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号: (2015)习行初字第2号

裁判日期: 2015-03-09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贵州省习水县人民法院

官方链接


跳转结论

二郎酒厂诉习水县人社局、第三人陈俊、张燕等劳动保障行政监察一案行政一审判决书

基本信息

贵州省习水县人民法院行 政 判 决 书(2015)习行初字第2号原告贵州省习水县二郎酒厂(以下简称二郎酒厂)。

地址:习水县二郎乡。

法定代表人钟心,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蒲小平,贵州黔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汝强,贵州黔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习水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习水县人社局)。

地址:习水县东皇镇西城区。

法定代表人赵红光,职务:局长。

委托代理人母向东,习水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何小仙,习水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陈春容,女,贵州省习水县人。

原告二郎酒厂诉被告习水县人社局、第三人陈俊、张燕、赵吉霞、罗廷美、赵吉敏、赵发祥、赵吉美、刘文祥劳动保障行政监察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二郎酒厂法定代表人的委托代理人蒲小平、王汝强,被告习水县人社局法定代表人的委托代理人何小仙,第三人陈俊的委托代理人陈春容、第三人张燕、赵吉霞、罗廷美、赵吉敏、赵发祥、赵吉美、刘文祥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庭审调查

被告习水县人社局依据张燕等8名第三人的申请,于2014年4月9日作出习人社监令(2014)68号《劳动保障监察责令改正决定书》,责令原告二郎酒厂在2014年4月11日前到被告单位为张燕等8人办理1997年1月至2012年12月的社会保险登记和补缴费手续(社会保险费以社保局核算为准)。

证明:(1)张燕等8名投诉人申请事实;(2)张燕等8名劳动者与二郎酒厂劳动关系从1997年1月(除陈俊自1997年1月至2012年12月劳动关系成立外)至今成立;(3)二郎酒厂未按规定缴纳社会保险违法。

2、劳动保障监察立案审批表、劳动保障监察询问笔录、劳动保障监察责令改正决定书及送达回执。

证明行政行为具有合法性和合理性。

3、二郎酒厂在行政程序中提交的关于刘文祥、赵吉霞等8名工人要求该厂为其补缴养老保险的申辩及处理方案报告、申辩陈述材料、行政复议申请书。

证明:(1)二郎酒厂行使权力;(2)二郎酒厂未按规定办理社会保险登记违法。

4、习水县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二)、行政复议答辩状、习水县人民政府复议决定书。

证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经复议被县人民政府维持的事实。

原告二郎酒厂诉称:原告与8名第三人仅是间歇性的劳动关系,8名第三人原在1996年破产的原习水县习郎酒厂工作,被告所作具体行政行为将其工作年限与第三人在原告酒厂工作的年限混同,也没有明确8名第三人劳动关系的终止时间;缴费方面,在不与法律规定相抵触的情况下,应按其厂内的规章制度缴纳社会保险费,并按实际工作期间补缴费,行政行为要求补缴什么保险费的内容也不具体;同时原告与8名第三人的社会保险争议已通过诉讼程序解决,被告习水县人社局不应进行行政处理,处理时也应适用司法政策确认劳动关系终止。

故被告责令原告办理1997年1月至2012年12月期间8名第三人的社会保险登记和补缴费手续,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请求判决变更习人社监令(2014)68号《劳动保障监察责令改正决定书》的内容为:责令原告按8名第三人在原告处的实际工作时间为其补办社会保险登记,补缴基本养老保险费。

证明原告贵州省习水县二郎酒厂的诉讼主体资格。

2、习人社监令(2014)68号《劳动保障监察令改正决定书》,习水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及送达回证。

证明习水县二郎酒厂起诉符合法。

3、《贵州省习水县二郎酒厂股东人员1997年至2013年12月上班工天统计表》4页。

证明被告责令原告为8名第三人缴纳从1997年1月起到2012年12月的养老保险是错误的。

4、从仁怀市社保局调取的第三人陈俊的养老保险缴费记录共4页。

证明第三人陈俊从2008年1月起在仁怀市就已经缴纳了养老保险,被告要求原告为陈俊缴纳1997年1月起到2012年12月的养老保险,事实上是无法履行的。

被告习水县人社局答辩称:张燕等8名劳动者与二郎酒厂从1997年1月起至今(陈俊从1997年1月至2012年12月劳动关系成立外)劳动关系成立,除陈俊自愿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外,张燕等其余7人至今未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

经查询社会保险登记信息,无二郎酒厂为张燕等8名劳动者办理社会保险登记记录。

原告的行为违法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

故被告所作习人社监令(2014)68号《劳动保障监察责令改正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维持。

第三人张燕述称:1997年到2007年的工天是不等的,是厂里的原因,其间酒厂停产,我们没有工天,是厂里没有给我们安排工作。

2007年酒厂被租出去,没有生产,就没有工天。

在上班期间,我们的社会保险均未缴纳,在办理社会保险登记和补缴费手续上,我们要求同本厂职工享受同等待遇。

第三人赵吉霞述称:我们是长期上班的,一直上到2012年,要求厂里提供工资表和生活费的原件,在办理社会保险登记和补缴费手续上,同本厂职工享受同等待遇。

第三人罗婷美述称:我从1987年上班至卖厂,在办理社会保险登记和补缴费手续上,同本厂职工享受同等待遇。

第三人赵祥发:酒厂停产后没有工天。

其余第三人均同张燕意见。

第三人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了下列证据材料(复印件):原告二郎酒厂员工的各种生活补助及养老金发放表。

证明到现在为止厂内正式员工享受的养老保险待遇,故8名第三人也应享受同等养老保险待遇。

庭审质证时,原告对被告所举证据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被告对原告所举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第三人对被告所举证据无异议。

审理结论
本院认为,除原告所举第3组证据对证明目的不具证明力不予采证外,原告、被告及第三人所举证据均真实、合法,与本案相关联,本院予以采信并据以认定本案案件事实。

经审理查明:2012年间,8名第三人因劳动争议分别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确认其与二郎酒厂的劳动关系,本院判决后,8名第三人及二郎酒厂均不服,向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中经调解,8名第三人与二郎酒厂达成调解协议,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4月8日分别作出民事调解书,确认第三人陈俊与二郎酒厂解除劳动关系,其余7名第三人与二郎酒厂的劳动关系成立于1997年1月。

同时,在二审程序中,8名第三人与二郎酒厂达成庭外和解协议,约定8名第三人与二郎酒厂的劳动关系于1997年1月成立,二郎酒厂自1997年起为张燕等七人缴纳养老保险金,为第三人陈俊缴纳的养老保险时间自1997年1月至2012年12月止。

因二郎酒厂未履行庭外和解协议约定义务,2013年8月16日,8名第三人向习水县人社局提出申请,请求依法责令二郎酒厂为8名第三人缴纳从1997年至今的养老保险和其他社会保险。

经立案调查后,习水县人社局于2014年4月9日作出前述习人社监令(2014)68号《劳动保障监察责令改正决定书》,认定二郎酒厂未为8名第三人缴纳社会保险费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一百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八十四条之规定,责令二郎酒厂在2014年4月11日前到习水县人社局为8名第三人办理1997年1月至2012年12月的社会保险登记和补缴费手续(社会保险费以社保局核算为准)。

另查明,8名第三人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时,同时要求本院判决二郎酒厂为第三人缴纳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和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险金,本院分别作出民事裁定,认定该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的受案范围,驳回了8名第三人的起诉。

本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的规定,用人单位为职工办理社会保险登记和缴纳社会保险费是依法应当履行的法定义务。

本案中,生效裁判文书已经确认8名第三人与二郎酒厂存在关系,且二郎酒厂从劳动关系成立时的1997年1月起就一直没有为8名第三人办理社会保险登记和缴纳社会保险费,原告二郎酒厂也没有提交证据证明与除陈俊外的第三人解除了劳动关系,故原告二郎酒厂理应为8名第三人办理社会保险登记和缴纳社会保险费;同时被告依8名第三人申请立案处理,且在行政程序中听取了原告的意见,原告也进行了举证,行政程序保障了原告的陈述申辩权。

故被告习水县人社局所作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是合法的行政行为。

关于原告提出与8名第三人仅是间歇性的劳动关系、决定书没有载明与8名第三人劳动关系终止时间的诉讼理由,因办理社会保险登记和缴纳社会保险费是以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生效法律文书已经确认原告与8名第三人从1997年1月起存在劳动关系,原告无论在行政程序还是在诉讼程序中,均未提出其与除陈俊外的7名第三人的劳动关系已经解除或不存在的有效法律文件,而第三人陈俊与原告解除劳动关系的时间和事实已经被告在行政行为中确认,同时原告与8名第三人在庭外和解协议中均承诺从1997年起为第三人缴纳养老保险金,故原告的该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对于原告提出的第三人原在1996年破产的原习水县习郎酒厂工作,其工作年限不应与在第三人原告酒厂工作的年限混同的理由,因生效法律文书确认原告与8名第三人成立劳动关系是从1997年起,并未将二者混同,其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对于原告提出在不与法律规定相抵触的情况下应按其厂内的规章制度缴纳社会保险费的诉讼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也对用人单位办理社会保险登记和缴纳社会保险费也有明确规定,其理由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纳;关于原告提出的行政决定中补缴什么保险费内容不具体的诉讼理由,被告所作行政决定明确载明“社会保险登记和补缴费手续”,而且特别注明“社会保险费以社保局核算为准”,本案被告作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责令用人单位改正违法行为,并明确具体的社会保险费由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依照法律规定确定,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如何缴费,缴费金额应是多少,本案不作评判,故原告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对于原告提出的按实际工作期间补缴费的诉讼理由,因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对于原告提出的其与8名第三人的社会保险争议已通过诉讼程序解决,被告习水县人社局不应进行行政处理的诉讼理由,因8名第三人要求二郎酒厂为第三人缴纳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和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险金的起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一百条“用人单位无故不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其限期缴纳”的规定,不属人民法院管辖,已被本院裁定驳回,因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八十四条“用人单位不办理社会保险登记的,由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的规定,被告有权责令限期原告纠正违法行为,其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对于原告提出适用司法政策的诉讼理由,因与本案审查的行政行为不相关联,本院不予采纳。

同时,依照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四)项的规定,行政处罚显失公正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变更,但本案不属于行政处罚案件,不适用判决变更,二郎酒厂提出变更该具体行政行为的诉请,于法无据。

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为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贵州省习水县二郎酒厂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贵州省习水县二郎酒厂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向炫静代理审判员  王 东人民陪审员  胡清会二〇一五年三月九日书 记 员  吴 杨


案名: 二郎酒厂诉习水县人社局、第三人陈俊、张燕等劳动保障行政监察一案行政一审判决书

案号: (2015)习行初字第2号

裁判日期: 2015-03-09

案件类型: 民事一审案件

审理法院: 贵州省习水县人民法院

文书摘要:

	
		本院认为,除原告所举第3组证据对证明目的不具证明力不予采证外,原告、被告及第三人所举证据均真实、合法,与本案相关联,本院予以采信并据以认定本案案件事实。
		
		原告二郎酒厂诉被告习水县人社局、第三人陈俊、张燕、赵吉霞、罗廷美、赵吉敏、赵发祥、赵吉美、刘文祥劳动保障行政监察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关于原告提出的行政决定中补缴什么保险费内容不具体的诉讼理由,被告所作行政决定明确载明“社会保险登记和补缴费手续”,而且特别注明“社会保险费以社保局核算为准”,本案被告作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责令用人单位改正违法行为,并明确具体的社会保险费由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依照法律规定确定,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如何缴费,缴费金额应是多少,本案不作评判,故原告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原告提出的其与8名第三人的社会保险争议已通过诉讼程序解决,被告习水县人社局不应进行行政处理的诉讼理由,因8名第三人要求二郎酒厂为第三人缴纳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和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险金的起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一百条“用人单位无故不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其限期缴纳”的规定,不属人民法院管辖,已被本院裁定驳回,因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八十四条“用人单位不办理社会保险登记的,由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的规定,被告有权责令限期原告纠正违法行为,其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原告提出与8名第三人仅是间歇性的劳动关系、决定书没有载明与8名第三人劳动关系终止时间的诉讼理由,因办理社会保险登记和缴纳社会保险费是以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生效法律文书已经确认原告与8名第三人从1997年1月起存在劳动关系,原告无论在行政程序还是在诉讼程序中,均未提出其与除陈俊外的7名第三人的劳动关系已经解除或不存在的有效法律文件,而第三人陈俊与原告解除劳动关系的时间和事实已经被告在行政行为中确认,同时原告与8名第三人在庭外和解协议中均承诺从1997年起为第三人缴纳养老保险金,故原告的该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