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穗中法民一终字第2421号

裁判日期: 2015-07-24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袁华生与广州市川奇科技工业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基本信息

委托代理人:刘志镰,广东古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启星,广东古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市川奇科技工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良村,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吴海芳,广东合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袁华生因与被上诉人广州市川奇科技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奇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因不服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2014)穗花法民一初字第187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为劳动争议纠纷,川奇公司对袁华生主张的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即2003年2月14日至2014年4月22日期间双方存在劳动关系表示无异议,对此本院予以确认。

双方争议的焦点一是川奇公司有无克扣袁华生效率奖金350元。

袁华生认为,2014年3月只收到川奇公司共2056元,其中效率奖金350元是工资的组成部分,但川奇公司并未向袁华生发放该350元。

提交:证据5、8。

其中,证据工资条可以证明袁华生每个月享有效率奖金,但是在2014年3月川奇公司并未向袁华生发放该项奖金。

川奇公司认为,效率奖金根据公司的效益情况来发放,2014年春节过后,订单严重减少,公司不但没有相应的效益反而亏损,所以所有袁华生的效益奖金在该月以后都未发放,从袁华生提供的证据可以看出效益奖金有多有少,据此可以证明效益奖金与效益情况是相挂钩的,对袁华生提供的证据工资条无异议。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袁华生主张2014年3月川奇公司未发放效益奖金350元,川奇公司表示2014年3月确实因企业效益不好未发放该项奖金,对此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法律规定,效益奖金是企业根据效益的好坏来确定是否发放,企业有自主发放权利,故川奇公司抗辩有理,本院予以采纳。

袁华生主张无理不予支持。

双方争议的焦点二是袁华生有无加班及川奇公司是否拖欠加班费。

袁华生认为,关于加班费的计算,提交证据8工资条,有三个项目,平日、假日、节日相应反映了加班的小时数,证明袁华生每个月的加班情况,根据工资条情况可反映出公司不足额发放加班费,具体加班情况我方提交了工资条佐证,袁华生从2003年2月14日开始,每天提前15分钟某做早操,该15分钟便是加班的时间,加班费计算共25222元。

川奇公司认为,对工资单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该证据证明公司已按规定向袁华生发放加班费用,我方计算加班费的方法也是合情合理的,假日是按照200%计算;袁华生提前15分钟某,川奇公司根据袁华生的打卡情况进行考核,即使该项情况真实,但也计算在工资单以内。

本院认为,袁华生主张加班费,应提供加班的事实佐证,根据袁华生提供的工资条证据无法证明是具体年月的加班时间多少,反而可证实川奇公司已在相应的平日、假日、节日项目里发放相应的加班费和川奇公司对袁华生发放的工资。

另袁华生主张提前15分钟做早操为上班时间,应计付加班费,本院认为,该行为是为上班做的准备工作,与工作内容没有直接关系,本院不予确认。

综上,袁华生主张不足发放加班费,证据不足,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

双方争议的焦点三,川奇公司是否支付袁华生年休假工资及高温补贴、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失业保险金。

袁华生认为,其从2003年2月14日至2014年4月22日一直没有年休假。

庭审中,川奇公司提供了证据证明袁华生已经依照规定享受了2013年休年假四天,事假六天,2014年休年假8天,为此本院认为袁华生已享受了年休假,对于2013年前的年休假情况,川奇公司对职工是否休假的记录应保存两年,故川奇公司可以不提供证据佐证,故袁华生主张其从2013年1月份至2014年4月份应享受年休假20天半,川奇公司应支付年休假工资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参照《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审理劳动人事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粤高法(2012)284号的第27条、第28条的规定,用人单位未按照法律规定或劳动合同的约定及时足额向劳动者发放年休假工资或高温补贴,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为由主张解除劳动合同的,不予支持。

劳动者以其他理由提出辞职为由,后又以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的情形迫使其辞职为由,请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的,不予支持。

对于高温补贴,袁华生的工作环境是否为高温环境,袁华生未提出相关证据佐证,故不予支持。

本案中,2014年4月8日袁华生与川奇公司签订了一份《说明》,确认袁华生于2014年3月7日申请离职,并与川奇公司商定2014年4月8日至2014年4月22日期间停薪留职,于2014年4月23日再回厂协商讨论。

2014年4月22日袁华生在未与川奇公司商讨的情况下就以川奇公司未足额支付加班费、工资、年休假工资、办理社会保险等情况向川奇公司申请解除劳动关系。

根据袁华生提供的《说明》、《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的证据可证明袁华生在与川奇公司协商中主动申请离职,应视为袁华生自动离职。

为此袁华生主张经济补偿金无理,本院不予支持。

至于川奇公司是否为袁华生购买社会保险,袁华生主张失业保险金损失,该行为应由劳动人事部门调整,且川奇公司在2012年12月已为袁华生购买社会保险,故袁华生主张因此造成的损失应向有关部门申请领取,本院不予调处。

综上所述,袁华生的全部诉求无理,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应予全部驳回。

为此,一审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参照《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审理劳动人事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粤高法(2012)284号的第27条、第28条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袁华生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元,由袁华生负担。

判后,袁华生不服,向本院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确认双方在2003年2月14日至2014年4月22日存在劳动关系;川奇公司向其支付2014年3月克扣的工资280元、部分加班费25222元、年休假工资7799元、高温补贴7548元、经济补偿金37800元、失业保险金21080元。

上诉理由是:一、关于劳动关系存续期间,一审法院在判决主文未作确认劳动关系期间的判决,是漏判;或是作出驳回我方该请求的判决,这明显错判。

二、关于2014年3月克扣工资280元。

按照以往的工资条显示,效率奖金是固定发放的项目,因我方不再在公司工作,公司拖欠该工资不发。

公司辩解该月亏损,但不符合常理,也未提交其他员工工资单或其他证据证实,其应承担举证责任。

我方将该奖金降低为280元,是取以往工资的平均数,公平合理。

二、关于加班费问题。

1、加班费包括我方每天上班提前15分钟,另外就是我方保存的工资所在的月份,存在加班的事实。

关于提前上班15分钟的加班事实,应由公司举证,而且这是公司要求,非我方自愿,不能以与工作没有直接联系为依据不予确认。

2、加班费属于劳动报酬,我方的该主张未过仲裁时效。

3、关于加班事实的年月工资条无法反映,但公司发放的工资单应明示工资的年月,过错在于公司。

4、公司按照底薪作为计算加班的基数,以每月30天作为计薪天数,这是错误的,应当将工资单中的专长奖金、效率奖金和全勤等固定发放的项目作为计算基数、以21.75天作为计薪天数。

四、关于年休假工资。

该工资为劳动报酬,是否已发放应由公司举证。

五、关于高温津贴。

我方是喷漆工,属于高温作业。

而且2012年和2013年的工资单中也有高温补贴的项目,只是不足额发放。

六、关于经济补偿金,因为公司没有依法购买社会保险、未足额发放工资、加班费、年休假工资等,我方依法可通知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支付经济补偿金。

七、关于失业保险金,因公司未依法购买失业保险,造成我方无法办理失业保险金,因此应当赔偿我方的损失。

川奇公司答辩称,同意原审判决,不同意袁华生的上诉请求。

本院查明,袁华生于2014年5月5日向广州市花都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

一审时袁华生提交39张工资单,证明公司拖欠其加班费的情况。

川奇公司确认上述工资单的真实性,但认为公司已按照规定发放了加班费。

其中,上述工资单中均显示有效率奖金,其中从2013年1月至2013年12月(无2013年7月)最低为231.88元,最高为306.25元;2014年3月的工资单显示当月无效率奖金。

二审庭询时,川奇公司确定袁华生的岗位属于高温作业岗位。

袁华生补充提交中国工商银行2006年1月20日至2014年6月21日的银行流水,其中显示2014年4月18日发放了工资2056元,5月20日发放240元。

对此川奇公司质证认为对其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关联性与合法性有异议,因为没有在举证期间内提交,而且不能证明其司发放加班工资的情况。

根据上述中国工商银行的银行流水单和工资单相互对应,可以显示袁华生的加班事实和加班费发放情况如下:(一)2010年6月底薪1125元,平时加班12小时,假日加班64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84.38元、600元,应发加班费分别为116.4元(1125÷21.75÷8×12×150%)、827.6元(1125÷21.75÷8×64×200%),尚欠259.6元。

(二)8月底薪1210元,平时加班15小时,假日加班32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113.44元、322.67元;9月假日加班16小时,加班工资161.33元;10月假日加班32小时,加班工资322.67元;11月平时加班6小时,假日加班56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45.38元、564.67元;2011年1月假日加班32小时,加班工资322.67元;3月平时加班32小时,假日加班24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242元、242元;其中,平时加班共53小时,假日加班共192小时,已付加班费分别为400.82元、1936.01元,应发加班费分别为552.84元(1210÷21.75÷8×53×150%)、2670.34元(1210÷21.75÷8×192×200%),尚欠886.4元。

(三)4月底薪1230元,平时加班9小时,假日加班56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69.19元、574元;5月假日加班35小时,加班工资358.75元;6月平时加班6小时,假日加班32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46.13元、328元;其中,平时加班共15小时,假日加班共123小时,已付加班费分别为115.32元、1260.75元,应发加班费分别为159.05元(1230÷21.75÷8×15×150%)、1738.97元(1230÷21.75÷8×123×200%),尚欠522元。

(四)7月底薪1410元,平时加班21小时,假日加班44小时,平时、假日加班费分别为185.06元、517元;8月假日加班26小时,平时加班费和假日加班费分别为94元、305.5元;9月假日加班25小时,平时加班费和假日加班费分别为164.5元、353.75元;10月假日加班8小时,加班工资94元;12月无加班。

其中,平时加班共21小时,假日加班共103小时,已付加班费分别为443.56元、1270.25元,应发加班费分别为255.26元(1410÷21.75÷8×21×150%)、1669.31元(1410÷21.75÷8×103×200%),尚欠210.76元。

(五)2012年1月底薪1430元,当月无加班。

2月假日加班24小时,平时加班费和假日加班费分别为47.67元、286元;3月平时加班1小时,平时加班费8.94元;4月平时加班3小时,平时加班费26.81元;其中,平时加班共4小时,假日加班共24小时,已付加班费分别为84.42元、286元,应发加班费分别为49.31元(1430÷21.75÷8×4×150%)、394.48元(1430÷21.75÷8×24×200%),尚欠73.37元。

(六)2012年5月底薪1430元,假日加班8小时,加班工资95.33元;6月假日加班16小时,加班工资190.67元,高温津贴78元;7月平时加班66.5小时,假日加班32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594.34元、381.33元,高温津贴126元;8月平时加班18小时,假日加班35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160.88元、417.08元,高温津贴156元;9月假日加班16小时,加班工资190.67元,高温津贴66元;10月假日加班32小时,加班工资381.33元;11月平时加班6小时,假日加班44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53.63元、524.33元;12月平时加班24小时,假日加班56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214.5元、667.33元;其中,平时加班共114.5小时,假日加班共239小时,已付加班费分别为1023.35元、2848.07元,应发加班费分别为1411.5元(1430÷21.75÷8×114.5×150%)、3928.39元(1430÷21.75÷8×239×200%),尚欠1469.5元。

高温津贴合计426元。

(七)2013年1月底薪1450元,平时加班9.5小时,假日加班24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86.09元、290元;2月平时加班9小时,假日加班23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81.56元、277.92元;3月平时加班59小时,假日加班81.5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534.69元、984.79元;4月平时加班28.5小时,假日加班48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258.28元、580元;其中,平时加班共106小时,假日加班共176.5小时,已付加班费分别为960.62元、2132.71元,应发加班费分别为1325元(1450÷21.75÷8×106×150%)、2941.67元(1450÷21.75÷8×176.5×200%),尚欠1173.3元。

(八)5月底薪1780元,假日加班35小时,假日加班工资为519.17元;6月平时加班3小时,假日加班40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33.38元、593.33元,高温津贴114元;8月假日加班32小时,假日加班工资为474.67元,高温津贴96元;9月平时加班3小时,假日加班24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33.38元、356元,高温津贴60元;10月无加班,高温津贴12元;11月假日加班16小时,假日加班工资为237.33元;12月无加班;其中,平时加班共6小时,假日加班共147小时,已付加班费分别为66.76元、1801.83元,应发加班费分别为92.06元(1780÷21.75÷8×6×150%)、3007.58元(1780÷21.75÷8×147×200%),尚欠1231元。

高温津贴合计282元。

(九)2014年3月底薪1800元,平时加班9小时,假日加班8小时,平时、假日加班工资分别为101.25元、120元。

应发加班费分别为139.65元(1800÷21.75÷8×9×150%)、165.51元(1800÷21.75÷8×8×200%),尚欠83.0元。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相同,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袁华生、川奇公司成立劳动关系,双方的合法权益均受法律保护。

双方对于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2014年3月效率奖金问题。

川奇公司未向袁华生发放当月的效率奖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

川奇公司主张效率奖金根据公司的效益情况来发放,当月公司订单严重减少,出现亏损,所以未发放袁华生的效率奖金。

但川奇公司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因此本院对其的该项主张不予采信。

川奇公司无正当理由和依据减少袁华生的劳动报酬,应向袁华生补发当月的效率奖金。

袁华生请求数额为280元,并未超出合理范围,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加班费问题。

首先,袁华生主张从2003年2月14日开始,每天提前15分钟某做早操,川奇公司未向其发放该15分钟加班时间的加班费。

但袁华生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上述事实,亦未举证证明公司强制员工提前15分钟某以及其的平时工作超出了8小时,故对其主张加班费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其次,根据袁华生提供的离职申请表和说明可见,袁华生工作至2014年4月7日,因此其主张加班费计至4月22日无理,本院不予支持。

再次,袁华生主张根据工资条列明的加班时间,公司不足额发放加班费。

因川奇公司对工资单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故本院据此审查袁华生的加班事实和加班费发放情况。

但是,根据《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十六条的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工资支付周期如实编制工资支付台账。

工资支付台账应当至少保存二年”。

袁华生主张2003年2月14日至2012年4月期间的加班费,应当承担举证责任。

因袁华生无法提供完整的工资单,所以本院只按照其提交工资单所反映的月份予以确定相关加班事实和加班费的发放情况,对于其无法提交工资单的月份,因其主张存在加班事实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经计算,上述月份川奇公司共拖欠袁华生加班工资合计1952.1元(259.6+886.4+522+73.37+210.76)。

至于2012年5月5日至2014年4月22日的加班问题。

根据袁华生提供的工资条显示,川奇公司在2012年5月至2014年3月共20个月应付袁华生加班费合计13011.35元(1411.5+3928.39+1325+2941.67+92.06+3007.58+139.65+165.5),未足额支付合计3956.8元(1469.5+1173.3+1231+83)。

因川奇公司应对袁华生的工资发放情况承担举证责任,但其并未提交袁华生其他月份的工资清单,袁华生亦无法提供,故本院根据上述工资单所反映的袁华生的平均加班情况予以确定其余3个月份的加班工资为1951.7元(13011.35÷20×3)。

综上,川奇公司应支付拖欠袁华生的加班费合计7861元(1951.7+3956.8+1952.1)。

关于高温补贴问题。

双方确认袁华生的工作环境为高温环境,因此川奇公司应依法向袁华生支付高温津贴。

广东省《关于高温津贴发放的管理办法》自2012年6月1日起施行,故袁华生要求2003年至2012年5月的高温津贴的诉求没有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在2012年5月5日至2014年4月22日期间,川奇公司应支付袁华生高温津贴1500元(150元/月×10个月),扣减已支付的708元(426+282),还应支付792元。

关于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问题。

袁华生于2014年3月7日申请离职,离职原因是未足额支付其劳动报酬。

但袁华生的离职原因应以其在离职申请单中填写的原因为准。

在袁华生提出离职时并不存在川奇公司拖欠工资的情形,而关于加班工资问题,根据上述查明,川奇公司与袁华生对于部分加班工资的计算标准是存在争议的,但袁华生在职期间并未提出过异议,且该部分加班工资占袁华生工资总额的比例较小。

故本案情形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所规定的劳动者被迫提出解除劳动关系的情形。

因此,袁华生主张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事实依据不足,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失业保险金问题。

根据上述论述,因袁华生并不构成被迫解除劳动关系,因此其主张失业保险金损失无事实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

关于年休假工资等问题,原审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提交的证据对本案事实进行了认定,并在此基础上依法作出原审判决,合法合理,且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予以维持。

本院审理期间,袁华生既未有新的事实与理由,也未提交新的证据予以佐证自己的主张,故本院认可原审法院对事实的分析认定,即对袁华生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的规定,参照《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审理劳动人事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粤高法(2012)284号的第27条、第28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2014)穗花法民一初字第1875号民事判决。

二、广州市川奇科技工业有限公司与袁华生在2003年2月14日至2014年4月22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

三、广州市川奇科技工业有限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袁华生支付2014年3月拖欠的工资280元。

三、广州市川奇科技工业有限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袁华生支付加班工资7861元。

四、广州市川奇科技工业有限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袁华生支付高温津贴792元。

五、驳回袁华生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被上诉人广州市川奇科技工业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瑞晖审 判 员  崔利平代理审判员  印 强二〇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书 记 员  吴松泓冯晓雯


案名: 袁华生与广州市川奇科技工业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5)穗中法民一终字第2421号

裁判日期: 2015-07-24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但袁华生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上述事实,亦未举证证明公司强制员工提前15分钟某以及其的平时工作超出了8小时,故对其主张加班费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庭审中,川奇公司提供了证据证明袁华生已经依照规定享受了2013年休年假四天,事假六天,2014年休年假8天,为此本院认为袁华生已享受了年休假,对于2013年前的年休假情况,川奇公司对职工是否休假的记录应保存两年,故川奇公司可以不提供证据佐证,故袁华生主张其从2013年1月份至2014年4月份应享受年休假20天半,川奇公司应支付年休假工资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因川奇公司应对袁华生的工资发放情况承担举证责任,但其并未提交袁华生其他月份的工资清单,袁华生亦无法提供,故本院根据上述工资单所反映的袁华生的平均加班情况予以确定其余3个月份的加班工资为1951.7元(13011.35÷20×3)。
		
		广东省《关于高温津贴发放的管理办法》自2012年6月1日起施行,故袁华生要求2003年至2012年5月的高温津贴的诉求没有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为劳动争议纠纷,川奇公司对袁华生主张的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即2003年2月14日至2014年4月22日期间双方存在劳动关系表示无异议,对此本院予以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