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滨塘民初字第3651号

裁判日期: 2015-07-31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俞佳与天津市北方人力资源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滨海新区分公司、天津新港船舶重工有限责任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基本信息

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5)滨塘民初字第3651号原告俞佳,无职业。

委托代理人刘冬军,北京中伦文德(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法定代表人罗茂华,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毕文,天津市北方人力资源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滨海新区分公司派遣组负责人。

法定代表人胡翔,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孙志华,天津新港船舶重工有限责任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宋磊,天津新港船舶重工有限责任公司职工。

原告俞佳与被告天津市北方人力资源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滨海新区分公司(以下简称北方人力公司)、天津新港船舶重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港船舶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5月8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霍凤琴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二被告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原告俞佳诉称,原告2008年11月入职被告北方人力公司并被派遣到被告新港船舶公司工作,职务电工,但二被告均未及时与原告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直至2009年11月10日,被告北方人力公司才与原告签订书面劳动合同。

此后被告北方人力公司与原告续签三次劳动合同,期限分别为2009年11月10日-2011年11月9日、2011年11月10日-2013年11月9日、2013年11月10日-2015年11月9日。

劳动合同履行期间,原告生育一女,依据法律和被告新港船舶公司规章制度的规定在家休产假及哺乳假,后由于身体原因,自2013年2月7日起原告按被告新港船舶公司规章制度的规定申请病假并在家休病假。

2014年12月30日原告向被告新港船舶公司提交休假诊断证明书时被告新港船舶公司拒绝接受。

2015年1月19日被告北方人力公司向原告发送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

原告于2015年1月16日向天津市滨海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后原告不服该委做出的津滨劳仲案字(2015)第10062号仲裁裁决书,故依法起诉,要求:1.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自2008年11月起至2009年10月止违法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工资人民币16443.8元;2.判令被告依法为原告补缴2009年1月-10月、2015年1月的社会保险或向原告支付所应交纳的社保费用共计人民币5536.08元(其中2009年4608.12元,2015年927.96元);3.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自2012年2月7日起至2013年2月6日止哺乳假工资人民币13051.2元;4.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自2013年2月7日至解除劳动合同之日止病假工资人民币34548.05元(其中法定医疗期4491.77元,其他病假期30056.28元);5.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人民币21840元;6.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针对其主张,提供证据如下:1.受理案件通知书、津滨劳仲案字(2015)第10062号仲裁裁决书各一份,证明本案已经过仲裁前置程序,同时证明劳动争议仲裁裁决超过法定期限,逾期做出裁决,裁决违法法律规定;2.天津银行储蓄存折,证明被告北方人力公司与原告自2008年11月建立劳动关系并向原告支付了工资;3.天津新港船舶重工有限责任公司工作证,证明被告新港船舶与原告自2008年建立起劳动关系;4.2009年11月10日、2011年11月10日、2013年11月10日签订的劳动合同三份,证明被告在原告休病假期间与原告连续签订劳动合同,由此证明原告休病假是得到被告新港船舶同意的事实;5.被告天津北方人力公司向原告发送的解除劳动合同书面文件,证明二被告2015年1月9日以原告自2014年起便旷工为由,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属于违法解除;6.天津市社会保险投保人员缴费查询清单,证明二被告2009年1-9月为给原告缴纳社会保险的事实,同时证明原告至少从2009年1月起与北方人才建立劳动关系;7.新港船舶公司文件(港船重劳人(2008)74号),证明被告新港船舶公司有哺乳假,同时证明该被告自2008年7月9日起便存在关于旷工的规章制度,原告哺乳假期满自2013年2月6日起休病假是得到新港船舶同意的,而非旷工,否则北方人才不会在2013年11月10日与原告继续签订劳动合同;8.新港船舶公司文件(港船重劳人(2012)91号),证明新港船舶2012年7月1日仍存在关于旷工的规章制度,原告休病假是得到新港船舶同意的,不属于旷工,否则北方人才不会在2013年11月10日与原告继续签订劳动合同;9.新港船舶公司文件(港船重劳人(2012)163号),证明原告2012年12月25日后休病假是得到新港船舶同意的,不属于旷工,否则北方人才不会在2013年11月10日与原告继续签订劳动合同;10.被告北方人力公司派遣员工手册第12页,证明原告休病假是得到新港船舶同意的,不属于旷工,否则北方人力不会在2013年11月10日与原告继续签订劳动合同;11.2014年5月3日、2014年5月31日、2014年7月9日、2014年9月16日微信语音聊天记录及相应文字材料,证明原告一直向新港船舶请病假而非二被告所述自2014年起开始旷工;12.部分门诊收据、处方、挂号专用收据、诊断证明书,证明原告就医事实及一直向被告新港船舶提交休假诊断证明,也就是事实上的请病假;13.2015年4月7日劳动仲裁庭审笔录,证明被告新港船舶2014年11月之前一直收到原告假条,原告并未违反其关于病假制度的规定;14.被告北方人力公司劳动仲裁中的答辩意见,证明新港船舶2008年起有关于病假的规章制度,证明原告休病假是得到新港船舶同意的;15.被告新港船舶公司劳动仲裁阶段的答辩书,证明目的结合原告提供的存折,原告自2008年11月与被告北方人力公司建立劳动关系,同时证明原告休病假是得到被告新港船舶公司同意的,而且被告北方人力公司对该事实是知晓的。

被告天津市北方人力资源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辩称,原告第一项、第三项诉讼请求未经过仲裁前置程序,法院应当不予受理。

原告第二项诉讼请求不属于劳动仲裁案件受理范围,请求驳回原告该项诉讼请求。

原告2009年11月入职被告北方人力公司,被派遣至被告新港船舶公司工作。

原告产假期满后一直未到被告新港船舶公司进行工作,也未履行任何病假手续,严重违反了被告北方人力公司与被告新港船舶公司的规章制度,被告北方人力公司依照公司员工手册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关系,系合法解除。

故不同意原告全部的诉讼请求。

被告北方人力公司未针对其主张提供任何证据。

被告天津新港船舶重工有限责任公司辩称,原告与被告新港船舶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

原告第一项诉讼请求已经超过仲裁时效,2008年11月原告与第三方签订了培训协议。

原告第二项诉讼请求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

原告产假期间已领取生育津贴,之后原告没履行请假手续,是旷工行为,不应支付原告的劳动报酬。

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原告与被告新港船舶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不存在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行为。

故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新港船舶公司针对其主张,提供证据如下:1.新港船舶公司文件(港船重劳人(2012)163号)第4和7条,证明请假必须履行请假手续、经领导批准方可休假,未履行请假手续按旷工论处,原告未到岗工作并未履行请假手续,按旷工处理,不应支付相应劳动报酬;2.天津港船劳动力交流中心的培训协议,证明原告在2008年11月和第三方签订培训协议。

经审理查明,原告2008年11月6日与天津港船劳动力交流中心签订了2008年11月6日-2009年11月5日止的劳动及专业技能人员培训协议书。

原告2009年11月10日入职被告北方人力公司,与被告北方人力公司签订了2009年11月10日-2011年11月9日止的劳动合同,期满后续签了2011年11月10日-2013年11月9日、2013年11月10日-2015年11月9日的劳动合同。

被告北方人力公司与被告新港船舶公司签有派遣服务协议,原告由被告北方人力公司派遣至被告新港船舶公司处工作,岗位为电工。

原告2012年2月7日生育一女,2012年1月24日-2012年4月30日期间休产假,产假期满后始终未到岗工作。

2015年1月19日被告北方人力公司向原告送达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以原告2014年12月1日至2015年1月19日期间未履行任何请假手续,连续旷工满30日为由解除了劳动合同。

2015年1月26日原告以申请人身份、以二被告为被申请人向天津市滨海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2015年4月21日该委做出津滨劳仲案字(2015)第10062号仲裁裁决书,裁决驳回申请人的全部仲裁请求。

原告不服,故依法起诉。

另查,1.原告第一项诉讼请求要求被告支付自2008年11月起至2009年10月止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工资16443.8元、第三项诉讼请求要求被告支付自2012年2月7日起至2013年2月6日止哺乳假工资人民币13051.2元未经过劳动仲裁前置程序;2.被告北方人力公司向原告送达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载明:“姓名:俞佳,身份证号:12010319861104226自2014年起,不请假不到岗旷工累计30天,车间多次打电话劝其上班无果,按照用工单位的《记工考勤管理规定》《员工奖惩办法》和我单位员工手册相关规定与你解除劳动合同,请本人接到通知后30日内到我单位办理解除劳动合同手续。

”3.《天津新港船舶重工有限责任公司记工考勤管理规定》2.3.1.1规定,“员工因病或非因公负伤不能上班,需凭本公司职工医院病假证明或公立医院的急诊证明,三天内将病假证明交所在工段、班组、科室,方可按病假处理,超过三天按旷工论处。

”《天津新港船舶重工有限责任公司员工奖惩办法》第十一条,“员工有下列情形的,予以解除劳动合同(或退回劳务派遣单位)(一)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1.连续旷工时间超过十五天,或者十二个月内累计旷工时间超过三十天的。

”《天津新港船舶重工违反记工考勤管理处罚办法》第四条,“所有员工除法定节假日和公休日外,任何休假都必须按规定履行请假手续,批准后进行休假,包括倒休。

”第七条,“未履行请假手续或未经领导批准休假者,按旷工论处,并按规定进行处罚。

”4.《天津市北方人力资源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员工手册》第二十三条第2款,“下列情况视为旷工:(1)未向用工单位请假或请假未被批准;”第3款,“依照本手册第九章的规定,对旷工者视情节予以惩罚,情节严重者解除劳动关系。

”5.原告提供的门诊收据、处方笺等产生于2013年11月15日-2015年1月14日期间;6.被告北方人力公司最后一次向原告发放工资的时间为2014年11月26日。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仲裁申请书、仲裁裁决书、劳动及专业技能人员培训协议书、劳动合同书、《天津新港船舶重工有限责任公司记工考勤管理规定》、《天津新港船舶重工有限责任公司员工奖惩办法》、《天津市北方人力资源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员工手册》、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等证据在案证实。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劳务派遣单位系用人单位,应当履行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义务。

原告与被告北方人力公司签有书面劳动合同,被告北方人力公司将原告派遣至被告新港船舶公司处工作,被告新港船舶公司系原告的用工单位,原告主张被告新港船舶公司承担其各项诉讼请求的赔偿责任,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主张被告支付自2008年11月起至2009年10月止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工资16443.8元、支付自2012年2月7日起至2013年2月6日止哺乳假工资13051.2元,被告北方人力公司不予认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规定,“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不愿协商、协商不成或者达成和解协议后不履行的,可以向调解组织申请调解;不愿调解、调解不成或者达成调解协议后不履行的,可以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对仲裁裁决不服的,除本法另有规定的外,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上述两项诉讼请求未经过仲裁前置程序,本院不予审理。

原告主张被告为原告补缴2009年1月-10月、2015年1月的社会保险或向原告支付所应交纳的社保费用5536.08元,被告北方人力公司不予认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的规定,“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且社会保险手续经办机构不能补办导致其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为由,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而发生争议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原告该项诉讼请求不属于上述法律规定的法院受理的范围,本院不予审理。

原告主张被告支付自2013年2月7日起至解除劳动合同之日止病假工资34548.05元,被告北方人力公司不予认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规定,“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原告产假期间已领取生育津贴,产假期满后原告未到岗工作,原告虽主张其向被告新港船舶公司交过假条,但未举证证实被告新港船舶公司已收到原告假条并批准原告请假事宜,故本院不予采信。

原告未提供证据证实其已按照被告新港船舶公司的规定履行请假审批手续,故对原告主张的2012年4月30日以后未到岗工作系被告新港船舶公司允许的休病假,本院不予采信。

原告该项诉讼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主张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1840元,被告北方人力公司不予认可;原告2014年12月1日至2015年1月19日期间未到岗工作,亦未按规定履行请假手续,应视为旷工,且原告当庭提交二被告公司的管理规定等作为证据,表明原告知晓二被告公司的考勤制度等规定,被告北方人力公司依据其员工手册的规定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系合法解除,原告主张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五条、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俞佳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原告俞佳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霍凤琴二〇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书记员  马雨楠


案名: 俞佳与天津市北方人力资源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滨海新区分公司、天津新港船舶重工有限责任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5)滨塘民初字第3651号

裁判日期: 2015-07-31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原告未提供证据证实其已按照被告新港船舶公司的规定履行请假审批手续,故对原告主张的2012年4月30日以后未到岗工作系被告新港船舶公司允许的休病假,本院不予采信。
		
		”原告上述两项诉讼请求未经过仲裁前置程序,本院不予审理。
		
		原告2014年12月1日至2015年1月19日期间未到岗工作,亦未按规定履行请假手续,应视为旷工,且原告当庭提交二被告公司的管理规定等作为证据,表明原告知晓二被告公司的考勤制度等规定,被告北方人力公司依据其员工手册的规定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系合法解除,原告主张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该项诉讼请求不属于上述法律规定的法院受理的范围,本院不予审理。
		
		原告俞佳与被告天津市北方人力资源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滨海新区分公司(以下简称北方人力公司)、天津新港船舶重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港船舶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5月8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霍凤琴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