬提交的材料,并经调查核实,以2011年1月9日16时左右重庆君华租赁公司员工李琼芬在美利山项目工地操作塔机后下塔吊起重机时受伤,受伤部位为肺部、胸部、肋骨、腰椎、颈椎、胸椎、头部、左髋臼、骨盆,受伤后在北部新区第二人民医院、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江北区中医院治疗,诊断为颈6椎骨折伴不全瘫,腰1椎爆裂骨折,左髋臼骨折,双侧肺挫伤,轻型颅脑损伤,右侧气胸,双侧肋骨骨折,继发性骨髓损伤伴不全瘫,多发性胸椎棘突骨折,骨盆骨折的事实,认为李琼芬肺部、胸部、肋骨、腰椎、颈椎、胸椎、头部、左髋臼、骨盆受到的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一)项的规定,于2014年5月4日作出渝北人社伤认决字(2014)135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予以认定为工伤。

同月6日、7日,渝北区人社局分别向李琼芬和重庆君华租赁公司送达《认定工伤决定书》。

重庆君华租赁公司不服该决定书后,向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行政复议。

该局经复议,于2014年8月22日作出渝人社复决字(2014)8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渝北区人社局作出的渝北人社伤认决字(2014)135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重庆君华租赁公司收到行政复议决定后仍不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决撤销渝北区人社局于2014年5月4日作出的渝北人社伤认决字(2014)135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规定,渝北区人社局作为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辖区内的工伤保险工作,具有作出本案工伤认定的法定职责。

关于重庆君华租赁公司认为李琼芬不是重庆君华租赁公司员工,从未对其安排过工作和李琼芬从未在重庆君华租赁公司的工作场所受过伤的问题。

重庆君华租赁公司在工伤认定的行政程序中未向渝北区人社局提供证据证明,在行政诉讼程序中向一审法院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该主张,而根据渝北区人社局举示的仲裁裁决书、法院审理笔录、民事判决书、病历资料等证据,结合当事人的庭审陈述,能够认定重庆君华租赁公司与李琼芬存在劳动关系,和李琼芬在美利山项目工地操作塔机后下塔吊起重机时受伤的事实。

因此,重庆君华租赁公司的该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李琼芬受到的本次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一)项规定的情形,应当认定为工伤。

重庆君华租赁公司系依法成立,具有合法的用工主体资格,李琼芬系重庆君华租赁公司的职工,因此,重庆君华租赁公司对其职工应承担相应的用工主体责任。

关于重庆君华租赁公司认为李琼芬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超过1年的申请时限的问题。

《工伤保险条例》是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而制定,该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用人单位未按前款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本案李琼芬2011年1月9日受伤,2011年9月27日以首钢二建司为用人单位向重庆北部新区管理委员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2011年11月24日作出受伤性质属于工伤的认定,2012年3月12日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撤销该工伤认定结论。

2013年4月18日,李琼芬以重庆君华租赁公司为用人单位向渝北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其间,李琼芬因劳动争议纠纷,先后分别与首钢二建司、重庆君华租赁公司经过劳动仲裁和民事诉讼程序。

因此,李琼芬系经他人介绍工作,并不明知用人单位,已在受伤之日起1年内向重庆北部新区管理委员会提出过工伤认定申请,因用人单位的变化,按行政程序李琼芬才向渝北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这并不违背立法目的,也不违背上述条款的规定。

关于重庆君华租赁公司认为渝北区人社局未通知其举证,剥夺了公司合法权益,程序严重违法的问题。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根据渝北区人社局举示的证据,可以证明其已经向重庆君华租赁公司送达受理决定书和举证通知书,重庆君华租赁公司在工伤认定的行政程序中未向渝北区人社局提供证据。

因此,渝北区人社局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的程序合法,重庆君华租赁公司的起诉理由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渝北区人社局依据李琼芬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在法定职权范围内,作出认定工伤决定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

据此,一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驳回重庆君华建筑机具租赁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重庆君华租赁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李琼芬不是上诉人的员工,上诉人从未对其安排工作。

上诉人并不清楚李琼芬受伤的地点和经过,李琼芬不是在上诉人的工作场所受伤。

李琼芬认定工伤申请早已过一年的法定时效,不应受法律保护。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的主要事实错误、证据不足,应予撤销。

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二审中,被上诉人渝北区人社局及李琼芬均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一审中,被上诉人渝北区人社局举示了以下证据和依据:1、李琼芬身份证明;2、重庆君华租赁公司工商登记档案;证明工伤认定双方具备合法的劳动与用工主体资格,和本案工伤认定在渝北区人社局管辖范围内。

3、受理案件通知书;4、民事上诉状;5、民事起诉状;6、仲裁申请书;7、渝新委伤险认决字(2011)1110号《工伤认定决定书》;8、渝新委伤险认撤字(2011)1110号《撤销工伤认定结论决定书》;9、民事判决书4份;10、仲裁裁决书;11、法院审理笔录;12、病历材料;证明李琼芬与重庆君华租赁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和李琼芬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一)项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

13、《工伤认定申请表》;14、《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15、《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16、《工伤认定中止通知》;17、《认定工伤决定书》;18、送达存根;证明本案行政行为程序合法。

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十四条(一)项。

上诉人重庆君华租赁公司在一审中举示了以下证据:1、《认定工伤决定书》、《行政复议决定书》及送达回证;证明其起诉合法。

2、民事判决书1份;证明李琼芬系张某某雇用,与该公司没有关系,以及受伤人不是李琼芬。

3、《劳动合同书2份》、资格证;证明李琼芬系张某某雇用及其没有取得操作塔吊的资格证,其所受伤不是工伤,以及该公司并不清楚李琼芬受伤。

本案二审审理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双方当事人向一审法院提交的证据已随卷移交本院。

本院根据随卷移交证据及询问认定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规定,被上诉人渝北区人社局具有作出工伤认定的法定职责,其受理李琼芬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

上诉人重庆君华租赁公司是依法成立的企业,具有用工主体资格。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上诉人与李琼芬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以及李琼芬受伤是否属于工伤;李琼芬申请工伤认定是否超过法定期限。

上诉人与李琼芬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由重庆市渝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渝新劳仲案字(2013)第91号仲裁裁决书所确认,且该裁决已经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3)渝一中法民终字第04491号生效民事判决确认。

故上诉人称其与李琼芬之间没有劳动关系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被上诉人举示的仲裁裁决书、民事判决书、病历资料,结合一审庭审笔录,可以认定李琼芬受伤情况属实,系在美利山项目工地工作时受伤。

李琼芬是工作时间、因工作原因、在工作场所而受伤,被上诉人据此认定其所受伤害属于工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一)项之规定。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用人单位未按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李琼芬2011年1月9日受伤,2011年9月27日以北京首钢建设集团第二建筑工程分公司为用人单位向重庆北部新区管理委员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该委于2011年11月24日作出受伤性质属于工伤的认定;2012年3月12日,该委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该工伤认定结论;2013年4月18日,李琼芬以重庆君华租赁公司为用人单位向被上诉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扣除因劳动争议纠纷经过劳动仲裁和民事诉讼程序的期间,李琼芬申请工伤认定并未超过1年的法定期限,被上诉人受理其工伤认定申请亦无不当。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应予维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重庆君华建筑机具租赁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雪莲代理审判员  彭 可代理审判员  罗 红二〇一五年三月十三日书 记 员  吴卓文


案名: 重庆君华建筑机具租赁有限公司与渝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二审行政判决书

案号: (2015)渝一中法行终字第00081号

裁判日期: 2015-03-13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故上诉人称其与李琼芬之间没有劳动关系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双方当事人向一审法院提交的证据已随卷移交本院。
		
		上诉人重庆君华建筑机具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君华租赁公司)因诉被上诉人重庆市渝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渝北区人社局)工伤认定一案,不服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渝北法行初字第0029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15年1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规定,被上诉人渝北区人社局具有作出工伤认定的法定职责,其受理李琼芬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