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4)青民一终字第1765号

裁判日期: 2015-04-20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青岛汽车散热器有限公司与邵志均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基本信息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4)青民一终字第1765号上诉人(原审原告)青岛汽车散热器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登峰,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学鹏,山东岛城(城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邵志均。

上诉人青岛汽车散热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汽车散热器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邵志均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法院(2014)北民初字第16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汽车散热器公司在一审中诉称,邵志均为汽车散热器公司处职工,2013年1月邵志均在工作期间发生工伤,后双方就停工留薪期工资发生劳动争议。

市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经审查后,裁决汽车散热器公司支付邵志均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3545元。

汽车散热器公司认为邵志均停工留薪期截止至2013年3月4日,到期后邵志均没有依法提出申请延长停工留薪期,故邵志均停工留薪期已于2013年3月4日到期,此后邵志均依法不再享有停工留薪期待遇。

同时,邵志均于2013年5月申请了劳动能力鉴定,鉴定结果不构成劳动能力障碍。

根据相关法律,即使邵志均在鉴定后因伤情仍不能工作的,也不再享受停工留薪期待遇,而应由汽车散热器公司按病假工资标准支付。

故汽车散热器公司不存在少发邵志均停工留薪期工资的情形。

现邵志均以少发停工留薪期工资主张解除劳动合同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为维护汽车散热器公司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1、汽车散热器公司不支付邵志均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3545元;2、不解除汽车散热器公司与邵志均双方的劳动关系(双方之间劳动合同不于2013年11月19日解除);3、诉讼费由邵志均承担。

邵志均在一审中辩称,汽车散热器公司所诉与事实不符,邵志均已经依法向汽车散热器公司提交了延长停工留薪期的申请。

2013年5月汽车散热器公司提出申请鉴定,误导邵志均是做延长停工留薪期的鉴定,而实际做了劳动能力鉴定,这种做法侵害了邵志均的合法权益。

因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应当在停工留薪期满后再做劳动能力鉴定,现邵志均在解除劳动合同前都在停工留薪期内,因此劳动仲裁认定的停工留薪期截止到2013年6月26日也是不正确的。

请求法院依法审理,驳回汽车散热器公司的诉讼请求,维护邵志均的合法权益。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邵志均原系汽车散热器公司职工,双方签订有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

2013年1月15日邵志均在单位到食堂就餐途中不慎滑倒,经青医附院诊断为“多发外伤”。

2013年2月8日青岛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邵志均受到的事故伤害为工伤。

2013年2月20日汽车散热器公司做出两份工伤职工停工留薪期确认通知书,一份确认邵志均的停工留薪期自2013年1月15日至2013年2月14日,另一份确认邵志均的停工留薪期自2013年2月18日至2013年3月4日。

2013年5月9日汽车散热器公司向青岛市社会保险事业局劳动能力鉴定处申请对邵志均的工伤进行劳动能力鉴定。

2013年6月26日经青岛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邵志均的劳动功能障碍程度为“未达等级”,生活自理障碍程度为“无护理依赖”。

2013年7月26日邵志均向汽车散热器公司提出延长停工留薪期,其理由为:“腰部外伤,医院诊断腰椎间盘突出,治疗恢复中,自接到单位通知,本人申请因伤继续治疗的,但单位有异议,并未按规定提出延长停工留薪期确认的情况下停发本人的停工留薪期工资,本人同意停工留薪期确认”。

单位(汽车散热器公司)的意见为:“根据邵志均提供的2013年5月2号的健康证明,公司同意休息半个月病假,即5月16日结束。

其停工留薪期已满,且已鉴定,不能延长”。

汽车散热器公司作出上述意见后,没有向青岛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延长停工留薪期确认。

2013年8月20日青岛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经鉴定后确认邵志均的腰椎间盘突出与原工伤无因果关系。

一审庭审中,邵志均提交了一份2013年7月26日邵志均向汽车散热器公司提出延长停工留薪期的申请表,该表中仅有邵志均的申请理由,无用人单位意见。

2、邵志均自2013年1月15日受工伤后,再未回汽车散热器公司处上班。

一审庭审中,邵志均提交2013年9月2日书写的解除劳动合同申请一份,内容为:“因单位违反山东省工伤停工留薪期管理办法第七条规定,停发工伤留薪工资,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二)之规定,本人提出解除劳动合同”。

汽车散热器公司认为未收到该申请。

2014年3月31日汽车散热器公司作出终止劳动关系通知书,称邵志均将于2014年4月5日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因此公司将于2014年4月5日与其终止劳动关系。

2014年4月9日邵志均在青岛市从业人员退休申请表上签字,该表写明单位为青岛汽车散热器有限公司,内容为:“根据职工退休审批公示制度规定,已于2014年4月1日-2014年4月11日对职工申请退休事项予以公示,符合条件,同意办理退休手续”。

3、一审庭审中,汽车散热器公司提交2013年1-9月邵志均的工资明细一份,上显示:2013年1月邵志均应发工资2720元,扣除216元公积金和264元社保后,实发2240元;2013年2月邵志均应发工资2060元,扣除216元公积金和264元社保后,实发1580元;2013年3月邵志均应发工资2387元,扣除216元公积金和264元社保后,实发1907元;2013年4月邵志均应发工资2998元,扣除216元公积金和264元社保后,实发2518元;2013年5月邵志均应发工资1671元,扣除216元公积金和264元社保后,实发1191元;2013年6月邵志均应发工资1671元,扣除216元公积金和264元社保后,实发1191元;2013年7月邵志均应发工资2387元,扣除240元公积金和264元社保后,实发1883元;2013年8月邵志均应发工资1671元,退投保72.06元,再扣除240元公积金和252元社保后,实发1251.06元;2013年9月邵志均应发工资1671元,扣除240元公积金和252元社保后,实发1179元。

同时,汽车散热器公司称2013年7月为邵志均补发了716元的工资。

邵志均认为上述工资情况不准确,因为单位没有提供工资明细,也没有工资条,发工资时只是一个短信通知,单位没有把半年奖和年终奖给计算进来,所以数额少了。

邵志均认为其每月的工资应为2447元,2013年2月的工资发放的不对,所以在2013年4月又给补了611元;2013年7月邵志均和汽车散热器公司协商延长停工留薪期时,汽车散热器公司曾答应补发2013年7月之前的工资,但后来只补发了一个月的工资716元;就是因为汽车散热器公司不给邵志均补发工资,邵志均才提出的解除劳动合同。

一审庭审中,邵志均提交工资计算明细一份,称该明细是单位给其出具的工伤之前的平均工资数额,其上显示为月均2386.33元,邵志均认为该明细中少算了一部分半年奖和全年奖,因此低于邵志均的实际工资数额。

汽车散热器公司则认可邵志均工伤前的平均月工资为2386.33元。

4、2013年11月18日邵志均以汽车散热器公司为被申请人,向青岛市市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要求:1、汽车散热器公司补发邵志均2013年2月至11月期间停工留薪期工资5138元;2、裁决邵志均与汽车散热器公司依法解除劳动合同。

青岛市市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对此进行了审理,在劳动仲裁审理过程中汽车散热器公司称邵志均未提出延长停工留薪期的申请,对工伤职工延长停工留薪期确认申请表的真实性无法确认。

对此,邵志均提交了隋守强、王健、王丹丹、俞纯平的录音四份及录像两份来证明其向单位提交过延长停工留薪期的申请。

最终,青岛市市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认定邵志均提出过延长停工留薪期的申请并作出北劳人仲案字(2013)第679号裁决书,裁决:“一、被申请人青岛汽车散热器有限公司于本裁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申请人邵志均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3545元;二、确认申请人邵志均与被申请人青岛汽车散热器有限公司之间劳动合同于2013年11月18日解除;三、驳回申请人邵志均的其他仲裁请求”。

该裁决书下发后,汽车散热器公司对裁决不服,起诉至法院,即为本案。

邵志均未起诉。

一审法院认为,1、我国法律法规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

停工留薪期一般不超过12个月。

工伤职工停工留薪期满,伤情尚未稳定或未痊愈,不能恢复工作仍需治疗的,应在期满前5个工作日内向本单位提出延长停工留薪期的书面申请,并提交协议医疗机构出具的休假证明。

用人单位同意后,可以延长停工留薪期。

用人单位对工伤职工延长停工留薪期有异议的,应在接到申请7个工作日内持该职工的工伤认定决定书、住院或门诊病历、相关检查报告、协议医疗机构出具的休假证明、职工延长停工留薪期申请书等,向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延长停工留薪期确认。

用人单位未提出申请的,视为同意延长停工留薪期。

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确认结论前,工伤职工继续享受停工留薪期待遇。

工伤职工评定伤残等级后,停发原待遇。

本案中,邵志均受工伤后,汽车散热器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在同一天出具了两份日期不一致的停工留薪期确认通知书,后在仲裁过程中又拒不承认收到了邵志均递交的延长停工留薪期申请表,而在给邵志均的延长停工留薪期申请表中又未填写用人单位意见,汽车散热器公司的上述做法均存在过错。

再结合汽车散热器公司收到邵志均递交的延长停工留薪期申请表后未向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延长停工留薪期确认,而是向邵志均补发了相应工资716元之事实,据此一审法院认定,应视为汽车散热器公司同意邵志均延长停工留薪期,延长截止时间应为2013年6月26日青岛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对邵志均的伤残等级作出鉴定结论之日。

2、我国法律法规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就劳动者的工资发放情况提交证据证明。

本案中,汽车散热器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邵志均工伤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数额,故一审法院采信邵志均的陈述,认定邵志均在工伤前12个月的平均月工资为2447元,据此计算邵志均2013年2月至6月的应发工资为12235元。

另根据汽车散热器公司提交的2013年1-9月邵志均的工资明细显示,2013年2月至6月邵志均实际发放的工资数额为10787元(2060元+2387元+2998元+1671元+1671元);再扣除2013年7月汽车散热器公司为邵志均补发的716元工资,现汽车散热器公司尚欠邵志均732元(12235元-10787元-716元=732元)停工留薪期工资未发放,应予补发。

3、我国法律法规规定:用人单位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本案中,汽车散热器公司未及时足额向邵志均发放停工留薪期工资,故邵志均要求解除劳动合同合法,一审法院对此予以支持。

解除劳动合同的时间劳动仲裁裁决中确认为2013年11月18日,邵志均对此未起诉,视为其认可该时间,一审法院对此予以确认。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山东省工伤职工停工留薪期管理办法》第七条之规定,一审判决:一、青岛汽车散热器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邵志均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732元;二、确认青岛汽车散热器有限公司与邵志均之间的劳动合同于2013年11月18日解除。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由青岛汽车散热器有限公司负担。

宣判后,汽车散热器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本院。

上诉人汽车散热器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上诉人不支付被上诉人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732元、双方劳动合同不于2013年11月18日解除;全部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其主要事实与理由为:一、一审关于停工留薪期的终止时间认定有误,进而导致认定上诉人未及时足额支付被上诉人劳动报酬并判决解除双方劳动合同。

被上诉人的停工留薪期应该在2013年3月14日终止,而不是一审认定的2013年6月26日。

二、一审无权对停工留薪期期限进行认定,停工留薪期的确认主体应为用人单位,如有异议应由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来确定。

三、上诉人不存在不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情形。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停工留薪期工资不属于劳动报酬,即使上诉人少发,也不能据此解除双方劳动关系。

四、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劳动合同在2014年4月5日因被上诉人达到退休年龄而终止并办理了相应手续,双方的劳动合同在该日终止,不应也不可能于2013年11月18日解除劳动合同,一审判令解除双方劳动关系无法律依据。

此外,自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发生劳动争议以后,被上诉人一直在上诉人处领取病假工资、缴纳社会保险,双方劳动合同实际没有解除。

被上诉人邵志均辩称,一、上诉人称2013年7月26日被上诉人提出延长停工留薪期申请,而实际上是7月上旬上诉人承认未在规定时间内作延长停工留薪期确认,并承诺补发少开的5月、6月、7月的停工留薪期工资,但上诉人只发了7月的停工留薪期工资,并于2013年7月26日要求被上诉人作工伤职工延长停工留薪期确认。

仲裁和一审认定2013年6月26日为停工留薪期终止日也不正确。

二、用人单位应当就劳动者的工资发放情况提供证据,而上诉人却未提供足够证据证明,被上诉人认为其工伤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应为2491.4元,上诉人尚欠被上诉人停工留薪期工资1954元。

本院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案经调解,双方未能达成协议。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一、上诉人汽车散热器公司与被上诉人邵志均的劳动关系是否于2013年11月18日解除;二、上诉人汽车散热器公司是否应支付被上诉人邵志均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732元。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邵志均于2013年11月18日提起劳动仲裁,申请解除与汽车散热器公司之间的劳动合同,但邵志均于2014年4月5日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其在汽车散热器公司处办理了退休手续,并按月领取了退休金,应视为邵志均以实际行为认可了2013年11月18日至其退休时与汽车散热器公司仍存在劳动关系,一审认定双方劳动合同于2013年11月18日解除,与事实不符,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汽车散热器公司在确认是否同意邵志均延长停工留薪期的过程中存在过错,结合汽车散热器公司向邵志均补发了相应工资716元之事实,应认定汽车散热器公司同意邵志均延长停工留薪期至2013年6月26日,故一审认定汽车散热器公司应支付邵志均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732元,并无不当。

邵志均答辩称一审认定的停工留薪期终止日期不正确、汽车散热器公司尚欠其停工留薪期工资1954元等主张,因其并未提起上诉,故对其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汽车散热器公司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本院予以部分支持。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维持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法院(2014)北民初字第162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二、撤销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法院(2014)北民初字第1622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三、驳回邵志均关于解除其与青岛汽车散热器有限公司之间劳动合同的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合计20元,由上诉人青岛汽车散热器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苏 勇代理审判员 王 蕾代理审判员 龙 骞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日书 记 员 王庆光书 记 员 魏 威


案名: 青岛汽车散热器有限公司与邵志均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 (2014)青民一终字第1765号

裁判日期: 2015-04-20

案件类型: 民事二审案件

审理法院: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宣判后,汽车散热器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一、上诉人汽车散热器公司与被上诉人邵志均的劳动关系是否于2013年11月18日解除;
		
		上诉人青岛汽车散热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汽车散热器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邵志均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法院(2014)北民初字第16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邵志均于2013年11月18日提起劳动仲裁,申请解除与汽车散热器公司之间的劳动合同,但邵志均于2014年4月5日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其在汽车散热器公司处办理了退休手续,并按月领取了退休金,应视为邵志均以实际行为认可了2013年11月18日至其退休时与汽车散热器公司仍存在劳动关系,一审认定双方劳动合同于2013年11月18日解除,与事实不符,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汽车散热器公司在确认是否同意邵志均延长停工留薪期的过程中存在过错,结合汽车散热器公司向邵志均补发了相应工资716元之事实,应认定汽车散热器公司同意邵志均延长停工留薪期至2013年6月26日,故一审认定汽车散热器公司应支付邵志均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732元,并无不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