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宝民一(民)初字第1738号

裁判日期: 2015-08-12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上海屹丰汽车模具制造有限公司与徐中圆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基本信息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5)宝民一(民)初字第1738号原告上海屹丰汽车模具制造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叶华彪。

委托代理人徐兴华,上海利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秦昌豹。

被告徐中圆。

委托代理人彭俊川,上海友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屹丰汽车模具制造有限公司与被告徐中圆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2月1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上海屹丰汽车模具制造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兴华、秦昌豹,被告徐中圆的委托代理人彭俊川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告上海屹丰汽车模具制造有限公司诉称,被告原系原告员工,入职时双方约定被告工资由基本工资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2,590元/月、绩效工资1,040元/月、全勤奖200元/月和其他项目(含加给)480元/月组成,合计人民币4,310元/月。

2012年10月原告对包括被告在内的工作人员实行考勤,原告以基本工资为计算基数向被告发放周六工资和加班工资,并确保实发的周六工资和加班工资不低于按该基数计算的数额和法定数额。

2012年11月起原告实行绩效考核,工资变更为由绩效工资底薪、平时绩效奖金、周日绩效奖金和节假日绩效加班工资等项目组成,其中平时绩效奖金、周日绩效奖金和节假日绩效加班工资即相当于平时加班工资、周日加班工资和节假日加班工资,而周六加班工资则已经包括在绩效工资底薪中,由于绩效工资底薪高于劳动合同约定的工资总额,故原告以绩效工资的60%作为加班工资的计算基数,并确保实发的加班工资不低于按该基数计算出的数额和法定数额。

2013年6月原告又将工资组成变更为应发基本薪金、应发全勤薪金、应发技能津贴、厂内薪金等,其中厂内薪金即系延时、周日和节假日加班工资,周六加班工资则包括在应发技能津贴中,厂内薪金以工资(包括应发基本薪金、应发全勤薪金、应发技能津贴及应发职务津贴)的60%为基数计算,周六加班工资(每月两天)则以工资的16%计算,确保厂内薪金和周六加班工资均不低于法定标准。

2014年5月原告又将工资组成变更为基本工资、周六工资、加班工资、主管津贴、全勤、绩效和其他等,其中加班工资以工资5,800元/月(包括基本工资、周六工资、全勤、绩效)的60%为基数计算,周六工资按照工资5,800元/月的16%发放。

自被告入职以来,原告每月都对被告的加班情况进行统计,并且由被告签字确认加班时间,原告即根据统计的加班时间向被告发放加班工资。

被告实际领取的工资明显高于合同约定的工资,原告已经足额向被告发放了加班工资。

原告虽出于人道主义按照最低工资标准向被告发放了2013年11月至2014年1月31日期间的工资,但并非认可该期间为停工留薪期,故原告无须支付被告停工留薪期差额。

现原告起诉至法院,要求不支付被告2013年10月29日至2014年1月31日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18,067.50元,不支付2012年10月至2014年9月期间的延时加班工资36,632.63元,不支付2012年10月至2014年9月休息日加班工资28,989.14元,不支付2012年10月至2014年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4,226.20元。

被告徐中圆辩称,被告于2012年10月22日至原告处从事钳工工作,双方签有期限自2012年10月22日至2015年10月21日止的劳动合同,当时约定做五休二,劳动合同约定的工资中也并不包括周六加班工资。

但在合同实际履行过程中,被告存在大量的延时、双休日和法定节假日加班,但原告从未向被告支付加班工资。

平时原告通过转账形式向被告发放工资,原告并未向被告出示过工资组成明细,故被告并不清楚工资的组成。

被告认为原告所提及的绩效工资并非是加班工资,只是奖金。

因原告在仲裁期间认可被告做六休一,故被告主张的休息日加班工资,系仅指周六的加班工资。

由于原告拒不提供考勤明细,故被告参照加班申请单估算加班时间,具体为延时加班56小时/月,双休日加班4天/月,法定节假日加班4天/年。

2013年11月被告因工受伤,其及时至医院开具了病假单,并将复印件提交了原告,被告应当享受停工留薪期待遇,原告仅按照最低工资标准支付违反法律规定,应当补足差额。

故被告不同意原告的所有诉请,要求维持仲裁裁决。

经审理查明,被告于2012年10月22日至被告处从事钳工工作,双方签有期限自2012年10月22日至2015年10月21日止的劳动合同。

该劳动合同约定被告的工资报酬分为基本工资2,590元/月、全勤奖200元/月、绩效工资1,040元/月和其他(含加给)480元/月,基本工资作为计算加班加点工资的基数,计算加班费时基本工资低于上海市最低工资的,按最低工资标准计算。

原告通过银行转账形式按月向被告发放工资至2014年9月。

2013年10月29日被告在工作中受伤,2014年7月17日被告的伤情经鉴定为因工致残程度X级,双方均未就工伤认定申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也未就鉴定结论申请再次鉴定。

原告为被告缴纳了在职期间的社会保险费,被告已经从工伤保险基金处领取了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1,168元。

被告按照1,620元/月的标准支付原告2013年11月至2014年1月期间的工资。

2014年2月1日,被告恢复工作,2014年9月被告因个人原因辞职离开原告处。

又经查,被告于2014年10月17日申请仲裁,要求原告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差额41,694.56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0,216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30,216元,2013年10月29日至2014年1月31日停工留薪期间的工资差额19,427.52元,2013年10月29日至2014年10月1日期间的护理费5,460元,2012年9月至2014年9月期间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5,296元,休息日加班工资57,086元,延时加班工资54,142元。

仲裁审理中,被告放弃要求主张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的请求。

仲裁裁决:一、原告支付被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30,216元;二、原告支付被告2013年10月29日至2014年1月31日停工留薪期间工资差额18,067.50元;三、原告支付被告2012年10月至2014年9月期间的延时加班工资36,632.63元;四、原告支付被告2012年10月至2014年9月期间的休息日加班工资28,989.14元;五、原告支付被告2012年10月至2014年9月期间的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4,226.20元;六、对原告的其他申诉请求不予支持。

原告不服仲裁裁决,诉至法院。

审理中,原告提交如下证据:1、劳动合同,证明被告工资由基本工资、全勤奖、绩效工资、其他(含加给)组成,其中含加给即是加班工资的意思。

2、2012年10月至2014年9月的薪资表,该表显示其中2012年10月被告工资由基本工资2,590元/月、出勤工资788元/月、周六工资240元/月、加班工资655元/月、全勤200元/月及绩效333元/月等组成。

2012年11月至2013年5月期间,被告工资由绩效工资底薪(4,500元/月至5,500元/月不等)、平时绩效奖金、周日绩效奖金、节假日绩效加班工资等组成。

2013年6月至2014年4月期间,被告工资由应发基本薪金2,550元/月、应发全勤薪金200元/月、应发职务津贴(594元/月至750元/月不等)、应发技能津贴(1,306元/月至1,800元/月不等)、厂内薪金等组成。

2014年5月至2014年9月期间,被告工资由基本工资3,480元/月、主管津贴500元/月、周六工资、加班工资、全勤、绩效等组成。

证明如前所述,原告已经以各种名义足额发放被告的加班工资;3、部分员工加班(值班)申请表,如其中2012年11月存在延时加班53小时,休息日加班工资35小时。

2013年10月存在延时加班77小时,双休日加班52.50小时,2014年7月存在延时加班27小时,双休日加班28小时。

证明原告对被告的加班情况进行统计,并以此作为发放加班工资的依据;4、考勤管理办法,证明2012年6月起原告实行单双休工作制,员工加班需向原告进行申请;5、2014年6月16日的薪资调整方案,载明取消考核,变更为加班费制度。

工资收入由综合工资、加班工时费用(按基本工资计算)、职务津贴、工龄津贴。

证明原告进行了薪资调整,并且由于2014年6月发放2014年5月的工资,所以在2014年5月的薪资表中就已经适用新的薪资制度。

被告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根据劳动合同双方约定的是标准工时制,并未做六休一,且加给并非是加班工资,而是专用术语;对证据2不予认可,认为从来没有看到过工资条,也不清楚工资组成,虽然对工资总额无异议,但是被告不认可已经发放过加班工资;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认为没有拿到过加班工资;对证据4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从来未见过该考核办法;对证据5真实性不予认可,被告从未见过薪资调整方案,也不清楚工资组成。

审理中,原告表示关于停工留薪期期间的工资,认可仲裁裁决。

以上事实,有仲裁裁决书、劳动合同书、薪资表、加班申请表和双方当事人陈述等予以证明,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首先关于加班工资,原告主张已经根据员工加班(值班)申请表统计的加班时间情况,按照工资总额的60%为基数,并保证以不低于合同约定和法定工资标准的数额足额向被告发放了加班工资,被告则表示对工资总额无异议,但是不清楚工资构成,也从未领取过加班费。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员工加班(值班)申请表和薪资表,被告则未提供任何证据。

本院认为,员工不清楚工资组成并不代表企业没有发放过加班工资,加班工资是否发放应当结合证据以及企业关于加班工资计算过程陈述的合理性综合进行判定。

首先,根据原告提供的被告签字确认的加班(值班)申请表,可见原告对被告加班情况进行了持续的精确的统计,原告主张以该统计结果作为加班工资发放的依据有其合理性;其次,被告明知原告对其加班情况进行统计,其实发工资又明显高于合同约定的工资,然被告在工作期间也从未对加班工资未发放提出过异议,故被告称原告从未发放过加班工资,不合常理;再次,对于双休日加班工资、延时加班工资和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的具体发放情况,原告提供了薪资表并对该表中各个期间段加班工资以何名义发放以及具体的计算公式都进行了说明,虽然薪资表中的“平时绩效”、“周日绩效”和“节假日绩效”与“延时加班工资”、“周日加班工资”和“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在名称上不完全一致,但其在名称上有相近之处,且每项数额实际也不低于加班工资的数额,故对原告主张已经以其他名义发放加班工资的意见,本院予以采信。

入职以来,被告的工作岗位并未发生变化,除工伤期间外,其工作状态一直比较稳定,现其薪资总额呈现出稳定并有小幅上涨的状态,可见在加班工资是否发放问题上,原告的做法应当是连贯和一致的,故对原告陈述工资组成变更后“厂内薪金”即是“加班工资”的意见,本院亦予以采信。

至于周六加班工资,鉴于原告在2012年10月和2014年5月至2014年9月的薪资明细中已单列了周六加班工资项目并能提供具体的计算公式以对应,并对于其他月份周六加班工资的发放也能进行说明并能提供稳定、具体的计算公式,而被告的工资水平又一直较稳定,故本院对于原告已发周六工资的意见,亦予以采信。

至于原告是否已经足额发放加班工资,本院认为原告以工资总额的60%为基数计算加班工资、以工资总额的16%发放单周的周六加班工资,未低于劳动合同约定的以基本工资2,590元确定加班工资的标准,加之原告向被告发放的工资总额远高于劳动合同约定的数额,原告向被告发放的加班工资数额也未低于法定标准,未侵害员工的实体权益,故对原告主张已经向被告足额支付加班工资的意见予以采纳。

关于停工留薪期工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差额以及2013年10月29日至2014年10月1日期间的护理费,仲裁裁决后,双方均无异议,本院对仲裁关于上述项目的裁决予以确认。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原告上海屹丰汽车模具制造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徐中圆2013年10月29日至2014年1月31日期间的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18,067.50元;二、原告上海屹丰汽车模具制造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徐中圆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30,216元;三、原告上海屹丰汽车模具制造有限公司无需支付被告徐中圆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差额;四、原告上海屹丰汽车模具制造有限公司无需支付被告徐中圆2013年10月29日至2014年10月1日期间的护理费;五、原告上海屹丰汽车模具制造有限公司无需支付被告徐中圆2012年9月至2014年9月期间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休息日加班工资和延时加班工资。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收取为10元,由被告徐中圆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黎华审 判 员  沈明霞人民陪审员  马文斌二〇一五年八月十二日书 记 员  李 芸附:相关法律条文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八条解决劳动争议,应当根据合法、公正、及时处理的原则,依法维护劳动争议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案名: 上海屹丰汽车模具制造有限公司与徐中圆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5)宝民一(民)初字第1738号

裁判日期: 2015-08-12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入职以来,被告的工作岗位并未发生变化,除工伤期间外,其工作状态一直比较稳定,现其薪资总额呈现出稳定并有小幅上涨的状态,可见在加班工资是否发放问题上,原告的做法应当是连贯和一致的,故对原告陈述工资组成变更后“厂内薪金”即是“加班工资”的意见,本院亦予以采信。
		
		再次,对于双休日加班工资、延时加班工资和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的具体发放情况,原告提供了薪资表并对该表中各个期间段加班工资以何名义发放以及具体的计算公式都进行了说明,虽然薪资表中的“平时绩效”、“周日绩效”和“节假日绩效”与“延时加班工资”、“周日加班工资”和“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在名称上不完全一致,但其在名称上有相近之处,且每项数额实际也不低于加班工资的数额,故对原告主张已经以其他名义发放加班工资的意见,本院予以采信。
		
		原告上海屹丰汽车模具制造有限公司与被告徐中圆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2月1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至于原告是否已经足额发放加班工资,本院认为原告以工资总额的60%为基数计算加班工资、以工资总额的16%发放单周的周六加班工资,未低于劳动合同约定的以基本工资2,590元确定加班工资的标准,加之原告向被告发放的工资总额远高于劳动合同约定的数额,原告向被告发放的加班工资数额也未低于法定标准,未侵害员工的实体权益,故对原告主张已经向被告足额支付加班工资的意见予以采纳。
		
		关于停工留薪期工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差额以及2013年10月29日至2014年10月1日期间的护理费,仲裁裁决后,双方均无异议,本院对仲裁关于上述项目的裁决予以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