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3)虎民初字第1841号

裁判日期: 2014-10-30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阿克苏诺贝尔防护涂料(苏州)有限公司与吴嘉莹经济补偿金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基本信息

法定代表人甄杰夫(JamesJefferyCharles),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杰,江苏钟山明镜(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胡桂敏,系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毕振洲、柴叶,上海江三角(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阿克苏诺贝尔防护涂料(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克苏诺贝尔公司)与被告吴嘉莹经济补偿金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9月5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朱海兰独任审判,于2013年10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阿克苏诺贝尔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杰、胡桂敏,被告吴嘉莹的委托代理人毕振洲、柴叶到庭参加诉讼。

后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7月25日举行了听证,并于10月10日、10月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阿克苏诺贝尔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杰,被告吴嘉莹的委托代理人毕振洲、柴叶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告阿克苏诺贝尔公司诉称,原、被告双方曾存在劳动关系,由于原告生产经营架构调整,被告所在岗位的工作内容及工作岗位已不存在,致使原劳动合同无法继续履行。

在此情形下,原告曾与被告协商,承诺在不降低被告薪资待遇的前提下,对被告进行调岗,但被告不同意,故双方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一致意见。

基于上述事实,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三项的规定,原告解除了与被告的劳动合同关系,并向被告支付了经济补偿金及代通知金,被告予以接受,故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系合法解除。

原告因不服苏州市虎丘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裁决,特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确认原告解除与被告的劳动合同系合法解除,原告无须支付被告经济赔偿金181654元;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吴嘉莹辩称:一、原告人力资源管理战略调整并不符合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三项所指的“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二、即便其属于“客观情况变化”,也未达到“重大”的要求,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劳动合同可以继续履行;三、原告未与被告进行合情合理的协商;四、原告撤销广州等分支结构的人力资源岗位,并没有事先告知员工和工会,损害了职工的知情权,程序不合法。

五、原告解除与被告劳动合同的理由是要执行人力资源行政一体化战略,减少人力资源的数量,但是,据我方所知,原告在被告离开前及离开后又新招聘了人力资源人员,因此原告的行为与说法不一致;另外,原告也并未实行人力资源和行政一体化,而是将行政分离出来形成一个独立的部门,招聘了新的行政经理,也就是说,被告的行政岗位及行政职责仍然存在,原告没有按照其说法合并行政和人力资源部门。

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被告吴嘉莹于1998年8月27日入职原告阿克苏诺贝尔公司。

2012年4月24日,双方续订劳动合同,约定自2012年5月1日起,双方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被告岗位为人事行政主管,工资为每月税前8437元,每年发放12个月工资。

被告工作地点为广州,主要负责华南区域人力资源及行政工作。

自2012年6月开始,原告按照阿克苏诺贝尔集团一体化人事行政战略(HHAP)的要求,着手对公司内部人事行政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并缩减人员编制,青岛、天津及广州三办事处的人事行政岗位面临撤销。

为此,原、被告曾就协商解除劳动合同事宜进行沟通,但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2013年5月29日,原告相关人员再次就变更劳动合同事宜与被告进行电话沟通,在电话中,原告表示,广州办事处行政方面事务已另有行政专员负责,公司在承诺薪资待遇不变的前提下向建议被告转至当地客户订单服务专员(COS)岗位,被告表示希望能担任主管职务,原告称COS部门已有主管且能够胜任,被告认为如此则变相降低了其级别,并且,出于对新岗位调薪及奖金方面的担忧及未来职业规划的考虑,被告拒绝了原告向其提供的岗位,双方继续就协商解除劳动合同事宜进行沟通,但最终在赔偿标准方面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2013年6月7日,原告向被告出具《岗位调整通知函》一份,其内容如下:吴嘉莹女士:根据阿克苏诺贝尔集团公司的人力资源管理战略调整计划,人力资源管理工作将进行集中作业,你目前担任的设在广州的人力资源行政主管的工作岗位因没有工作内容而被取消。

这个战略调整已经和你进行了充分沟通,并达成共识。

基于上述事实及和你的沟通,公司对你的工作岗位和薪资等事宜拟做如下调整:部门调整至:客户订单服务部(COS),岗位调整至:客户订单服务专员,目前月基本工资:人民币8606元保持不变,年度奖金:根据公司业绩、团队表现和您个人工作表现,公司将确定您可以获得的奖金。

上述调整已和你进行了口头沟通,现以书面形式再次沟通,请于2013年6月9日前签署本函以示确认,并通过EMS回寄给我们(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1788号国际中心22楼,防护涂料人力资源部胡桂敏收)。

如果在2013年6月13日17:30前没有收到您的书面确认,我们将视为您拒绝此转岗建议。

被告收到上述通知函,但并未签署。

同年6月19日,原告向被告出具《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一份,其内容如下:吴嘉莹女士,您好!由于阿克苏诺贝尔集团公司的人力资源管理战略调整,人力资源管理工作将进行集中作业,您目前担任的设在广州的人力资源行政主管的工作岗位已经因没有工作内容而被取消,另外,公司给您提供的转岗机会已经被你拒绝,致使您与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无法履行。

故公司与您的劳动合同将于2013年6月21日后正式解除。

您的工资将由公司支付至2013年6月21日止。

为解决因公司与您解除劳动合同而产生的一切事宜,公司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向您支付替代通知期工资人民币8606元及经济补偿金人民币190260元,其中所涉及的个人所得税由您本人承担。

经济补偿金及替代通知期工资按下列标准确定:经济补偿金=您离职前十二个月的月平均收入*15(注:15为依据法律规定确定的您在本公司的工作年限),替代通知期工资=您离职前一个月的工资基数…同年6月21日,原、被告办理了工作交接手续。

同年6月27日,原告支付被告经济补偿金、代通知金及截止2013年6月21日的工资合计208732.08元。

后被告向苏州市虎丘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1、被申请人阿克苏诺贝尔公司向申请人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600000元;2、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年度培训基金2000元;3、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集团规定遣散费8606元。

2013年8月20日,苏州市虎丘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做出苏虎劳仲案字(2013)第437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如下:一、被申请人在本仲裁裁决生效后十五日内支付申请人经济赔偿金181654元;二、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

原告对此不服,故诉至本院。

另查明,阿克苏诺贝尔集团一体化人事行政战略是阿克苏诺贝尔集团所做出的战略调整规划,旨在通过标准化和规模经济效益,统一整个阿克苏诺贝尔集团内部的人力资源政策、流程和程序操作,以最省时省力且最为适宜的方式为各级管理层和员工提供人力资源支持。

引进更为高效的系统、优化管理流程、标准化和集中作业的方式,是一体化人事行政战略的核心,由此必然带来的人力资源行政相关工作人员工作内容和岗位的调整,部分公司人力资源行政管理部门工作人员的岗位,因为没有了工作内容而被取消。

该一体化人事行政战略于2010年在荷兰总部开始实施,2011年在瑞典实施,2012年在中国各子公司同步启动实施。

针对原告公司,阿克苏诺贝尔集团向其分配的人力资源行政管理部门人员编制缩减指标为3人。

在具体实施前,原告在公司内部网站对战略调整的必要性、战略的详细内容及所带来的变化进行了宣传,在人力资源内部也进行了详细沟通。

根据战略安排,原告在各地的分公司及办事处的人力资源工作均由上海人力资源部门统一负责,由此导致天津、青岛、广州三办事处人力资源行政管理岗位因为没有了工作内容而面临撤销。

在撤销前,原告分别与三地人事行政主管进行沟通,其中,青岛人事行政主管张燕因没有合适的岗位空缺而于2013年3月31日与原告协商解除了劳动关系,天津人事行政主管郭春艳自2012年10月1日起转岗为专职COS&行政主管。

自2013年1月至2014年7月间,原告公司人事行政部工作人员由原来的21人减少为11人,其中广州、天津、青岛三办事处不再设有人力资源行政管理岗位。

又查明,由于原告公司并未设立工会,在苏州市虎丘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过程中,即2013年8月6日,原告将与被告解除劳动合同事宜告知了所属工会组织苏州浒墅关经济开发区总工会。

庭审中,原、被告一致认可被告劳动合同解除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为12684元。

关于在仲裁时主张的年度培训基金及集团规定遣散费,被告当庭表示认可仲裁裁决,并未就该请求另行提起诉讼。

以上事实,有谈话录音及文字整理、岗位调整通知函、EMS签收单、离职交接单、经济补偿金及代通知金发放记录、关于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函、仲裁裁决书及送达凭证、人事行政部人员变动情况表、劳动合同续订书、离职证明、劳动合同解除通知、公证书三份及翻译件、本院庭审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本案中,阿克苏诺内尔集团推行的一体化人事行政战略是根据全球经济形势变化所做出的战略调整规划,旨在通过标准化和规模经济效益,统一整个阿克苏诺贝尔集团内部的人力资源政策、流程和程序操作,以最省时省力且最为适宜的方式为各级管理层和员工提供人力资源支持,由此必然带来人力资源行政相关工作人员工作内容和岗位的调整。

对原告来讲,作为阿克苏诺贝尔集团下属子公司,其经营管理各方事务包括组织架构及人员调整等均由集团公司控制,需服从集团公司统一指挥及安排。

根据集团公司一体化人事行政战略的宗旨及缩减人力资源行政部门人员编制的要求,原告做出了撤销广州、天津、青岛办事处的决定,此属于不以其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情况。

上述客观情况较之劳动合同订立时发生了重大变化,致原、被告之间的劳动合同无法继续履行,在此情形下,原告多次与被告协商,并承诺在不降低原有薪资标准的前提下向其提供了工作地点同在广州的客户订单服务专员岗位,但被告从岗位级别及未来职业规划等方面考虑,拒绝了原告向其提供的岗位,原告遂依法解除了双方之间的劳动合同并向被告支付了经济补偿金及代通知金。

因此,作为用人单位,原告已尽到自身义务,且在仲裁过程中已将相关事宜告知了当地工会,因而不存在违法情形,故其无须向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至于被告辩称原告在与其解除劳动合同的同时及后来陆续招聘了人事行政人员,与其实施的精简人事行政战略相矛盾,且在双方协商过程中,故意向其提供与其经验、专业水平、职业发展规划相差甚远的岗位,因而构成恶意解除的意见,本院认为,首先,原告在同时期及后来陆续招录的人员中,或为顶替离职员工,或为从事人力资源管理之外的工作,或为被告离职后一年才招用,且工作地点均不在广州,因而不具有可比性,并且,不管原告是否另行招录人员,均不能改变广州办事处已撤销、人力资源管理工作已由上海统一指挥及人事行政部门工作人员大幅减少的事实;其次,因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导致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的,用人单位应当就变更劳动合同事宜与劳动者进行协商,但所谓协商,应考虑双方的意愿,在用人单位承诺薪资待遇不变的前提下,既要尊重劳动者的职业规划,也要尊重用人单位的经营自主权,对于劳动者提出的理想目标,用人单位并非应当无条件满足,还应考虑其自身需求及职位是否空缺、能力是否具备、经验是否匹配等。

综上,被告上述辩称意见并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对此不予采信。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原告阿克苏诺贝尔防护涂料(苏州)有限公司无需支付被告吴嘉莹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81654元。

案件受理费10元,由被告吴嘉莹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同时按照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规定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苏州工业园区支行;帐号:10-550101040009599。

审 判 长  朱海兰代理审判员  龚春华人民陪审员  朱 革二〇一四年十月三十日书 记 员  姚 遥


案名: 阿克苏诺贝尔防护涂料(苏州)有限公司与吴嘉莹经济补偿金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3)虎民初字第1841号

裁判日期: 2014-10-30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本院认为,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原告阿克苏诺贝尔防护涂料(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克苏诺贝尔公司)与被告吴嘉莹经济补偿金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9月5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朱海兰独任审判,于2013年10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阿克苏诺贝尔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杰、胡桂敏,被告吴嘉莹的委托代理人毕振洲、柴叶到庭参加诉讼。
		
		至于被告辩称原告在与其解除劳动合同的同时及后来陆续招聘了人事行政人员,与其实施的精简人事行政战略相矛盾,且在双方协商过程中,故意向其提供与其经验、专业水平、职业发展规划相差甚远的岗位,因而构成恶意解除的意见,本院认为,首先,原告在同时期及后来陆续招录的人员中,或为顶替离职员工,或为从事人力资源管理之外的工作,或为被告离职后一年才招用,且工作地点均不在广州,因而不具有可比性,并且,不管原告是否另行招录人员,均不能改变广州办事处已撤销、人力资源管理工作已由上海统一指挥及人事行政部门工作人员大幅减少的事实;
		
		以上事实,有谈话录音及文字整理、岗位调整通知函、EMS签收单、离职交接单、经济补偿金及代通知金发放记录、关于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函、仲裁裁决书及送达凭证、人事行政部人员变动情况表、劳动合同续订书、离职证明、劳动合同解除通知、公证书三份及翻译件、本院庭审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