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4)婺民一初字第359号

裁判日期: 2014-11-11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江西省婺源县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江西半球家用品实业有限公司与朱红英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基本信息

江西省婺源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婺民一初字第359号

原告江西半球家用品实业有限公司,地址江西省婺源县紫阳镇金鸡亭。

法定代表人余国华,系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毕勤乐,系该公司法律顾问。

被告朱红英,务工。

委托代理人朱仰光,浙江宁波裕民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员工。

原告江西半球家用品实业有限公司与被告朱红英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8月19日立案受理。

依法由审判员简毅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江西半球家用品实业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毕勤乐,被告朱红英及其委托代理人朱仰光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告江西半球家用品实业有限公司诉称,2013年10月至2014年2月9日被告在没有向原告办理任何请假手续的情况下擅自离岗,属于旷工,故被告无权向原告主张请假工资。

被告2014年2月在原告处仅工作七天,实际计件工资为800元,并非1573元。

2014年2月17日被告旷工离岗,既没有向原告请假,也没有向原告说明原因。

2014年2月25日原告按照公司《考勤请假制度》第六条(三)项规定和原、被告签订的《劳动合同》第六条第三款的约定将被告开除并公告,解除了双方的劳动关系。

因被告系旷工离职,原告无须向被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

由于被告在原告单位工作期间的月工资仅有3000元,如要判决原告向被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也应当按照3000元/月计算支付。

原告愿意为被告缴纳2008年2月至2013年10月期间的基本养老保险费,但被告自2013年10月以后便没有上班,系旷工,原告没有义务为被告缴纳2013年10月至2014年2月的基本养老保险费。

综上,原告不服婺源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2014年7月22日作出的婺劳人仲裁字(2014)4号裁决书,请求法院判决:一、原告无须向被告支付医疗期内病假工资;二、原告无须支付被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三、原告无须支付被告2013年10月至2014年2月期间的基本养老保险费;四、原告支付给被告2014年2月的工资应当为800元。

被告朱红英辩称,请求法院维持婺源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4年7月22日作出的婺劳人仲裁字(2014)4号裁决书的裁决内容,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于2008年2月到原告处工作,担任组长职务,一直工作至2013年10月15日。

2013年10月16日开始,被告因病需请假外出治疗。

2014年2月10日被告病愈后经原告同意继续回到原告处工作。

2014年2月17日被告就劳动合同的签订、请病假期间的工资待遇和基本养老保险费的缴纳等事项与原告发生争议。

原告只在入职第一年与被告签订过书面的劳动合同,此后几年原告没有与被告签订过劳动合同。

被告外出治病期间,原告违法停发了被告的工资,严重侵犯了被告的法定权益。

被告在原告处工作期间,原告一直以缴纳社会保险费(包含养老保险费、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的名义先后每月按照88元、120元、140元和189元的标准从被告的工资中扣除了被告作为劳动者个人应承担的社会保险费部分,但被告从婺源县社保局查询得知,原告只为被告缴纳了2008年5月至2009年7月、2012年1月至2013年2月期间的基本养老保险费,其他时间的社会保险费均没有按照劳动法的规定为被告缴纳。

2014年2月18日被告为此与原告解除事实劳动关系,随后将双方的劳动争议提交婺源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

经审理查明,2008年2月被告进入原告单位工作,担任车缝车间组长,工资为保底加提成。

原、被告在2012年10月21日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为2012年10月21日起至2014年10月20日止。

原告实行员工上下班打卡制度,被告在2013年10月16日至2014年2月9日期间未到原告单位上班。

2014年2月10日被告回到原告处继续上班至2月17日,实际工作七天。

2014年2月24日被告向婺源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裁决:一、原告为被告缴纳2008年2月至2008年4月、2009年8月至2012年12月、2013年4月至2014年2月期间的基本养老保险费;二、原告按照每月5500元的工资标准支付被告自2013年10月16日至2014年2月9日病假期间工资计21083元;三、原告按照每月5500元的工资标准支付被告2014年2月份在原告处工作十天的工资计1833元;四、原告按照每月5500元的工资标准支付被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计33000元;五、原告按照每月5500元的工资标准支付被告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的工资计66000元。

2014年2月25日原告以被告自2014年2月18日开始至今未办理任何请假手续私自旷工为由,依据公司《奖惩制度》的相关规定作出开除被告的处理决定并通过公告的形式告知全体员工。

2014年7月22日婺源县仲裁委作出婺劳人仲裁字(2014)4号裁决书,裁决:江西半球家用品实业有限公司一次性支付朱红英医疗期内的病假工资计3552元、2014年2月份的工资计1573元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计24065元;江西半球家用品实业有限公司为朱红英补缴2008年2月至2008年4月、2009年8月至2012年12月、2013年4月至2014年2月的基本养老保险费合计27828元。

原告对仲裁裁决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令:一、原告无须向被告支付医疗期内病假工资;二、原告无须支付被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三、原告无须支付被告2013年10月至2014年2月期间的基本养老保险费;四、原告支付给被告2014年2月的工资应当为800元。

另查明,2011年9月24日原告召开了第一届职工代表大会,通过《考勤请假制度》等五项规章制度,于2011年9月25日公告全体员工。

《考勤请假制度》第五条第(一)项规定:员工请假需填写请假单,注明请假种类、假期、时间、事由等,经各级领导审批,并报人事部备案;第七条第(三)项规定:每年度旷工累计三天以上的,公司有权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

2013年11月5日被告到婺源县人民医院进行右膝关节MR扫描,诊断为:右膝关节内侧半月板后角撕裂损伤和右膝关节内侧边缘骨质增生、右膝关节退变。

被告生病期间未向原告办理正式请假手续,原告未解除与被告的劳动关系。

2008年5月原告到婺源县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为被告参保基本养老保险并为被告缴纳了2008年5月至2009年7月、2013年1月至3月的基本养老保险费。

另查明,被告2013年1至9月的应发工资为(未扣除社保及税金部分)1月:3950元,2月:1802元,3月:4903元,四月:5714元,五月:6387元,六月:5555元,七月:6734元,八月:6428元,九月:5633元。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劳动合同原件一份,原告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各一份,原告考勤制度原件一份,原告第一届职工代表大会成员名单、会议记录和规章制度通过公告复印件各一份,原告开除被告的公告复印件一份,被告的工作证和城镇职工医疗保险手册复印件各一份,被告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登记记录复印件一份,被告2013年1月14日至2014年2月2日的工资账户历史明细清单复印件一份,被告2013年10月1日至2014年2月25日刷卡考勤记录原件一份,被告的婺源县人民医院检查报告单、MR诊断报告书和门诊收费专用收据复印件各一份,被告的基本医疗保险市外转诊转院审批表复印件一份,被告的解放军第一一三医院出院小结和诊断证明书复印件各一份,本院从婺源县仲裁委调取的原告提供的被告2013年1月至10月的工资表和被告劳动争议仲裁申请书各一份,婺源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婺劳人仲裁字(2014)4号裁决书原件一份及本案庭审笔录、询问笔录为证,以上证据真实、来源合法并与本案相关联,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原、被告于2008年2月建立劳动关系,双方又在2012年10月21日签订了为期两年的书面劳动合同。

在合同期内,被告于2013年10月16日至2014年2月9日未到原告处上班。

原告主张被告没有正式向原告办理请假手续,属于旷工,不同意支付被告工资。

本院认为旷工属于不请假而缺勤的行为,但是如果劳动者的缺勤存在正当的理由和不可抗拒的因素,则不应简单机械的认定为旷工。

本案中,被告提供的患病期间的各项治疗记录可证实被告在2013年10月16日至2014年2月9日期间确因膝关节损伤住院并接受手术治疗而无法继续正常工作,需要较长时间的休息康复。

从原告在被告缺勤期间未解除劳动合同和2014年2月10日被告身体康复后仍旧回到原告处继续工作的事实也可视为原告对被告缺勤期间休病假的默许以及双方对劳动合同的继续履行。

虽然被告没有到原告处办理正式的请假手续,程序上确有不当,但被告患病事实客观存在,缺勤休病假的理由正当合法,故原告应支付被告患××假工资。

根据《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劳部发(1994)479号)第3条和第5条的规定,企业职工因患病或非因工负伤,需要停止工作医疗时,根据本人实际参加工作年限和在本单位工作年限,给予3个月到24个月的医疗期。

被告于2008年2月进入原告单位至2013年10月患病诊疗,在原告单位工作已满5年,依法至少可以享有6个月的医疗期。

被告在2013年10月16日至2014年2月9日期间因病住院治疗休息共计117天,未超过6个月医疗期。

根据《江西省工资支付规定》(省政府令第159号)第二十五条规定,劳动者因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停止工作在医疗期内的,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劳动合同、集体合同的约定支付病伤假工资。

用人单位支付给劳动者病伤假工资,在扣除其本人按照规定应当缴纳的社会保险费和其他费用之后,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百分之八十。

由于原、被告签订的书面劳动合同中并没有就用人单位支付劳动者病伤假期间工资标准进行明确约定,故本院酌定以当地即婺源县最低工资标准的百分之八十来计算被告因病医疗期内的工资。

根据《江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调整最低工资标准有关问题的通知》(赣府厅字(2013)36号)的规定,婺源县最低工资标准为1070元/月,自2013年4月1日起执行,目前该标准已沿用至2014年6月30日止。

根据《关于职工全年月平均工作时间和工资折算问题的通知》(劳社部发(2008)3号)的规定,劳动者的月计薪天数为21.75天。

原告应支付给被告医疗期内(2013年10月16日至2014年2月9日)的病假工资计算为3552元(1070元/月×80%÷21.75天×16天+1070元/月×80%×3个月+1070元/月×80%÷21.75天×9天)。

原告主张2014年2月被告在原告处仅工作七天,实际计件工资仅为800元,故原告应向被告支付800元工资。

被告提出原告应按照每月平均5500元的工资标准支付被告2014年2月份在原告处工作的工资计1833元。

本院认为被告的考勤记录显示被告从2014年2月10日至2014年2月17日在原告单位上班,其中2014年2月16日休息,实际工作日为七天。

根据《关于职工全年月平均工作时间和工资折算问题的通知》(劳社部发(2008)3号)的规定,劳动者的日工资按照月工资收入除以月计薪天数进行计算。

劳动者的月工资应包含社保和税金部分,故劳动者的月工资收入应按照其应发工资进行认定,如果劳动者的月工资收入不固定,则应依照劳动者要求用人单位支付日工资前正常工作十二个月的月平均应发工资为基数来认定劳动者的月工资收入。

本案中,被告要求原告支付2014年2月份的工资,正常情形下应按照被告2013年2月至2014年1月期间的月平均应发工资来认定被告的月工资收入,但由于被告在2013年10月至2014年1月的工资是医疗期内的病假工资,不是正常工作状态下的工资,故被告2014年2月份之前正常工作十二个月的月平均工资应按照2012年10月至2013年9月的平均应发工资为准。

由于原、被告均未向本院提供被告2012年10月、11月和12月的月应发工资信息,故本院酌定以被告2013年1月至9月期间的月平均应发工资作为被告的月工资收入。

被告的月工资收入计算为5234元[(3950元/月+1802元/月+4903元/月+5714元/月+6387元/月+5555元/月+6734元/月+6428元/月+5633元/月)÷9个月],故原告应向被告支付的2014年2月份的七天工资计算为1685元(5234元/月÷21.75天×7天)。

原告主张被告自2014年2月18日开始未向原告办理任何请假手续,连续旷工三天以上,原告于2014年2月25日已作出开除被告的处理决定并通过公告的形式告知全体员工,故不同意向被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

被告认为2014年2月17日被告就劳动合同的签订、请病假期间的工资待遇和基本养老保险费的缴纳等事项与原告协商未果,2014年2月18日原告要求被告不要上班,被告未到原告单位上班并被迫解除了与原告的事实劳动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原告应按照每月5500元的工资标准支付被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计33000元。

本院认为劳动者要求解除劳动合同的意思表示既可以通过语言或文字形式明确表示出来,也可以通过其自身行为进行推定,本案中原告没有为被告按时缴纳养老保险费的事实客观存在,被告以此存在劳动争议为由于2014年2月18日起未到原告公司继续上班,虽然未向原告办理书面手续,但从2014年2月24日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向婺源县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原告补缴被告的养老保险费并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来看,被告的离职可推定为单方解除与原告劳动合同的行为。

因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争议,被告离岗未向原告办理手续理由正当,故本院认为2014年2月25日原告在被告申请劳动仲裁后以被告连续旷工三天为由作出开除被告的决定缺乏事实根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第(一)项规定,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故对于原告不同意向被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和第三款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

本条所称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国务院令第535号)第二十七条规定,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的月工资按照劳动者应得工资计算。

本案中,被告于2008年2月进入原告单位,工作已满6年,被告在劳动合同解除前的十二个月(2013年2月至2014年1月)的月平均工资计算为4010.75元{(1802元/月+4903元/月+5714元/月+6387元/月+5555元/月+6734元/月+6428元/月+5633元/月+(1775元/月+1070元/月×80%÷21.75天×16天)+856元/月+856元/月+856元/月]÷12个月},故被告应支付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计算为24064.5元(4010.75元/月×6个月)。

原告同意为被告支付2008年2月至2013年10月期间未缴纳部分的基本养老保险费,但认为被告2013年10月至2014年2月没有上班,属于旷工,故不同意为被告缴纳2013年10月至2014年2月的基本养老保险费。

本院认为被告2008年2月进入原告单位工作,于2014年2月解除了与原告的劳动关系。

被告在2013年10月至2014年2月期间因患病停止工作治疗休息无法到原告单位上班,不构成旷工。

根据《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劳部发(1995)309号)第74条“企业富余职工、请长假人员、请长病假人员、外借人员和带薪上学人员,其社会保险费用仍按规定由原单位和个人继续缴纳,缴纳保险费期间计算为缴费年限”的规定,原告作为用人单位在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内(2008年2月至2014年2月)依法应当为被告持续缴纳养老保险费。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一百条规定:“用人单位无故不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其限期缴纳;逾期不缴的,可以加收滞纳金。

”《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国务院令第259号)第二十六条规定:“缴费单位逾期拒不缴纳社会保险费、滞纳金的,由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或者税务机关申请人民法院依法强制征缴。

”本院认为养老保险费属于社会保险费范畴,征缴社会保险费属于社会保险费征缴部门的法定职责,劳动者要求用人单位补缴社会保险费发生的争议,是征收与缴纳之间的纠纷,属于行政管理的范畴,应由劳动行政部门解决处理,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范围,原告可申请劳动行政部门依法解决。

被告向婺源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时要求原告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婺源县仲裁委以被告的此项申请超过仲裁时效为由予以驳回,原、被告对该项仲裁裁决均未提出异议,本院审查认为婺源县仲裁委作出的该项裁决不违反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的合法权益,依法予以确认,原告无须向被告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一百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一款、第四十六条第(一)项、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七条,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二十六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江西半球家用品实业有限公司支付被告朱红英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计人民币二万四千零六十四元五角整,限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五天内履行完毕;

二、原告江西半球家用品实业有限公司支付被告朱红英2013年10月16日至2014年2月9日患××假工资合计人民币三千五百五十二元,限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五天内履行完毕;

三、原告江西半球家用品实业有限公司支付被告朱红英2014年2月10日至2014年2月17日工作期间的工资合计人民币一千六百八十五元,限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五天内履行完毕;

四、驳回原告江西半球家用品实业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十元,减半交纳五元,由原告江西半球家用品实业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简 毅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

书记员 俞娇美


案名: 江西半球家用品实业有限公司与朱红英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4)婺民一初字第359号

裁判日期: 2014-11-11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江西省婺源县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本院认为被告2008年2月进入原告单位工作,于2014年2月解除了与原告的劳动关系。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劳动合同原件一份,原告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各一份,原告考勤制度原件一份,原告第一届职工代表大会成员名单、会议记录和规章制度通过公告复印件各一份,原告开除被告的公告复印件一份,被告的工作证和城镇职工医疗保险手册复印件各一份,被告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登记记录复印件一份,被告2013年1月14日至2014年2月2日的工资账户历史明细清单复印件一份,被告2013年10月1日至2014年2月25日刷卡考勤记录原件一份,被告的婺源县人民医院检查报告单、MR诊断报告书和门诊收费专用收据复印件各一份,被告的基本医疗保险市外转诊转院审批表复印件一份,被告的解放军第一一三医院出院小结和诊断证明书复印件各一份,本院从婺源县仲裁委调取的原告提供的被告2013年1月至10月的工资表和被告劳动争议仲裁申请书各一份,婺源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婺劳人仲裁字(2014)4号裁决书原件一份及本案庭审笔录、询问笔录为证,以上证据真实、来源合法并与本案相关联,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本院认为劳动者要求解除劳动合同的意思表示既可以通过语言或文字形式明确表示出来,也可以通过其自身行为进行推定,本案中原告没有为被告按时缴纳养老保险费的事实客观存在,被告以此存在劳动争议为由于2014年2月18日起未到原告公司继续上班,虽然未向原告办理书面手续,但从2014年2月24日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向婺源县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原告补缴被告的养老保险费并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来看,被告的离职可推定为单方解除与原告劳动合同的行为。
		
		由于原、被告均未向本院提供被告2012年10月、11月和12月的月应发工资信息,故本院酌定以被告2013年1月至9月期间的月平均应发工资作为被告的月工资收入。
		
		原告江西半球家用品实业有限公司与被告朱红英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8月19日立案受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